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丹球】寄给星星的信 02

·cp为 丹尼尔×裁判球“丝黛拉”,不过很有可能并未达到“恋人”的高度,当裁判长个人向看问题也不大;也可以认为是丹我
·原作向,包含个人理解和推测
·前篇请戳头像——手机端真的无能了



丹尼尔找到自己需要的东西着实费了一番力气。

凹凸大赛的参赛者以“怪物”之称出名,这向来不是说笑而已。排名靠前的那些人确实地拥有着骄傲和恣意的资本,因而即使在“攻击裁判会被扣分”这样的规则约束之下也从未停止过攻击裁判球的行径。

所以能被成功回收的残骸,基本都是一副目不忍视的惨状——这来源于他们千奇百怪的死法和参赛者千奇百怪的原力技能。

作为裁判长,处理后事和被参赛者攻击这种事本就习以为常,收拾烂糟糟的机械残片对他来说毫无心理障碍,给他造成麻烦的是过于残暴的攻击造成了令人难以拆解的残骸。从一大堆金属碎片和扭曲的电路里翻出小小的智慧芯片这种事情着实反人类,即使是裁判球也很少会亲自去做,都是由制式机械来分拣的。

但他等不及统一分拣了,又或者说他直觉这一次不能把任务交给那些冰冷无情的机器。所以当他从一团熔毁的电路板里取出布满了裂纹的芯片时,他下意识地用自己的原力技能给这脆弱的小玩意做了一个防护,就像保护自己搭到只剩最后一步的积木一样——

这个举动保证了这块曾经遭遇灭顶之灾的芯片存活到了丹尼尔把它带回自己的工作间。他对着光小心翼翼地把裂成几块的芯片用特殊粘合剂拼了回去,还用上了一点原力,直到这块倒霉的芯片能被数据恢复程序读取为止。

在等着程序运行的时间里,他开始努力追想关于“丝黛拉”这个名字的一切。他把存储了大量参赛者信息和系统密钥的大脑全盘扫描了一遍,最后也只得到了一条零碎的信息:“丝黛拉”来自某个单词的音译,是星星的意思。

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丹尼尔盯着光幕上数据恢复的进度条,短暂地给自己时刻保持清明的大脑开了个小差:在为大赛工作的这几年里,这是罕有的事情,因为很少有什么东西能让他为之停下奔波不息的步伐。

他的生活在被创世神宠幸后变得无趣了起来,因为神的力量能让他做到普通人做不到的,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也可以拥有等同于神明蔑视蝼蚁的权力。无趣的漫长生命带来的是精神外壳的固化和内里的空洞……很多时候,他其实也并不知道这样忙碌奔波究竟是为了什么,只不过是几件很少的他还能做的事情罢了。

在担任裁判长的第三个年头上,他发觉自己在遗忘什么东西。

既然是遗忘,那么他自然也不可能再知道忘掉的到底是什么,只是察觉到每天醒来之后精神上的负重感就会削减一些。他也开始不太记得刚刚担任裁判长时的那些日子,只是有裁判球小心翼翼地告诉过他,“丹尼尔大人您笑起来真好看,为什么以前都不会笑呢”。

他很惊诧,进而发现他已经不记得以前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了。来到凹凸星的参赛者有那么多,他能够在他们被回收之前记住每一个人的基本资料,但也能在一切烟消云散之后将他们从记忆里彻底删除——那么,他是把以前的记忆也给一起删除了吗?

就像忘掉原本的自己、专注地成为了凹凸大赛高高在上的裁判长一样,他刚刚也几乎只用了一瞬间就把“丝黛拉”忘了个干净,若不是某种铭刻于记忆深处的本能,现在他大概又已经是另一个新的“丹尼尔”了。

可是为什么还会感到疼痛呢?明明只需要一转身就可以忘个干净的。把微笑的面具都钉在了脸上的人,为什么会突然想试试露出其他表情?

这时恢复程序已经运行到底,但显示出来的并不是可解读的资料而是一串错误说明——那是加密程序被破坏而导致的防御壁垒崩溃。裁判机器人的芯片与凹凸大赛的系统联通,为了防止入侵,这些芯片的加密措施都相当完善,只要有略微触动就会彻底锁死,使用特定密钥才能解锁。

对比赛系统了如指掌的裁判长当然清楚这些,但他遇到了麻烦。芯片的损坏区域包括了整个加密程序,连密钥的输入指令都无法生效。这块芯片里储存着的东西变成了一处永远无法被开启的藏宝库,因为唯一的钥匙断在锁孔里了。

他皱起眉头。方法并不是没有,最后的应急方案当然是存在的,那就是自毁程序。这同样是为了保护核心数据的设计,自毁程序启动后会开始倒序清删存储的数据,这就会先自我破解加密程序。作为裁判长他当然有办法延长自毁的时间,然后赶在数据清删之前读取内容。

只是这些数据不可能再被拷贝,它们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孤本。自毁程序启动之后,它们很快就会彻底消失,而丹尼尔不喜欢这种感觉——这种将要永远失去什么东西的感觉。

这时他的脑内忽然跳出了一个残缺的画面:一只裁判球窝在他的怀里,可爱的小兔耳一动一动地来回搔着他的下巴。有一个声音仿佛穿过了遥远的时空顽固地传达到了他的耳畔:

“丹尼尔大人,您才是这世上独一无二的神。”

旧忆像疯长的藤蔓一样忽然缠绕上来,他觉得自己的太阳穴又在隐隐作痛。

这一次回忆起过去的话,就一定会用尽全身的力气来铭记所有。他一面输入自毁程序的指令一面下定决心,然后就看到光幕上刷新而出的幽绿色图标正在缓慢地旋转着。

那是一棵龙舌兰,周围还环绕着细碎的星星。


嗯,我又在挖坑了(。)
希望能尽力呈现一个我理解中的裁判长吧

评论 ( 3 )
热度 ( 12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