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龙凤/虹蓝/雷亚 最近咸鱼爆肝叠加态
墙头无数,万花丛中
头像来源:古早微博太太 《宿命论》同人
封面来源:微博@恨水君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一个短科幻】孤岛

·是参加学校某比赛的个人作品,原创,无原作无cp,混更用(划掉


·硬要说的话和量子逆流那篇一样都是沉迷《三体》和《球状闪电》的产物


·用的并不是原来的题目,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专业知识纯属瞎编考据大佬请放过





她从黑暗一片的冬眠舱里爬了出来,意识像是从太空中最寒冷的星体里解冻一般缓慢回归,一时竟记不起这是第几次苏醒。


“银河历4985年,7月29日。”她读着系统记录下来的数字,本想以此来重建时间观念,但很快就发现自己早就对地球上的历法失去了概念。探测飞船外亘古不变的星海让时间的魔力彻底失效,渺小的生命体在宇宙的中心溶解成一片虚空。


  舱外是一片灿烂的星海。螺旋态或是吸积盘状的星系与云团在漆黑的空间中沉浮纠集,静默而绚丽。她的眼睛已经与这样的宇宙对视太久,甚至开始本能地怀念母星上的海洋、天空与大地。她很想看看那个世界,但为了节省能源,资料库很早之前就只能以低电力模式运行了,每一次启动都意味着她失去了一分重返母星的机会。


  系统记录显示,在她冬眠的时间里飞船终于越过了距离最近的巨行星的阴影面,短暂地接收到了恒星的光照,重新获得了唤醒她的能量。她还记得上次苏醒时,母星还向她发来了通讯。那个世界没有遗忘这艘在意外事故中受损,又被引力潮汐抛向了深空的探测飞船。尽管母星已陷入银际战争多年,暂时难以越过这片星域向她派遣救援:


  “战争将很快结束,请务必坚守救援”,她还记得上一次的通信内容。


  她回忆了一下这颗巨行星的轨道参数,从估算飞船可能运行到恒星正面的时间里推测出距离上次冬眠已经过去足够长的时间。重新启动了通讯系统,她想自己也许能立刻得到一个好消息,但系统接收到的只有杂乱的无序频波。曲线在屏幕上跳跃闪动,却只能带给她来自非人的冰冷沉寂。


  借助了引力摄动才变更过来的临时轨道不会维持太久,她没有更多的机会去思考和质疑,只有重新回归深眠中的等待。


  她想从星星上回到大海里去。





  “银河历……年,2月18日。”


  “系统剩余电量,19%。”


  小小的飞船抗拒不了恒星、巨行星和其他致命天体的引力,在数十年的漂泊和引力牵引中漫无目的地游荡,于数次险遭小行星撞击和潮汐撕裂的灾难中艰难生存了下来。她再次苏醒时几乎忘了自己冬眠前设置的航向,时间像沙粒那样沿着她飞向深空的航迹飘飘洒洒。飞船是母星抛向太空的一只精巧的风筝,可她已经很久没有感知到风筝线的存在了。


  窗外的星海依旧绚丽,她的世界依旧寂静。


  她重启了通讯系统,祈祷着可能遭遇过的粒子风暴没有损毁通讯工具。理论上这艘飞船与母星的联络并不会断开,只是会被距离无限拉长时间。她已经放弃了年份计数,这可以让她装作自己只是小憩了几个小时,只是离开了母星一个星期。


  这一次电力恢复仍旧不稳定,会持续脉冲星几十个自转的时间还是近轨彗星回归的时间,这也许只有掷骰子的上帝才知道。


  母星仍然没有消息。


  也可能是永远都没有消息了。她已经离那个世界太远,远出了通讯的边际。



  她后来的几次苏醒时间都很短,不是因为电力耗尽,而是因为不想面对星海。


  为了对抗窗外那个无边无际的囚笼,她总是试着和自己说话,并且把从前的记忆拿出来拼命咀嚼。她不想承认当初事故发生时只有她一个人恰好在船内躲过了致命的微陨石轰炸和粒子流,也不想承认船上剩余的包括其他人配额在内的冬眠物资能够让她再以这样的方式生存很久。


  动力系统受损,她难以驾驶飞船朝有文明的星域飞行。按星图上的标记,最近的可能文明星系在十几光年之外。也许终她一生,都无法向那里看一眼。


  时间,生死,命运,未来,所有曾与人类密不可分的东西都已经被无边星海从她身上分割开。她在地球之外,在人类之外,也在光年之外。世界在她的身后远去,虚无在她的面前展开,她像一粒沙坠入漫无边际的海,举目四望只有无尽星光。


  航船载着她向大海的最远处行驶,来时的波涛都已平复。她再也寻不见回去的路。


  她是星海上孤悬的岛屿。



  她见过各种各样的天体从飞船外掠过,安静的、暗淡的,或是明亮的、危险的;她也曾从朝恒星坠落的火海中成功脱离,或是与冰封的小行星擦肩而过。但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她并不知道自己是否还算活着。


  “银河历……年,12月2日。”


  她已经丢失自己的位置很久了,因为一次电力中断时导航系统出现了故障。她放任飞船在太空中像个无生命的小行星那样四处飘行,无梦的深眠占据了她绝大多数的时间,偶尔苏醒的时候她会试着去在记忆里重建母星世界,不过很快就没什么意思了,因为记忆在冬眠之中消散得格外快。


  但这一次苏醒,她却意外地发现沉寂了不知多少年的通讯系统忽然恢复了连接,也许是飞船漂流的方向恰好朝向了遥远的母星,她与母星发出的信号终于在无边星海中相遇……


  母星还记得她吗?银际战争结束了吗?这艘漂流重洋的航船可以归岸了吗?


  天空,海洋,大地,森林,人类的城市,梦中的家园,她要回去了吗?


  像是已经冰冷的心终于从深渊中挣扎而出,超新星的光明骤然降临在她的身上。星海的光辉像是在燃烧又像是在流动,她颤抖的手指摸索着打开了那封迟到太久的通讯——


  “地球文明即将于银际战争中毁灭,不要返航!不要返航!”


  “请向着太空最深的地方航行,载着人类最后的希望!”


  一切重又归于死寂。


我会说评委最后点评的时候说我这篇表现的是母爱吗🙃

评论 ( 1 )
热度 ( 8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