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凹凸世界乙女向】男(女)神们与乐器(上)

·预计包括[丹/嘉/瑞/安/雷/凯],本篇为前三位
·是“男神们如果会演奏某种乐器的梗”,背景很迷,可能有反物理反常识画面,请认为这是半原作世界观即可(…
·本来想都写完一起发,发现控制不住可能会过于长,分篇混更吧
·嘉德罗斯部分灵感来源宇宙第一嘉吹基友 @冰层断裂带
·ooc是必然的,戳雷致歉,食用愉快,\男神属于大家/



★管风琴师·丹尼尔

你像个虔诚的教徒那样走进教堂,远远地看着管风琴前正在入神演奏的他的背影。大教堂的彩色琉璃窗在烛光中折射出变幻的光晕,管风琴悠扬的音色宛如门外静默流淌着的长河。

从你第一次在教堂偶遇弹着管风琴的他开始,之后的每一次见面时他好像都在弹琴。你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是不是神的信徒,只是知道在管风琴声响起的时候走进教堂,就可以看到那个挺拔的背影。

你不信神,却开始频繁地出入大教堂,装成虔诚的信徒应和着人群一起唱颂赞美诗,心说那些美好的词句我都是唱给他听的。有时候你会悄悄走到更近的地方窥见他的侧脸,沉醉于他面上若有若无的笑容。

你像是在上帝的注视之下,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的天使长。

终于在你又一次偷偷注视着他的时候,那双手忽然在琴键上停滞。你深爱的天使长第一次在管风琴前转过身来,你看到了他的眼睛。那双浅金色的眸子里像是凝聚了诸神的荣光,其中含着的安宁目光扫过黑色的硬木长椅和长椅上抱着圣经的你。空气中像是荡起了万千涟漪,涟漪的深处摇晃着他眼中的笑意。

你夺路而逃。

你在河边来回踱步,惊惶又急切地思考着今后该如何自处。你像是被神明看穿了不堪遮掩的心思,在那份光辉的照耀下无所遁形。你不敢去触碰,只能逃得更远。可你又无法自制地回头去看,贪恋着他的明亮和温暖。
——你的天使长就站在你的身后。

“今日的赞美诗,都是为你而唱。”

他牵过了你的手,俯身在上面印下一吻。



★钢琴家教·格瑞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心说怎么会有这么年轻的钢琴老师,总不会是没有学历出来招摇撞骗的吧?

他似乎没看到你眼中的猜疑,只是径直走到了你那架廉价的二手钢琴面前。伴随着他双手轻灵的起落,轻柔舒缓的琴声像蝶群般从指缝间流出。你听得呆了,没想过自己的破钢琴也能发出噪音以外的声音,连一曲终了他站起身走过来都没发现——

他朝着你伸出了手,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今天起,我来做你的钢琴家教,没问题吧?”

你从方才一曲的余音中蓦然惊醒,急忙握住了他的手,语塞道,“没,没问题,谢谢您。”目光却不敢去接触那双桔梗色的眼睛。

你只好低头看着掌心握着的那只手。它白皙,修长,骨节分明,一望而知是常年在琴键上起舞的精灵。不知是他的手偏凉还是你的手太烫,你紧张之下又握得太过用力,他瞧着你皱了皱眉头。你手一松就想道歉,他却说不要紧。

他打开一本钢琴教程,示意你坐过去。可你望着黑白的琴面和音符跳跃的五线谱,紧张得耳边只剩下他的声音。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呢?用好看的手弹着钢琴,安静、宁定又没有表情,身上还带着干净清爽的味道,就像雨后的林中湖泊。

“这里,指法错了。”

“……不是让你把小指扭过去。”

“顿音的意思也不是砸琴键。”

“‘你多加了几个音在和弦里我就会听不出你右手弹错了旋律'这种事是不存在的。”

你大气也不敢出,生怕错漏百出的弹奏中会被他用戒尺敲手……虽然他看起来并不像带了戒尺的样子。可出乎意料的是,他脾气其实很好,连过多的批评都没有。

又或许他只是做事都不带感情色彩罢了,你想。

所以当你鼓足勇气、热血上脑地在最后一节课对他说出“我喜欢你”时,你自己都在为自己的愚蠢而懊恼。万一你打破了他一直以来的那份平静,他自此离你远去呢?

你连道歉都说不出口,只好绝望地闭上了眼等待命运裁决——可他却在一片沉寂之中忽然拥你入怀。

“你一直以来的努力,我都看得到……无论是对钢琴,还是对我。”

“我也……喜欢……”

也许是这句话实在超过了他理智的底线,他干脆地吻上了你的唇。



★摇滚巨星·嘉德罗斯

犹记第一次因为转发抽奖中了门票所以去听他的演唱会时,你尚且感到不屑:那个传闻中脾气超坏、行事乖张的任性家伙,为什么偏偏有这么高的人气?在你中奖以后,评论里迎来了大批迷妹一边为他打call一边嫉妒你的运气到面目狰狞,让你这小透明一时懵逼。

本来你当时转发只是抱着看热闹的心态,想着真中奖了就把票卖出去或者送人——结果看到他的粉丝这么多人气这么高以后,又鬼使神差地自己去了。

真想看看他到底有什么本事!

演唱会开始之前,你在座位上回想着他的光荣事迹:少年出道,一夜爆红,随后在摇滚乐坛一路成名直到问鼎巅峰,纵使被太多人诟病“心高气傲”,却难掩他满溢的才华。八卦新闻每天都在爆料他在面对签约事务所时的倨傲和特立独行,什么“董事会是个什么东西,他们会写歌?”一类的段子多到可以在贴吧单独列个帖子让粉丝尖叫上几千楼;这家伙面对记者提问时的态度更是“可圈可点”,不想回答就直接走人,觉得太吵就直接呵斥叽叽喳喳的记者全部闭嘴……就算是普天同庆地参加了实在推不了的记者会,也会在面对直播镜头时不耐烦地倒竖拇指:“这种垃圾问题是谁提的?趁早辞职吧!”

事务所一面头疼他的桀骜不驯,一面又无法忽视他居高不下的人气——因为他虽然常年不鸟事务所和媒体,在这些平均年龄可以做他爸妈的群体里名声恶劣,可却对粉丝们有着意外的温柔。签名到手软,收花到爆炸,合影合到身边像是雷电天气现场,这些明星们最头疼的事情放到嘉德罗斯这里却从来都不是问题,他总会尽力满足粉丝们的正常要求。就连他注册以后从来没用过的微博,也在粉丝团的狂热呼喊下开始了不知所云、毫无规律的更新。

怼天怼地怼空气,谁都不看在眼里,真心地认为自己老大天老二,却又唯独对喜欢着支持着自己的人怀有自己不愿意直接承认的温柔和耐心……也难怪他总是被迷妹们尖叫着捧上天捂着心口喊老公了。

可归根到底他不就是个中二的熊孩子吗?虽然唱歌写歌都是真的厉害,你想。

这时场馆里所有的灯都黑了,就连应急灯也是。观众此起彼伏的疑惑声中,舞台上忽然飞起了一道火龙——那是真正的熊熊烈焰,有人甚至闻到了浓郁的酒精味。在一片尖叫声中,仿佛燃烧着整个舞台的幽蓝火焰翻卷起来,沉重而清晰的脚步声从橘黄色的焰心里逐渐逼近。这脚步声仿佛携着皇帝那样的威严气场,即使是还在惊慌是不是火灾的人也情不自禁地将目光重新投向了摇晃着的光焰。

那个人从火焰深处步出,赤金色的眼睛在黑暗中甚至明亮过了燃烧着的烈火!

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就像等待着他们的王颁布诏令。他俯身从一旁的烈焰中拎起昂贵的电吉他,唯一的照明灯突然点亮,雪亮的光芒将他笼罩。在那道光柱打下的阴影中你看不太清他的面容,只有那双璀璨的金瞳灼目到无法直视。你捂住心口,觉得自己像是被什么东西刺中,只有呆呆地凝视着那个人。

万众瞩目之下,他取下了用一根丝带系在吉他上的黄金玫瑰,把这枝有名的、用纯金铸造的昂贵花朵举到观众的面前,扬起了脸——

然后,这珍贵的礼物被他随手掷下了舞台。

在那枝金玫瑰精准地砸落在你的心口、漫天的纷议和震耳欲聋的掌声将你淹没时,你像是收到了这位摇滚皇帝不可抗拒的命令一样,不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当然那时你也没想过,后来你们真的结婚了。

当你问他为什么会将玫瑰掷向自己的时候,他依然如那时一样扬起了脸:“因为看到只有你一个渣渣用那种不服气的眼神看着我,就想只用一个瞬间击败你。”

你认命道:“败给我的王,我心甘情愿。”



一些想法的话,下篇的时候一起写吧★

评论 ( 9 )
热度 ( 191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