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龙凤/虹蓝/雷亚 最近咸鱼爆肝叠加态
墙头无数,万花丛中
头像来源:古早微博太太 《宿命论》同人
封面来源:微博@恨水君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原创世界观/第二篇】普兰恩内特(Planet)·海夜

一切解释看这篇:【原创世界观/第零篇】普兰恩内特(Planet)·神恩


  “这是苏生塔数千万年以来,第一次迎接外客。”


  第九星域的来者正凝视着面前垂落于地、云幔般堆叠交错的法袍长摆,她沿着那些星云织成的轻薄衣物一路向上看去,高塔的主人就端坐在被烛火和星芒所充斥着的虚空之中。


  这座塔矗立在狂风暴雨的大海中央,像是深入海床又直插云端的天柱。坚硬而致密的黑石被某种不知名的力量“命令”着建造成高塔,以致塔身既无接口也无缝隙:在冥王星的神使眼中,“第八星域”干净纯粹到只有看不到尽头的虚无,象征着因果、本该纷乱繁杂到缠作一团的丝线在这里寥寥可辨。


 ...

2018-10-06

【原创世界观/第一篇】普兰恩内特(Planet)·冥降

一切解释看这篇:【原创世界观/第零篇】普兰恩内特(Planet)·神恩


“要知道我对你们没有过恨意,”她行走在永冻的冰面上,无边无际的灰白色冰原沿着虚空中的圆环一直延伸到星空深处,“相反的是,我深爱着你们。”


黑色裙裾随着那双纤细白皙的足在镜影中缓步轻移,少女穿行于静默伫立的人群之间,披着长长的斗篷,亡者的星辉在她身上织成肆意生长的轨。没有人回答她,这里是第九层“域”,是星系的边缘,永无止境的孤独和寂静支配着一切,就像是不可动摇的规律。


她在和她爱着的人们对话。


那些身材不一面容各异的人们工工整整地排布在虚空中的环上,列队欢迎着女王的巡视。她的目光自每...

2018-10-06

【原创世界观/第零篇】普兰恩内特(Planet)·神恩

写在最前:

我一直是一个非常喜欢星空的人,尤其对太阳系的天体有着极其特殊的感情,也极度沉醉于那种黑暗寂静的深空中属于行星的运动,甚至愿意为此去了解对文科生来说艰深晦涩的天文物理,也会经常对着宇宙沙盒里虚拟的太阳系发呆。

我无法确切形容那种星体沿着既定轨道轻缓运行的美妙感受,也许那就是“秩序”和“规律”显像在我们眼前时的样子,我热爱它们的旋舞,即使隔着遥远到一生都无法触碰的距离,但只要我闭上眼,黑暗中就能显现出它们的光芒。

然后就想写一写行星们的故事。

最早的构想和灵感来自存娘15年的一首曲子《Expres》,那一年我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架构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观,讲述了一个简短的、关于爱与被...

2018-10-06

【刀灯】刀片三十题·第六

几个月了,还咸着,今天想起来除草了(……
是刀片三十题的后续 然而并不刀片,还写了我很久没写过的刀灯,而且是个只摸到引擎盖的(婴儿)车
开车就卡不是个好习惯 但万一我哪天就写完了呢。。。



6.占有
混沌的意识从一片黑暗中挣扎而出时,她只觉头晕目眩,四肢百骸都不受控制。

她深呼吸了几次,努力凝聚着精神。失去意识前的记忆逐渐从断点恢复,像是梦境里的片段在眼前无序闪动。眼前仍是一片漆黑,她试着把蒙在眼前的东西取掉,却发现自己的手腕被什么冰凉坚硬的细物缚住,几番努力之后只是徒劳,反而勒得手腕生疼。

她忆及自己落入此等境地的前因后果,像是有条鳞片冰冷的蛇沿着她的脊骨向上爬行,直至缠绕住她的脖颈,紧贴着她的耳边...

2018-02-26

对不起首页我这个常年不存在的透明人今天会用我丹的各种推荐刷爆你们的列表
提前致歉

2017-12-15

【一个短科幻】孤岛

·是参加学校某比赛的个人作品,原创,无原作无cp,混更用(划掉

·硬要说的话和量子逆流那篇一样都是沉迷《三体》和《球状闪电》的产物

·用的并不是原来的题目,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专业知识纯属瞎编考据大佬请放过

她从黑暗一片的冬眠舱里爬了出来,意识像是从太空中最寒冷的星体里解冻一般缓慢回归,一时竟记不起这是第几次苏醒。

“银河历4985年,7月29日。”她读着系统记录下来的数字,本想以此来重建时间观念,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早就对地球上的历法失去了概念。探测飞船外亘古不变的星海让时间的魔力彻底失效,渺小的生命体在宇宙的中心溶解成一片虚空。

舱...

2017-12-05

【灯刀灯】刀片30题挑战(1/6)

·我复活了 我像是重新学会了写东西

·令人心情复杂的是复健最想写的竟然还是灯刀,这也许是天意,这也许就是我的本命cp了吧

·估计有30个小段子,不定期依状态更新,全部是刀,是刀,是刀,梗都是我自己做的

·上来就发刀不能怪我 但我真的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写过东西啦 (其实我还有发糖30题的梗)

·是无差!无差!无差!ok的话食用愉快~

1.叛徒

“……为什么?”像是连精神都随着所有的力量被一并抽走,她仰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身体已临极限却还在执着地追寻着那人的身影。妖刀滚落在离她不远的地方,但她已没有办法再将它提起。

女人的气息从后方接近,那双手...

2017-11-29

是这样的,我半个多月没动过笔了
因为真的瓶颈卡着难受,而且不是某一篇卡住的问题,是我整个写作状态都很糟糕
非要说的话,每写三行就会觉得这样不行,那样也不行,然后删掉,下一次再重复…在这件事上我从来都是强迫症一样苛求自己,如果我觉得写出来的东西不行,那么就一个字都不会发出来
而且写作对我来说是一种灵感喷发和精神状态调谐共振才能做到的事情,我能感知到我某一时刻的状态究竟适不适合产出,不适合的情况下强更=写完就删,这也是我做不到高产和稳定的根因
其实最开始写东西只是为了表达,是为了描述我内心的某个世界,是为了愉悦自己,在来lof之前也一样写了大概八九年,从来没有实质意义上的停笔,就是中高考也一样没有太大影响...

2017-11-06

【灯刀灯】昔光

·阴阳师百合同人本《乱花抄》的解禁稿,灯刀无差

·原作向设定,是诶吃易,各种意义上来说挺迷的一篇,八个月之前写的东西了……

·加上之前的几篇,我到底是给刀妹设定了多少种过去【……

·感谢阅读,全文1.6w

·是这样的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敏感词,全文放微博了,链接附在后面【。


“那么,这个孩子也就拜托给青行灯阁下啦,辛苦您了。”


这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因为当樱树下那青衣银发的大妖一如既往地斜倚在灵灯之上半睡半醒时,这座庭院的主人之一已经施施然穿过纷舞...

2017-11-06
1 / 7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