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想对家刀说 [我×妖刀姬]

迷之第一人称,阴阳师是自己
不是自己和家刀的cp←
就是想对自家妖刀说的一些话。疑似意识流
附灯刀段子×1。


最想和家刀对坐在庭院的樱树下,看她神色淡漠地抱着刀,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

她说,人类,别靠近我。

我只是看着她——但,从那双金色的妖瞳里,我读不出她曾为人类的任何感情。

樱瓣纷舞如漫天落雪,可就像花朵也畏惧着她与她膝上那柄刀的不祥一般,没有一瓣敢于在她身上停留。

抱歉。她说。

长风穿过庭院,檐下风铃轻曳。少女坐在那里不言不语,身姿挺拔而清峻,有如孤鹤。

大家,都去死吧。她说。

刀光纷舞,血溅七步。少女高声地笑着,冰冷的刃抹去对手每一分残存的生命,有如恶鬼。

我仍旧看着她。

而她低头抚着不祥的妖刀,如瀑黑发静静地垂落于地。

我站起身走到她面前,我跪坐在她身前将她环抱入怀。

妖刀刹那间滑落于地。

人类,你不要……

属于妖鬼的躯体触及仍有人类的感官却没有温度,她在微微地颤抖。我知道她生于杀戮与不祥中的那颗心温暖而真实,我想她就像条试图从大海逆流而上回到陆地的鱼——可她却困于人鬼殊途的涸泽。

她想接近人类。她很想,却不能。

我想她也许从未这样接触过人类。

我说,我是一个人类阴阳师,从不畏惧与任何妖鬼接触。

我说,你是我的式神,更是我的挚友。

我说,不知道你为什么愿意停留在我身边,为什么愿意一肩扛起所有的责任……

请不要在屠戮后独自哭泣——你从来都没有做错过什么。你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亲人。

她坐在那里沉默地看着我,终于还是没有再讲话。樱花还在不断地飘落,她伸出手掌,终于有一瓣如蝴蝶般轻盈地落在她手心。她看着那小小一片的温软,罕见地在持刀之外的时间里露出了一点笑容。

谢谢。她说。

从此之后,那挥舞妖刀的身影终于不再有浸满鲜血的孤独和决绝。我想,鱼也许无法游回陆地,但总能找到属于自己的一方浅塘。

最感谢,有幸在这个世界遇到你。

——————————————————

lo主的家刀是在十几级时没有姑姑和小黑一类强力式神,家里扛把子只有雪女和红叶的时候抽出来的,当时用的还是国庆回家的时候祖母说话的语音……

lo主除了抽出妖刀以外非的一比,时常感觉玩这个游戏就是为了遇见家刀_(:з」∠)_家刀任劳任怨一直是寮里的狗粮大队长,然而非洲阴阳师如lo主连一套成样子的针女都打不出来……一直觉得妖刀这种性子的式神挺难和其他式神相处的,尤其自己太非队伍主输出基本就家刀一个,每次看着家刀孤独刀舞的背影都觉得像是有某种感情埋在心里,一直有很多话想对她说,于是有了这篇乱七八糟的。

我家刀,哪儿都好(比心


最后附以前随手一撸的灯刀段子

————————————————

“家刀,我给你讲个故事。”

“不听。”

“就一句话。”

“…你讲吧,虽然我记得昨天和前天你也是这么说的。”

“我喜欢上你。”

“……”

“没有了。”

“……”

“也没有断句。”

“这算什么故事?”

“算我讲的第一百个故事。你知道,听我讲第一百个故事的人,就会变成鬼。”

“我不是人类。”

“那如果换鬼来听的话,就会变成我的人。”

评论 ( 3 )
热度 ( 45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