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丹球】寄给星星的信 04

·cp为  丹尼尔×裁判球“丝黛拉” ,不过很有可能并未达到“恋人”的高度,当裁判长个人向看问题也不大;也可以认为是丹我
·原作向,包含个人理解和推测

·本篇有秋出现,非cp向

·前篇:【01】 【02】 【03】




“……裁判长大人?”


丹尼尔将掌心覆在战栗不已的魔兽额头上时,另一位在场者的突然出现就令他略感惊讶了。金发少女的身影从这头巨鲸的身后转出,她抚着魔兽坚硬的体表,全然无视其上凝结着的寒冰原力;而身为乌拉诺斯之海霸主的独角鲸“艾瑞尔”乖巧地回应着她的抚摸,像是被蓄养的宠物。


他记得每一个参赛者,自然也认出了这少女。


“第1209号参赛者,你好。”他公式化地微笑道。


“我的名字叫秋,裁判长大人。”金发少女不卑不亢地直视着他,“您作为凹凸大厅里至高无上的存在,为何还要攻击魔兽,亲自插手比赛呢?”


“您斩杀了‘艾瑞尔’,也不会有积分和排名的奖励吧?”


在从脑内资料库中调取了关于秋的记录之后,丹尼尔明白了她对自己毫无畏惧的原因。排行榜第七,以热情和正直出名的来自矿业星球的少女在这场你死我活、龙争虎斗的残酷比赛中散发着夺目的光芒,像是黑渊上开出的一朵白花,又有着太阳般炽热的温度。


这并非他第一次主持凹凸大赛,因而参赛者将会面临的一切他都心知肚明:这颗星球上的神明就像是星系中心的巨型黑洞,冷漠而深邃,再灼目的光芒坠入其中后都将化作无声的暗烬。秋这般的参赛者并不罕见,只是在这场残酷的游戏中,胜利从不属于心存光明的人。


黑渊上的白花……曾经的同类。他看向秋的目光里怀着某种悲悯的情绪,自己却没有发觉。在某个遗忘已久的梦里,他是否也曾在深渊罅隙的狂风之中艰难扎根?


“那么,或许是你误会了,秋。”他将手掌移开,巨鲸独角下消隐了大半的淡紫色纹路像是某种晦涩难懂的符文,“我并不会对魔兽出手,只是它们天生惧怕着‘大天使长’的原力罢了。”


紫堂家族的契约刻印?他看着那道属于驭兽家族的特殊符文,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时独角鲸不安地颤抖了起来。在他们简单交流的过程中,冰海的酷烈寒风已然呼啸而至,北方的天空下凝聚着厚重的铁灰色云层。这是暴风雪将要来临的前兆,乌拉诺斯之海的恶劣天气中本就有着季节性暴风的鼎鼎大名,第二赛区开放的时候死在暴风雪中的参赛者不知凡几。


作为排行榜第七的秋自然也对第二赛区可能出现的恶劣天气有着充分的了解,她目测了一下云层的厚度,叹气道:“这可真不巧,来的是极北大风暴呀——三天之内的乌拉诺斯之海将无人能够踏足。”


这金发少女用审视的目光打量着比她高了几乎一个头的丹尼尔,嘴上用着敬语却丝毫没有敬畏的意思:“我猜裁判长大人您冒着违反规则的风险跑来和参赛者交流,是为了追查某些事情吧?”


“这片冰海里残留的痕迹会在暴风雪中彻底消失,所以您接下来只能通过‘艾瑞尔’来寻找线索……”


“参赛者秋,如果你是在揣测我的私人生活,那么即使我不能以大赛裁判长的身份处罚你,也有足够的立场以个人名义要求你立刻终止这样的行为。”


秋满不在乎地抬起头看着这位纯白色的大天使长,发现对方正用浅金色的眼睛漠视着她。她伸了个懒腰:“但这件事对您真的是非常重要啊,您不会放弃任何线索的。”


“以前我救过‘艾瑞尔’,所以它很亲近我。之前发生在这里的战斗我也有所耳闻,由我来替您追查参赛者之间的事情,会比您这样亲自降临在赛场上要安全得多。”


“这就当做是我刚刚误会了您的赔罪吧,怎么样?”她吐了吐舌头,“要是您愿意的话,附赠给我一个承诺我就会很高兴的。”


丹尼尔看着她那双明亮的湛蓝色眼睛,沉默了片刻:“你并不想要我的承诺,只是单纯地想插手这件事而已。”


 

“那么就这样说定咯,裁判长大人。”少女在听完了目标之后就像是接了赏金任务一样兴奋,她斜坐在“艾瑞尔”的独角上龇牙一笑,“顺便解答您刚才没有说出口的问题:我确实只是单纯地想帮您,至于原因么……”


“当然是好奇能让裁判长大人如此在意,却又不敢动用权限去寻找的人究竟是谁了。其实以您的原力或是权限,无论是阻挡这场暴风雪还是命令系统终止风暴的形成都能做到吧?可您只是在接受既定的事实。”


暴风雪已经距离他们所处的海域很近了,雪的浪潮像是某种苍白的雾气迅速蔓延而来。狂风将衣物吹得猎猎作响,丹尼尔的面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像是没有听到她的第二个问题:“我记得刚刚并没有告诉你我是在找人。”


“那么您就真的是在找人了,”秋大大方方地从掌心化出金色的箭头当做缰绳在独角上缠紧,以免自己摔下去,“一定是某个对您来说非常温暖的存在。”


甚至能让您自己走下神坛,置身人间的风雨。后半句话她没有说出口。


“预祝你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取得更好的成绩,第1209号参赛者秋。”


他目送着少女与独角鲸的背影渐渐消失,似乎隐约在风中听到了少女的回应:“裁判长大人,在这样一场用梦想堆积起来的比赛之中,您为何却没有梦想呢?”


也许秋并没有在说话,这是盘旋在他脑海深处的某个安息已久的灵魂复生时的低语。他曾经在精神的乐园里用印着黑星图案的积木堆砌出纯白色的高塔,然后又一把火烧掉了它;如今白塔的废墟被风化侵蚀,直至露出了通往地底的大门,他才猛然想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埋葬在神代遗址的下面。


耳畔隐约响起了某个低笑着的声音:“丹尼尔,你想试着改变这一切吗?”


他推开那扇生了锈的门,眼前一闪而过的是洁白的房间、金色的阳光和翠郁的龙舌兰,从房顶上垂落的丝线串着黑白两色的星星。但下一个瞬间它们就化作了腐朽败落的残骸,被黑暗覆盖。


暴风雪呼啸着将他吞没,但大天使长全然不会被比赛系统制造出来的东西伤害到。相反的是,扑面而来的冰冷与黑暗让他的思绪沉入了某个寂静幽深的残梦,新的记忆残片被风雪裹挟着,刀锋般锐利地切割着神眷者的躯壳。


安静的雪夜、遥远的寒星、辽阔的冰海,他曾对着身边的某个人轻声地说着什么——可低头去看时那里只有空空如也的冰面,明澈而寒冷。


丝黛拉……丝黛拉。他重新把这个名字拿出来咀嚼,记忆里的星辰闪烁着亘古不变的孤独光芒。




几个说明:乌拉诺斯(Uranus),即天王星;独角鲸艾瑞尔(Ariel)的名字来源于天卫一。

私设丹尼尔是从上上届比赛开始成为裁判长的,秋是上届的参赛者

因而这里的裁判长和原作里的性格会有差别,应该算是“他变成如今这个样子之前的状态”,毕竟他很有故事,所以猜测他的性格是经过几次转变的_(:з」∠)_

而秋作为满怀着梦想和执念的参赛者与裁判长的交集也算是后面的一些铺垫,大概可以算是友情向了w

(本来只想写纯情恋爱物语结果还是没有忍住加了更多东西进去(。)

最后算是沉迷月光奏鸣曲的意识流吧,某些记忆片段是在真·挖坑。

评论 ( 4 )
热度 ( 9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