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龙凤/虹蓝/雷亚 最近咸鱼爆肝叠加态
墙头无数,万花丛中
头像来源:古早微博太太 《宿命论》同人
封面来源:微博@恨水君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丹球】寄给星星的信 06

·丹尼尔×裁判球“丝黛拉”,后者死亡设定

·可以当个人向看,包含大量不负责任的私设和猜测

·前篇:【01】 【02】 【03】 【04】  【05】

·这一章画风突变是因为难产多日决定转折【……

·紫堂家躺枪的少年完全出自私设



“丹尼尔大人,兀尔德之泉区域检测到高危原力聚集反应!”


“调取系统设定后对比数据,已排除‘圣域之泉’间歇性喷发携带天然原力的可能。”


“侦察机传回的扫描结果显示,高危原力反应中心存在生命体,身份系统甄别该生命体有87%的可能性为第205号参赛者,紫堂明。”


“原力强度已超越临界值!可能危及到大厅核心建筑!建议立即处理!”


淘汰赛结束的前一天,第二赛区内残存的参赛者数量虽然已由淘汰赛开始时的一百人锐减至十四人,然而对于决赛的那七个名额来说仍然多出了一倍。丹尼尔自然知道最后时刻的竞争将会激烈百倍,经历过初赛、知晓这场比赛无法晋级便只有一死的幸存者们会在最后关头爆发出怎样的能力,这在每一届的比赛中都是赌客们博弈的主战场。


他甚至不用去跟那些各方巨擘打个招呼就能猜得到他们现在兴奋的神情。序列天柱纯白色的光辉之下,赌徒们在贵宾席上尽情享受着参赛者以命相抵的豪赌,仰仗着至高无上之神的恩宠漠视斗兽场内的残酷与血腥。


这是神明的意志,也是神明赋予他的使命。


想必那些存活到如今的参赛者也都足够聪明,早就猜测出大概的真相了吧?只是对于他们来说,这条路唯有战斗至死才能窥见生存的一线曙光。


——所以在收到系统的原力反应警告时,凹凸大赛的裁判长不需要多过几遍脑子就大致知道发生了什么。遵循规则继续搏杀下去,生存的希望事实上只有那微茫的一点点,能够走到淘汰赛末期的参赛者哪个会没有深厚的原力做保障?擅长战斗也擅长思考的他们自然会有着其他的考虑。


比如说,联合起他们那堪称怪物的原力技能,从这场比赛里与创世神有着最大关联的裁判长身上找到突破口,直接杀上星海间的诸神座。


“第205号参赛者紫堂明,现在停止攻击,创世神或许还可饶恕你的所作所为。”嵌着黑星的白色几何体在被狂躁原力搅动的空气里迅速生成,就像是没有实体那样冰冷而稳定。与从前的现身方式一样,大天使长自天空中缓缓降临,沐浴在周身的光辉柔和地闪烁着,象征着身份的光环仍是虚悬在右额之上。


参赛者们在赛场内会做出怎样不可想象的事情,为了晋级他们又会怎样突破人性的底线,这些都不在丹尼尔的管控范围之内,它们反而是赌客们最喜欢看到的东西。但若是这样一位来自召唤师家族、排名第四的强者借由吞噬契约魔兽和他人原力,试图向神座发起挑战的话……


便须由他代为执行神明的旨意。


“呵……丹尼尔大人,您竟然还认为这是一条可以回头的路?”高度聚集的原力在这片原本相对平静的区域制造了巨大的风暴,烈风裹挟着草木沙石甚至是灵泉的泉水沿着漩涡的轨迹高速旋转,浓烈到泛黑的紫色光芒与那讥讽的声音一道从风眼内部层层扩散而出,在已无生气的大地上盘旋。


“你若还想继续完成自己的愿望,现在回头也来得及。”纯白色的光辉仍旧平静地笼罩着天使长和他所携带的“神明旨意”,那些巨大的白色几何体在狂风之中巍然不动,它们组合变换出意义不明的形状,似乎是主人正在考虑应当如何将展现神明威能的过程具象化。


风眼之中的人先是沉默了一下,而后忽然爆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他的笑声介于极度的喜悦和仇恨之间,又好像是听到了什么全世界最好笑的笑话一样嘲讽;大笑之中高高在上的裁判长仍然平静又带着几分怜悯的望着下方,直到笑声停歇,风暴中心的光芒暴涨,化作惊天一击破空而来:


“丹尼尔大人,我真的很好奇,您一直以来究竟是在欺骗我们,还是在欺骗自己!”


他没有回应,只是随手一指,巨量的白色方块混杂着黑星高速地排列重组,很快便呈现出类似十字架的巨型武器形态。那代表着神明旨意的武器以处刑者的姿态自苍穹之上降临,庞大的原力让空气都凝定,瞬间消散的风暴中心显露出了血红了双眼的参赛者。


纯白色的大天使摇了摇头。


欺骗他人或是欺骗自己?这些对于他,对于神都毫无意义。创世神不在乎,而他是神明的卫道者。


他只是……在遵循着神明的旨意……


……职责本就如此,无须怀疑。


“第205号参赛者紫堂明,违规吸收原力、破坏裁判系统,已按大赛规则处理完毕。”


他最后一击将对方彻底毁灭,取到那枚紫色的原力种时已经有些麻木了。过去的日子里类似的工作他完成过很多次,每一次都是一样的枯燥乏味,因为从未有人能在他的“代行神旨”下进行过多的挣扎,无论对方是不是吸纳了更多的原力,是不是集合了更多人的力量。他和他的能力都像是被神设定好的那样,永远不可为凡人所逾越。


这分明是一份剖胸取心的血腥工作,他做起来却只觉得无趣而已。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灵魂像是被从那个有着阳光、龙舌兰和星星帘子的白色房间里震了出来。他一度沉溺于某个虚拟世界的宁静和美好,几乎忘了他所主持的比赛、他所身处的现实是如何残酷和冰冷。


而那个虚幻的世界居然只是一个已经报废回收的裁判机器人用日记构造出来的。


巨大的不真实感突如其来地将他淹没,他低头看着掌心里安安静静的、小小的原力种,想象这是一颗不久前还在少年胸腔里鲜活跳动的心脏,迸发着孤勇的火花;但现在它蜷缩在杀人者的手心里,死一样寂静。


杀人者是至高之神座下的大天使长,为七神使器重,为裁判机器人爱戴,秉持着公平和正义,引领着希望和梦想。


这是神明的旨意。他对自己说。


他重新降落到地面上,看着裁判球们自运输机中蜂拥而出,开始了对这片区域的战后清理。它们熟练地修复着布满裂纹和塌陷的地表,动作整齐划一,井井有条,丝毫没有受到之前那场大战的影响。


机器人不会知道什么是疼痛和恐惧,也不会明白什么是希望和温暖。它们只是神明在人间的另一种代言者,不同于“大天使长”这样可以用于狂妄地展示自己的力量,永远不会消耗殆尽、无处不在又平凡卑微的裁判球更像是创世神座下不可计数的子民。


那么她会那样平凡而卑微的离开他,也是命运或是神明的旨意了?


创世神是至高无上的,没有人可以违背。有人对他说。


这时有人忽然在他身后开了口:“丹尼尔大人?”


“参赛者秋,距离淘汰赛结束还有四个小时,你对接下来的比赛有什么疑问吗?”大天使长回过头,看见了那个把金发扎成两束的少女,礼貌性地微笑道,“第205号参赛者吸收了第344号和第598号参赛者的原力,现在已经被肃清。至于剩余参赛者数量和变动后的排名,已经可以自行查阅了。”


但少女只是静静地看着他,湛蓝色的眼睛里有着某种悲哀或是怜悯的情绪,他一时竟难以分辨清楚。片刻的沉默之后,少女笑道:“我本以为您是在收到我的调查结果后采取了某些……某些行动。”


她叹了口气,扬起脸看了看天空:“但我想已经不需要确认我的想法了,您是永远不可能这样做的。”


“其实之前我就已经猜到了:您的心里只有唯一的神明,您也是属于神明的。神和他的侍从居住在天空的最高处,那里充满了死亡一样的冰冷和寂静,其中居住的自然也不可能是活物。”


“丹尼尔大人,您是神明的完美造物,自始至终是不需要与残缺品为伍的。所以,您会选择放弃继续寻找她,不是么?”


少女最后还是像下定了某种决心般不容置疑道:“我只希望您不会忘记,您还欠着我一个承诺。”


这是他决赛之前最后一次见到秋。

 



我在填前文的某些设定并且往某个黑暗的真相上引导了真的【……

就 很想 让丹 打一架【……


*兀尔德之泉,北欧神话中的圣域之一,位于世界树的一条树根旁;兀尔德,北欧神话中命运三女神中掌管过去的女神。

评论 ( 10 )
热度 ( 16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