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丹球】寄给星星的信 01

·cp为 丹尼尔×裁判球“丝黛拉”,不过很有可能并未达到“恋人”的高度,当裁判长个人向看问题也不大;也可以认为是丹我
·是刀,是闭易(诚恳
·原作向,包含个人理解和推测
·大纲混乱,情节简单,也不知道会写多长,总之保证填完
以上ok的话↓





丹尼尔收到最新一批裁判球的损毁报告时,只看了一眼就从一堆排列得整整齐齐的编号里找到了某组熟悉的数字。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在中央控制室一片繁忙的气氛中示意来送报告的裁判球可以回去继续工作了。他一面继续快速浏览着名单,一面默记着不同型号的损毁数量,等到进度条拉到底,他也已经做好了新一批裁判机器人的投放预算,解决了这项平平常常的事务——同等优先级的事情在裁判长的工作列表里还有很多,它们都无权占用这位凹凸大赛人脑中枢的珍贵内存。

但这一次不太一样。丹尼尔重新把报告翻回了第一页,再次默读了一遍那组数字。然后他忽然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文件里这些编号的主人,其中是不是也有很多曾经噔噔噔地迈着小短腿跑到他面前,只为递送一份工作报告,还晃悠着它们有些可笑的小兔耳?

想到这一点的时候,他心底的某个角落忽然微妙地跳动了一下。

这可真奇怪,不过工作还要继续。凹凸大赛这样号称要碾碎命运的东西只要启动就不会有一刻暂停,因而带给他的麻烦和待处理事项时时都在他的终端里刷着99+,没有时间留给他慢慢思考——丹尼尔关掉了损毁报告的界面,却在准备处理下一件事之前察觉到了自己的异常。

某种奇怪的本能让他转过身,望向了某个空荡荡的角落——

他听见自己脱口而出了某个名字:“丝黛拉?”

没有人回应他,这是自然的。裁判球数量的庞大使得它们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名字,一样的外形、流水线的制造方式下能够区分它们的只有出厂编号——就是方才他看过的那些数字——但其实他也并不会记住每一个裁判球的编号。更多的时候,它们从诞生到损毁报废都和他没有一点关系。

那么丝黛拉……?

一只裁判球敏锐地发觉它们的丹尼尔大人正用手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那只没有被银白额发盖住的浅金色的眸子里涌起了些许微妙的情绪;只是裁判球适用型芯片所带来的智慧还不足以让它判断出那情感波动的类型,它只能竖起耳朵悄悄向自己的同伴们示意。

在裁判球内部的交流频道里它们紧张兮兮地刷着屏,讨论着堪称全知全能的丹尼尔大人究竟怎么了——它们是如此专注地关心着大天使长,并未对损毁报告里提到的那些同类表示一分一毫的哀悼。

这样的事情在凹凸星上着实太过寻常。一只裁判球而已,这边大赛里让参赛者打爆十来八个,那边生产车间的流水线立刻就能做出百十来个……简单的外壳有着极低的造价,只是制造内置芯片稍稍麻烦些罢了。今天一只裁判球报废,明天就会有一只崭新的加入工作,甚至从涂装到内部芯片都和之前一模一样……又会有谁觉得昨天的那只裁判球已经“死”了呢?

裁判球们尚在悄悄讨论,它们的丹尼尔大人却已经在短暂的思考之后朝外走去。他一面走随意地低头询问:“最新一批的残骸已经回收完毕了么?”

负责回收工作的裁判球立刻从终端跟前蹦起来敬了个礼:“已经全部回收完成了,丹尼尔大人有何指示!”
“你们继续留守,注意监测定位参赛者的活动轨迹,有重大事件无法处置就立刻呼叫我。”

无形的原力托载着纯白色的天使长一路前行,最后他伸手抚了抚抱着文件晃悠悠跑过来的裁判球的耳朵:“我有事出去一趟。”

在裁判球们集体敬礼并大声保证“好的丹尼尔大人没问题丹尼尔大人请您放心地去吧”之后,他走在中央大厅外空无一人的通道里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以为自己早就成功地把“感情”这种东西从身体里剔掉了,却没想到它还是在杂乱交错的神经线里血淋淋地生长了出来,像顽固的肉芽一样顶破愈合已久的伤口,然后用尖锐的疼痛肆意嘲讽他。

自从他被神赐予了七神使之下最高的权力,以大天使长的身份掌管了凹凸大赛以来,他成为了神的宠儿,他逐渐趋近于完美,于是他就再也没有过关于“生存”的体验——

直到现在,丝黛拉死了。

“她死了”,这件事如此清晰如此直接地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就像锋锐的刀片不加任何修饰地将天使长的石刻寸寸剥离,然后刺中了他全身上下唯一还有着温度的心脏。

太阳穴又在隐隐作痛。他意识到“大天使裁判长丹尼尔”原本完美无缺的情感程序已经出了问题,而且这个麻烦并不会像他平日里处理的那些事务一样容易解决。他可能是病了,所以现在需要去找到感染他的病原体,再考虑该如何医治自己——

于是他推开了回收仓库的大门。





丝黛拉,来自英文单词stella,意为星星。

顺便百度和金山词霸告诉我这个词还有一个意思是星状绷带……

评论 ( 4 )
热度 ( 24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