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龙凤/虹蓝/雷亚 最近咸鱼爆肝叠加态
墙头无数,万花丛中
头像来源:古早微博太太 《宿命论》同人
封面来源:微博@恨水君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灯刀灯】昔光

·阴阳师百合同人本《乱花抄》的解禁稿,灯刀无差

·原作向设定,是诶吃易,各种意义上来说挺迷的一篇,八个月之前写的东西了……

·加上之前的几篇,我到底是给刀妹设定了多少种过去【……

·感谢阅读,全文1.6w

·是这样的 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又被敏感词,全文放微博了,链接附在后面【。




 

 

“那么,这个孩子也就拜托给青行灯阁下啦,辛苦您了。”


这是个不寻常的日子。


因为当樱树下那青衣银发的大妖一如既往地斜倚在灵灯之上半睡半醒时,这座庭院的主人之一已经施施然穿过纷舞的樱雨来同她打招呼了。来人着了一身标致的巫女服,执着星芒闪烁的法杖,正是不死的巫女八百比丘尼。


青行灯有些微的讶异。自她以弃邪从正这种烂俗到令整个鬼族都陷入沉思的理由到了安倍晴明的院子里堂堂正正地养老开始,便再少有什么事会找到她头上来。


阴阳师与鬼族的战斗,她并不参与;鬼族内情势的最新进展,她更没兴趣;即使是闲来无事带一带小妖这种合情合理的任务,她也是通通推掉。于是青行灯每日的生活便在打瞌睡、闲逛和讲怪谈三者之间循环往复,堂堂大妖挂着上好的御魂却整日不思进取,一副颓废到极点的样子简直令人啧啧称奇。


要说她为这个庭院做过些什么,那大概只有入夜后给小妖怪们讲讲怪谈,叫他们听了睡前故事以后乖乖就寝。而作为青行灯缔约成为式神的交换条件,即使是她名义上和契约上的主人安倍晴明也甚少干预她的行为。


可八百比丘尼今日却说要将一个孩子拜托给她。


坐在灯上的大妖漫不经心地睁了睁眼,平静中又带着几份冷漠地瞧向了来访的巫女。她本想说新来的小妖怪直接交给姑获鸟便是,何苦再来她这里兜转一圈,却在看见巫女身后跟着的小小身影时选择了沉默。


就在青行灯看向那少女的同时,那双仿佛覆着冰层的金色妖瞳也正在盯视着这位鬼族有名的大妖。不似普通的小妖小鬼总是无法自持地被她的妖力震慑,这位抱着一柄比本体还要高出半截的刀、长长的黑发只是随意一束的少女虽然瞧着年纪尚幼,妖力也未大成,却丝毫不惧青行灯的气息。


相反,她的身上裹挟着锋锐之极的杀气和浓郁的血腥味道。


八百比丘尼没有多作解释,只是退开几步将身后这小小的妖刀少女带了出来。


“妖刀姬?”鬼族中的大妖都是哪几位,是何形貌有何特征,这些对于青行灯这样本就热爱收集怪谈的妖来说自然是无比明晰。面前的少女虽然比之她记忆中的那个大妖缩水了不少——无论形貌还是妖力都回复到了幼年的形态,但却仍然有着昔日的鲜明特征。


少女没答话,仍然只是平静地看着她。


“妖刀阁下日里突然造访,虽也与晴明大人定了契约,却是与其他式神发生了不小的冲突……”那不老不死的巫女这样说着,“因是想着您同为大妖,毕竟对妖刀阁下了解得多些,便前来冒昧打扰了。不知青行灯阁下……”


“诚然我可以应下这桩事,可却不知妖刀阁下如何考虑?”青行灯仍是倚着灵灯撑着腮,面上是一派似笑非笑的玩味神色,“凭空失了顶尖的妖力,还重获了一具新生小妖的躯体,个中滋味想必相当复杂吧。”


妖鬼因各种机缘巧合而诞生于世间,又因个体的不同特质而积蓄着不同的妖力,并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区分等级。但妖鬼之道亦是难行,即便是在这个妖鬼层出不穷、阴阳莫测的年代,鬼族中堪称大妖的也不过只是众人耳熟能详的那么几位罢了。妖力难修,对妖鬼自身的机遇和资质要求太高,而依附于阴阳师,缔约成为式神反而是一种较好的选择。有阴阳师相助,既可保存形体,还有更多的机会受到悉心培养;若是接受顶尖的御魂之力注入,即使名分上无法成为大妖,实力也会丝毫不逊。


然而由妖鬼化为式神虽然益处诸多,却独独有一条限制:缔约时,妖鬼必须放弃自己原有的妖力,以成妖化鬼时初始的形态成为式神,而后再通过阴阳师的辅助恢复实力,再行成长。


对于妖力本就稀薄的妖鬼来说,一时的舍弃也并不见得会造成什么影响。但放在大妖身上,这就是一次大幅度的降阶打击,恢复妖力的时间将变得极其漫长。除非获得阴阳师的全力帮助,否则能不能修回自己身为大妖时的巅峰实力还未可知。


更何况缔约成为式神,本也就是对自身的一种约束,意味着无法再像其他鬼族一样全凭自身爱好行事。


像妖刀姬这样凶名赫赫、神出鬼没的大妖,又非是安倍晴明失忆前所收的式神,竟然自行响应了符咒召唤现身于此,还不由分说就订下契约恢复了初始形态……这说来也是奇事一桩,大约和青行灯躲在阴阳师的庭院里养老是一个性质吧。


“但,你也是同样。”那少女却是突然开口。


这次轮到青行灯沉默了。


“想必你们也清楚,我可不是姑获鸟。带孩子这种事情我既无义务也无兴趣……”良久,养老多时的大妖终于没有继续转弯子推脱,而是换上了一副少见的严正神色,“如果这样你们也仍然坚持的话,我考虑一下接了这个小麻烦也未尝不可。”


“多谢青行灯阁下。今日多有叨扰,我便先行告辞了。”像是早已猜到了她会有如此回应,八百比丘尼对青行灯此话不以为意,很快便离去了。


于是纷落的樱雨之中,便只剩下了两位曾经的大妖依旧沉默以对。抱刀的少女虽失了大妖的妖力和躯体,骨子里却仍然是那个冷漠隐忍的独行者。即便是处于当下的境况之中,这位论实力论杀气在鬼族中都赫赫有名的大妖也丝毫没有服软的意思,只是直直地与青行灯对视着。


“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对峙之中,先开口的竟然是素来沉默寡言的妖刀姬。


“我累了。”面对这个困扰了鬼族上下许久的问题,曾经的顶级大妖青行灯给出的答复却是如此简单,甚至连声音都是平平淡淡。


她就这么斜倚在灵灯之上,银发低垂,玉腿交叠,面上那不可捉摸的笑意中分不清是懒散还是诡秘:“这许多年里,作为引路人的我已经把太多的灵魂渡向了地狱,也收集了太多属于妖鬼的故事。大妖的世界我已经了解得足够了,如现在这般在人间游历二三,也未尝就不好。”


“你只是在逃避。”


“哎呀,好像被看透了呢……”倚着灯的女人随手拈起一片樱瓣,面上似是流露出带着些许歉意的神色,“那么,要保守秘密哦。”



点我看平安京长腿女性大妖同台竞技







“阿灯。”


在又一次的潜入探寻无果之后,青衣大妖刚刚准备离开这一户人家的院子,便听到了一声呼唤。


她惊愕地转过了身。


银白的月华之中,那瞧着不过豆蔻年华的黑发少女正站在那里。她有一双生得极美的眼睛,细细看去竟隐现着浅浅的金色。


“阿灯,”那少女微笑了起来,“你来啦。”



评论 ( 4 )
热度 ( 59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