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灯刀】神国 00

·是300fo点文那里 @秦尽欢 的点梗,女神灯×人类刀

(被我搞出了奇怪的演绎(

·谜一样的古玄AU,迷出九重天

·此篇为挖坑型试阅,后面会根据情况不定期更新或是修改,勉强当序章看吧





她将长刀从黑衣僧侣的心脏中拔了出来,手腕微震便轻易地抖落了其上沾染的新鲜血迹,而后再不看那具从神殿墙壁上颓然滑落的尸体。素白衣袍的下摆从一片狼藉的地面上无声地划过,只沾了微末的血腥。


回首看去,华美庄严的神殿在落日之晖中仍然闪耀着赤金色的光芒,神圣而巍峨——即使这其中曾经侍奉着“神”的神职人员已经尽数死亡,就连职位最高、灵力最强、拥有着神眷者称号的大司祭方才也在逃亡的半途被她掷刀击杀。可他们信奉的所谓神明呢?只是漠然地俯视着这一切罢了。


素衣散发的少女干净利落地收刀入鞘,轻盈地在尸山血海中跳跃前进,像是一头灵巧的小鹿;血腥之气浓到化不开的微风之中,她乌黑的长发恰如一匹光洁的绸缎随着她的动作飞扬起来。


供奉着世间唯一神明的神殿面积极大,方才追杀通过密道逃跑的大司祭让少女不得不几乎横跨了整个广场——神殿前的地面上爬行着大量壮丽而华美的符文,即使是历经了千年的时光仍然保存着那份古老的威严,仿佛是“神”以手指画下的结界。此时她神色漠然地穿过七零八落的尸堆,倒真的像是行走在某个血祭的阵法之中。


她的目的地是神殿正门前以纯粹黑曜石修筑而成的长阶。


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黑石长阶一直有着某种神秘的魔力:传说它是由人族修筑的唯一能够前往“神国”的通道,也是“神”在这个世间留下的唯一象征。王族掌控了神明的遗迹,也将与“神”连接的通道牢牢地把握在自己手中。他们建起了高大的神殿,供奉着神明的地方却空空如也,因为实际供奉的是这条神道;他们通过黑石长阶与“神”交流,获取了神明赐予的灵力与法术,以独裁的暴政统治了这个世界上千年。在无尽苦痛中向“神”不断地祈愿并没有对现实产生一丝一毫的影响,承受着王族贪婪剥削的人们毫无疑义地走上了反抗王族夺取神道的道路——这是以普通人微薄的力量对抗神赐之力的艰难斗争,原本只是绝望之中的挣扎——但它确实地走到了如今这一步。


在过往的历史上,也曾有数位英勇的战士诞生在众多本不可能拥有“神赐之力”的凡人中,使用着不知何处而来的灵力,引领着逆神的斗争……但她们都在进入神国后了无音讯,“神”仍是一往如昔的冰冷无情。


“神”为何如此不公正地对待世间众生?没有答案。


少女在走向黑石长阶的途中略有驻足,她低头看了看翻倒在地面上的同僚遗体,一直漠无神采的金瞳之中终于泛起了些许悲哀。在消灭了拥有着神明之力加持的神殿驻守之后,她的同僚、她的前辈也与敌手同归于尽。


活着的只有她,只有生来具有着灵力的她。而她背负着所有人的愿望——走上神道,打开神国之门,去那个未知的领域寻访神明,质问神或是向神讨回世间应有的公正……是的,做完这一切,千百年来的苦痛就可以结束。


她捧着白鞘长刀走上了通往“神国”的黑石长阶。就像是触动了某种不可见的机关,昼夜忽然倒转。


原本笼罩着神国之门的赤金色日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退殆尽,旋转的星斗沉降于头顶触手可及的高度,晦涩难懂的符文绕着她前进的脚步自虚空中生成又迅速地消散于虚无。她前进的脚步将身后的神殿远远抛下,那华美巍峨的建筑被垂落的星野遮盖,就像是沉入了深海。


素日里被供奉起来的、只能被“神之子民”当做信仰来膜拜的长阶此刻被摇曳的星光自上而下地包覆起来,朝着无尽的虚空延伸到看不见的远处。星斗倒转为她指明道路,长阶的不远处升起了银白色的月轮,为无数人所期盼的那扇“神国”的大门缓缓现形。


神国!通常只存在于传说和妄想之中,却又真实无比地居住着“神”的地方,在上古流传的密仪中被描绘为“极度光辉绚烂的国度”和人族向神朝觐的唯一地点,千百年来只有王族能够进入的密境,正朝着此间唯一的活物开放。


少女在巨大的月轮前重新抽刀出鞘。她凝视着那柄刚刚饮过血的长刀,它的锋刃仍旧光亮平滑如水。纤细却足见有力的手腕略微加力,长刀被猛然插入神国之门直至没柄。旋转的光华之下,门内那未知的领域在沉寂中显露出了真容——


她看见了无尽的虚空。


 


评论 ( 3 )
热度 ( 34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