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 ⑤(正文完)[赛尔号半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第二天她还是一个人爬起来跑去了考场。其实按理说她不该再在乎这场考试,但楚喻秋却执意要她去,似乎这是他计划里重要的一环。
考场外早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她越过那些神态各异的考生径自走向自己的座位,心中却是宁静如水。
真是的一个体育生考的什么试啊……
她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只好无趣地看向窗外。说一点也不紧张是不可能的,一直以来她都无法理解楚喻秋所说的那个世界。如今期限到了,她什么都想不起来,他却说一切会结束。
真是无端端地担忧呢,总觉得他会胡来?
可惜她什么忙都帮不上。自始至终,总是他在操持着一切,她有时觉得自己是那样的没用。
……
靠!苏聆夏你画风不对啊!怎么同他混了几个月整个人都越来越像忧郁少女了呢?你可是名扬四方的红缨枪少女!
没有什么事是一杆红缨枪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加上楚喻秋!想到此处她莫名的来了信心。
语文卷子发了下来,她乱七八糟的糊完了她的准考证号就开始胡写卷子。人在卷子面前,心却是早不知道飞到了哪去。他在做什么呢?会发生什么呢?
考场里静得可怕,她若无其事地把答题卡翻过去准备写作文,随意地瞟了一眼窗外。
于是她震惊地看着铁灰色的云层如那日一般沉重地压下来,狂风之中豆大的雨噼里啪啦地砸了下来,像是要把世界都淹没。
“高考你必须去,而且不许提前交卷。”那个时候他这么说。
楚喻秋你搞什么呢?!
苏聆夏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很不好的事情。
妈个鸡,你想甩开我单干,别逗了楚大师!苏聆夏的糙话弹幕又刷爆了弹幕池,她把笔一摔,利落地踢开桌子就在监考老师和考生们惊愕的目光里冲到教室后方…抄起了一根拖把。
然后就见这个突然就发了疯的考生长发一甩,踹开窗户拎着拖把就从二楼跳了下去。
考试压力太大跳楼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先拿根拖把呢?
有人捡起了她做了一半的答题卡,只见作文纸上赫然几个大字……
于是考场里的学生和老师们面面相觑。

苏聆夏拎着拖把在雨中狂奔,风声、海潮声、雨声……那个梦境再一次扑面而来。脑海深处的黑暗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生长了出来,刺破土层直指天空。黑蓝的海潮翻涌滔天,夭矫的龙形隐现。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正跋涉在海平面上,身周是氤氲而起的水雾。
有了上次快餐店的经验,她知道暴雨只是那个紫瞳男人出现时的一个征兆。灰白色的雨幕仿佛无穷无尽,但她明白,她能找到自己想找的人!
不就是那个消毒灯吗,楚喻秋你别太小看我!
层层叠叠的黑色影子在雨幕中爬起,自阴影而来。还是快餐店的那些卡通人物,只是这一次已经没有了脸,只有一双双妖异的紫色眼睛用魔鬼们那样戏谑的神色盯着她,利爪尖牙上的寒光令人心悸。
苏聆夏根本没有停步的意思,她拎着手中那看起来十分可笑的武器加速前冲,长发在风雨中狂舞。
爬过来的第一只怪物就在眼前,她眼都不眨,手腕一甩,那怪物就被精准挑起,以来时三倍的速度远远地撞飞出去,带倒了两三只刚刚爬出的同类。
一击得手,但她仍然没有丝毫停顿。一脚踹开挡在面前的两只鬼影,另一只企图在身后偷袭的怪物已被干净利落地敲碎了脑袋。
根本不去理四溅如泼墨般的黑血,暴雨之中她随意把脸上雨水一抹,竟是继续加速朝前狂奔。有阻拦在她身前的,她就照着脑袋招呼;有在一旁试图扯住她的,她看也不看就是一脚上去,借着反作用力更快地前进。
比其他怪物个头更大的鬼影朝着她张开了血盆大口,而她嘴角勾起了一抹不知是狂热还是讥讽的弧度。半步不停,怒吼声中竟是给那怪物来了个当头棒喝,她从怪物头顶折身而过,落地时那怪物亦是轰然倒地。
狂风骤雨中转过身来望着身后团团拥挤着的鬼怪们,苏聆夏眼底那熔岩般金红的光芒又一次亮起。她依然不知道自己的变化,然而那金红眼瞳中的光华已经炽热到燃烧,有繁复神秘的纹路逐渐地生长开来。
仿佛是被那双燃烧着火焰的眼睛震慑,身后的鬼怪们有些畏缩地朝后退去,苏聆夏也不想和它们纠缠,只是径自朝着自己认准的方向冲去。
黑色的血液依旧如同泼墨那样不断绽开,而后又被倾盆暴雨迅速地冲刷而去。砍杀的鬼怪越多,她眼底的纹路也越来越细密闪亮。就像是无穷无尽的力量注入到她的身体里,她感觉不到疲惫和疼痛。不知砍杀了多少怪物,就连皮肤表面也不可避免的留下了血痕,但她一往直前,没有片刻停顿。渐渐的,炽热的气息在她手中苏醒,手中那原本随便拎出来的武器不知何时已经被熔金的纹路爬满,终于沾上了她的血之后,舒展成一根修长艳丽的羽翎。
那是神鸟凤凰身上那根最长最美丽的翎!
近了……就要到了。那个影子是楚喻秋,…不,是苍魂,是她深爱着的那个人。
那么我是谁?
苏聆夏?
翻卷的黑发从根部起泛起了炽烈美丽的金色,她眼中的金红光芒像是跳动着的、要把世界都燃尽的火焰,是这暴雨中永不熄灭的灯火。
清朗高亢的龙吟就像是随风而来,伴随着狂风与海潮。铁灰色云层被击破,银色的月轮照亮了黑暗的海面。
她看见阻拦在她面前的那个紫瞳男人,此刻这个曾经想要取她性命的人眼中是满满的震惊和恐惧。那双妖鬼一样的紫瞳之中映出她如今的模样:金发耀眼,眼瞳中赤焰升腾,像是爆发前积聚到极点的熔岩。
我是……
炽凰!
修长艳丽的凤凰羽翎在暴雨中如惊虹划落,炽热的温度让沾染其上的雨水都瞬间蒸发成氤氲水汽。腾起的大团雾气中,那个美丽逼人、耀眼到惊心动魄的少女面容上是惊人的雍容威仪,手中羽翎毫不留情一斩而至!
金红光华如利剑锋芒,煊赫着杀戮的声威。

“疼不疼?”
鼻端萦绕着只属于那个人的清新气息,她恍惚了一下睁开眼睛。水蓝色的发垂落下来,眼前是那张熟悉无比的面容,只是黑眸早已变作了黄金一般的颜色。
微凉的指尖轻柔抚过她身上的那些血痕,像是被浸润在温水中一样的触感让她差点又恍惚着睡了过去。
但她不想睡,她想好好地看一看面前这个人。其实只是遗忘了他这么一小段时间,竟然像是隔了一个轮回那么远,让她不得不在重新相遇时紧紧地将他拥抱而不放手。
“苍魂。”她轻声,尾音里带着些许恍惚,温软细密像是柔软的绒毛那样浅浅地从耳膜撩拨到心尖,“你亲一下我。”
属于他的气息近到唇齿相接,她搂着他的后颈吻得更深。
“这样就不疼啦。”舌尖在他唇角灵巧地转了个小圈才心满意足地分开,她嘻笑起来,“怎么样,刚才有没有觉得我很厉害?”
“有。”青蓝华服着身,长发流泻而又金瞳闪耀的龙族之神怀抱着自家雍容美丽的夫人站起身来,瞧着消散的雨幕和崩溃而去的幻境挑眉一笑,“我的夫人,自然是这天底下最厉害的。”
“咿呀,你好像很谦虚的样子。”
“实话实说而已。”
“你真觉得我有那么好?楚喻秋大师?”
“是啊,”龙族男人身周幻化出淡淡的流光结界,防御着破碎的幻境碎片,“苏聆夏同学,你哪都好。”
“就是傻了点。”
“嘁……”怀中的凤凰之神不以为然地比了个鬼脸,“只有比我还傻的人才会把我娶回家呢!”
“对,是我把你娶回家的。”
幻境完全消散的纷舞流光中,他低头在她额间印下了一个吻。

“所以还有什么后手吗,二位?”身周灿金和水蓝的光环交错隐现,黄金眼瞳中噙着戏谑的目光,龙族男人负手而立。而他面前的高台上,梦境里被炽凰一刀劈了去的紫瞳男人面色阴沉,被灰紫色雾气包围着的另一个看不清脸的人也是煞气满满。
“和他们废话什么。居然敢用梦境暗算我——”苍魂的身侧,金红色的眼眸又燃烧了起来,金发女子在空中随手一抓,一根眼熟的翎羽又出现了……
“妖皇,天邪,我觉得你们两个大概是活腻味了,欠砍是吧!”
那女子露出了温柔的笑容。
紫瞳男人的脸更黑了。
“没关系,我会尽力温柔一些的。”
“业·火·焚·世!!!”
……
耀眼的火光中,苍魂冷静地看着天。
没看到,他什么也没看到。
自求多福什么的……那就祝他们两个好运吧,嗯。
龙族不喜救火,因为他们更喜欢浇油。

“所以你怎么找到我的啊,那么大个梦境的来着。”炽凰嘴里叼着根草漫不经心地嚼啊嚼,“而且我们不是一起被困进去的吗,怎么你就什么都知道啊?”
问完又立刻抢在苍魂之前加了一句:“先说好,不许说我傻!”
和妖皇还有天邪龙王进行了友好的武道交流以后炽凰伸个懒腰道哎呀今天这个筋骨活动的好,然后拉着苍魂就跑去了青龙神殿……因为苍魂有个打理的很不错的花园。
根本没在意身上的繁缛神服就直接大大方方往草地上一躺,还把苍魂也拉着坐了下来,炽凰又是心安理得地拿了自个儿夫君的大腿给她当枕头。
“好吧,不是你傻。”苍魂却是笑着摸了摸她发顶,“因为梦境更真实才能更久的困住我们,而要让梦境更真实就必须要完善更多的细节,这样才可以欺骗我们。但细节过多,梦境也就脱离了普通结界的范畴,更像是以一个独立的世界的模式存在,那么即使是施法的人也无法完全的控制这个梦境了。”
“所以妖皇自己也不能在梦境里直接杀了我?”
“对的。那些梦境中的人也已经具有了部分实体,妖皇自己也不能强行从那么多法术造出来的人里找到你…这个梦境有一座城市那么大。”
炽凰吐掉嘴里的草又重新拔了一根继续咬着,“那所以你又是怎么发现这是梦境的,还从一座城市里找到了我?”
“还是细节的问题啊,添加的细节越多,待补的漏洞也就越大。从街道的重叠到一些人物的性格缺陷,时间空间的扭曲,一些违背常理的现象,很容易…不,费了心思就能发现问题的。”迎着自家夫人凶恶的目光,苍魂面不改色地把半句话吃了下去,“只要自己意识到这个地方有问题,开始质疑自己的身份,梦境就会出现漏洞,于是也就能恢复原本的记忆和一部分能力。”
“这个梦境里的一年只是现实世界的一天,不过我辗转很多地方费了两年多时间找你可是实打实的。”他续道,“不过我只要看一眼你的眼睛,就足以确认目标了。”
“所以道理我都懂你为什么要学数学把自己搞的那么出名?”
“唔……因为我觉得女孩子会喜欢数学好的男生?你会自己给我写情书也说不定,那样我就不用费劲挨个找了。”
“……呵呵,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情书都撕了。”
“其实你越来越聪明了,”他笑,神色有些狡黠,“你看我这话已经骗不到你了。”
“苍!魂!”
愤怒的凤凰之神抓起自家笑的狐狸一样的夫君的手就要一口下去,看了两分钟以后却又没舍得。
“怎么不啃了?”
“咬坏了就没有了。”她眼底沉着明丽的笑意,“我可是很心疼你的。”
“哦哦,我好感动。”
“……”
“我是认真的。”
“看不出,我只觉得你也欠砍。”
“没有的事,我很怕疼的。”
她猛的坐起来,捧住他的脸在唇上轻轻咬了一口,小动物那样狡猾地笑了笑:
“疼不疼?”
“你猜。”他也笑,眼睛里蓄满了名酒那样华美浓郁的金色。
让人想啜饮一口,永远沉醉于其中。
再不醒来。
fin.

评论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