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1-02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英语渣本想玩26单词版奈何是英语渣,单词全部来自词典搜索……求英语大神轻喷[乖巧

·后面大概会有车,大概[望天

·目录在最后奉上,感谢阅读[鞠躬

Autocrat 独裁者

引魂灯的主人乃是永夜之地的国王。

这是一个没有光明和希望的国度:黑暗与寒冷,灾难与诅咒。贵族们饮着平民和奴隶的血醉生梦死,而国王则踩着贵族的头颅走上王座。

这里的一切都在朝着毁灭的深渊加速坠落,像一个即将寿终正寝的人从骨骼深处开始反向腐朽。

而掌灯人拥有着唯一的光火。她自现身以来便成为国主,引魂灯中的幽蓝灵火永不熄灭地照亮着无边黑夜。那盏鬼灯贪得无厌地吞食着鲜活的魂魄,而鬼灯的主人极爱收集他们生前的故事。

于是她恣意妄为,生杀予夺:她颁下命令,在这个王国广阔的国土上征求各样怪谈故事。她在宫闱的深处等待着敢于来向她讲述怪谈的人——得她欢心者,鸡犬升天;违她心意者,立斩当下。鲜血溅满了她王座下的银阶,唯有鬼灯的幽光愈燃愈烈。反抗她的人都被投入不见光明的牢狱,起义军和革命者的灵魂都被纳入灯中化作灵火的燃料。

在永恒的黑暗中,她带来了唯一的光明,也成为了专断的独裁者。

臣民们感激她又憎恨她,他们说即使那是王国唯一拥有光明的人,王座上的女人也是个提着灯的恶鬼——而掌灯人说,在永夜的王国里行走,本就只能看到群鬼的狂欢。

臣民们唾骂她又惧怕她,他们说即使敢咒骂她的人都被杀绝了,但毫无疑问总会有新的勇者站出来说那个爱极了怪谈故事的女人就是个暴君——而国王说,恰恰是暴君才适合统治贱民。

起义的烽火连绵不绝,可每一个冲到她面前试图颠覆这荒谬王国的人都未能回返,灵魂都被鬼灯的火焰吞食后无情点燃。

她说,来吧,贱民们,你们不是想更早地回归曾经失落的永夜吗?

她说,来吧,起义者,你们不是想更快地践行自己认定的正义吗?

她说,来吧,在引魂灯燃烧灵魂的光芒之下,我期待着掩藏于你们灵魂深处的故事。

 

Paranoia 偏执狂

在讨伐无道暴君的起义军里,她是个持刀的怪胎。

或者说,是个不折不扣的,甚至极为可怕的偏执狂。

她杀人只用那柄无人知晓出处、长到有些怪异的妖刀,刀刃锋锐到随意切开骨骼都毫无阻碍,沾过血后仍是寒光烁烁,洁净如新。

她对判定的敌人不死不休,刀舞之下绽出杀戮的花朵,自皮肉骨骼切割到灵魂精魄。无人能从她的刀下存活,当她持刀站在对手的面前时,那人便已经死了。

她像个谜,没有人知道她从何而来,也没有人知道那柄妖刀上为何附着如此不祥的气息。她像是背负着什么诅咒,因而提起刀来反手将整个世界诅咒。

六刀,她杀人只用六刀,不多不少。她极少会有一刀斩出的时候,璀璨到暗夜里都亮起了夺目的风华。

她很少说话,也看不出情绪波动,神色是万年如一日的冷若冰霜。同僚对她敬而远之,而她日复一日地走在队伍的最末尾,永远都只是无言地擦拭着妖刀。

唯有战斗的时候,极快极亮的刀光会瞬间横贯到人群的最前列。

有的时候她会笑,露出那种令人绝望的、冷漠中又带着些许愉悦的笑容。唯有此时她的声音才会清晰可闻,那笑声分明很好听,却让听者从耳端冰寒到骨子里。

她还会说:大家,都去死吧。

革命的火一旦燃起便是炽烈又凶猛,很快就燎遍了王国偌大的国土,激起坠落深渊中的众人此起彼伏地嘶声呐喊。

她听得到大家都在喊,杀了那个暴君,杀了那个暴君,让那个女人从王座上滚下来……砍掉她的头挂在高塔上……这鬼灯什么时候熄灭啊,我们一起走向死亡!

她也看得见从王都亮起的幽蓝灵火,永夜中像是地狱恶鬼睁开的独眼。她的同僚不容置喙地高呼,我们要杀进王都,打碎那盏该死的灯,把那个女人从上面踹下来,那个暴君的鬼灯不知道吞食了多少灵魂!杀死了暴君之后我们将会拥有新的世界!

那个女人…吗?

她仍旧孤身一人,提着刀,跟着同僚走在通向王都的道路上。贵族们的卫军一次次包围着蚕食着这支队伍,站起来的人越来越少,跟上来的人也越来越少。革命的旗帜上染了层层的血,被风雪浸透,被烈火熏燎,最后被王都的箭雨刺穿,再被贵族的军官一剑斩开。

她是那旗帜下站着的最后一个人。

革命……战争……要继续下去吗?

她是个偏执狂。

纵使并没有人命令她继续下去,但她选择了拔刀。

总归杀戮和鲜血,她见的已经太多;至于恶魔和妖鬼,她自己就是,从未有过犹疑和恐惧。

想见见那个掌灯的女人,想见见她的鬼灯,想试一试那灯够不够吞吃她这个沾满恶的灵魂。

她一刀劈开宫殿的大门。

有人坐在幽蓝鬼灯的长杖上,歪戴着王冠。那人瞧着很是漫不经心,看向她的目光中却充斥着有趣的意味。

“来了啊,我的勇者。”那暴君说。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Castaway 弃子

Allurement 诱惑

Lantern 灯

Yard 庭院

Prophesy 预言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4 )
热度 ( 92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