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3-04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为什么每一章都比之前长了好怕控制不住自己啊

·尝试骑了个小破自行车

·目录和前章节链接依然在最后,感谢阅读



Onlooker 观众


青行灯自认是个素养极好的观众。


她最爱看的便是这个名为人间的舞台剧。她治下的整个王国都是舞台,王国中除她之外的所有人都是演员;而导演就是人性中的恶与欲念,指挥着人群按照坠落的命运轨迹尽情舞蹈,直到毁灭的终局。


她则是唯一的观众,本职是记录尽可能多的故事——其实舞台上的一切都是早已被命运安排妥当的,她只不过是挥挥手示意演出开始而已。


当然总会有不听话的演员试图逃离舞台并深深地憎恨着作为唯一观众的她,殊不知这其实还是一出木偶剧——这世间没有木偶可以自己挣脱命运的丝线。


于是她将那些试图逃脱的人一个接一个地扔回舞台上,然后继续坐在观众席上微笑。


演出还没有结束,我还没有记下你们的故事,别急着走啊。


但是这一天,一个与众不同的人物用与众不同的方式登场了——她一刀劈开了剧院的大门,冷冽而沉默地看向这场现实主义舞台剧的观众。随她而来的没有黎明和光芒万丈,只有鲜血和杀戮的气息萦绕鼻端。青行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来人,心下嘻笑:起义军中被称为传说的勇者,其实也不过就是和她一样的妖魔。


她早就听说过这执刀人。同她一样,这名字念起来更像是称号,每每总是携着凛冽的杀机——连带着她的引魂灯都开始颤动,不知是迫不及待想要品尝这个灵魂的美妙味道,还是深入骨髓的极度畏惧。


“妖刀姬。”她坐在大殿深处最浓重的黑暗里念出那个名字,鬼灯中幽蓝色的灵光照亮了周身。她以手支颐看了那人片刻,驱着灯缓缓飘行过去。


十步。


提着刀的来人很快地后退了几步,平滑如镜的刀刃上折射着鬼灯的灵火闪烁出一点金色微光,像是遥远的星群。


五步。


“别靠近我。”那有着金色瞳孔的义军勇者开口警告。


两步。


不祥之刃裹挟着浓郁到令人窒息的杀气骤然跃起劈面而来,色泽深到有些妖异的暗紫刀光撕裂空气发出尖锐的鸣声。鬼灯中的灵火摇曳起来,带动着壁上摇晃的巨大人影都模糊不定。


一步。


刀刃斜斩而过,从左肩到右肋,仿佛是要生生把一个人斜切成两半。可掌灯的女人却如幻影一般瞬间化作一团蓝色鬼火,一刹那又在提刀的少女身后显形。


她柔若无骨的双手轻飘飘地从身后抚上妖刀姬的脸颊,保养得当的手指嫩白修长,指甲上点染着青蓝的颜色。这双手带着某种妖魔般的诱惑力,但处于它安抚之下的人却冷漠依旧。


妖刀姬反手,长到诡异的妖刀以一个几乎不可能的角度刺向身后。那样的速度和角度,身后的人本应避无可避,可无往不利的妖刀并没有刺中实体。


银白发影和青色衣角从眼前一闪而过,紧接着的是带着一点浅淡幽香的冰冷气息喷吐在来不及收刀的少女面上。


鬼灯中的幽蓝灵光突然大炽。


一点儿湿润柔软的触感在一侧脸颊上一击即逃,自持刀以来绝无惊慌过的少女竟微微睁大了眼睛。


向后刺出的妖刀铮然插入地面。妖刀姬握住她的刀站稳了,只一瞬间就恢复了方才的冷漠沉凝。


“不要靠近我。”她气息平定,一字一句地重复。


“可你很有意思。”在不远的地方,青行灯仍然坐在灯上悬浮在虚空的黑暗之中,神色中带了一点兴味盎然的笑意。


“来吧,和我一起观赏一幕有趣的戏剧。”


“这是我的邀请。你并不擅长演出,但却会是一个很好的观众。”


“你可以更快地靠近我,尝试把我杀掉。”


“你令我感到兴奋,你的身上带着很多故事,你可是真讨人喜欢啊——”


“喜欢到像刚才那样。”


持刀的义军勇者沉默地看着掌灯的国王,没有接受也没有拒绝。她扭头,目光从国王的鬼灯上移到大门的破口里,看着远处那面残破的旗帜隐现间猎猎作舞。


她指着自己:“我,是叛军。”


“吃掉,不好吗?”


坐于灯上的女人轻笑一声。


“既已背叛于我,何不再行一次叛逆。”


“引魂灯惧怕你这样的灵魂,因为你和那些贱民不同。”


“但是我喜欢。”

 


Castaway 弃子


“你知道么,人们总是这样。”


掌灯人听毕战况,便从高高的银阶上轻飘飘地丢下了这么一句话。前来禀报的贵族军官不明所以——他悄悄抬眼望去,才发觉国王的身边竟无声地立着另一个人。


也许是隔的太远,那少女面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只是抱着把极长的刀站在那里。她的站姿端端正正一丝不苟,像个石雕一般了无生趣。


这便是叛军中那个最出名的执刀人?唯一从国王手下活下来的“勇者”?


“陛下……”


“你且退下。”


贵族军官唯诺而退,于是大殿里又恢复到了幽暗寂静的状态。形制奇异的鬼灯之中,灵火仍在幽幽燃烧;而歪戴着王冠的掌灯人也仍然与妖刀的主人沉默相对,一切同数月前那场有趣又带着些尴尬的初遇都无甚差别。


“嘻。”青行灯轻笑了一声打破了比黑暗还厚重的沉默,“总是这般缄口不言,难怪世人皆喜妄议于你。”


她从王座上走了下来,罕见地没有坐在鬼灯上而是与妖刀姬并肩而立。叛军出身的执刀少女身材相当挺拔,比常年悬浮在空中的掌灯人还略高一些——可青行灯那双柔若无骨的手却总能以各种方式在各种角度抚上她的脸颊,带着一点儿若有若无的幽香,也携着居高临下的高傲意味。


鬼灯孤零零地悬在她们身后,幽蓝灵火依然在缓慢地燃烧着摇曳,把两个人的影子映射得巨大后投在壁上。


“那些人总是这样。”


——各地的卫军首领呈交王都的战报上无一例外地提到了起义军的宣言,他们如今在高呼要将那个他们曾经敬畏又景仰的“勇者”执刀人和暴君一起钉上高塔。


“无论你曾经用了多少时间和他们结伴同行,无论你曾经付出多少勇气为他们冲杀呐喊,他们也不会记住你所做的一切。”


——短短的数月之间,王国之内流言四起。那些人群的嘶号中又多出了新的内容:妖刀姬叛变了革命、妖刀姬是国王派来卧底的爪牙、妖刀姬在王都外坑杀了那些义军同僚、妖刀姬才是那暴君真正的心腹……妖刀姬是个沾满不祥的魔物,和国王的鬼灯一样都会食人。


“相反,只要你一和妖魔——也就是我站在一起,他们便会到处煽风点火。”


——“义军的叛徒还在王都外残杀革命者”“国王的走狗妄图永远地扼杀革命”……讨伐革命的背叛者妖刀姬,很快就成为了人们新的目标,和诛杀暴君青行灯被一起提上日程,编入呐喊的口号,以正义之名四处宣扬。


“妖魔和人类站在一起时仍是妖魔,人类和妖魔站在一起时却立刻就不再是人类。”


——而妖刀姬在这数月之间甚至没有出过这座宫殿,每日都只是抱刀而立一言不发,就连青行灯偶有兴起的挑逗都漠无回应。


“你我都是弃子,早已被人群鸩杀。”


一直沉默而立的少女猛然抬眼看向掌灯人,她似是想说什么,却最终没有开口。


“何不相拥取暖?”


这屠戮无数的暴君有着一副完美无瑕的面皮,一言一行间皆是深入骨髓宛然天成的媚态,毫不掩饰那只有妖魔才拥有的气息;可每当向她发出邀请时,却总是带着些许半是揶揄半是哀悯的味道。


“——反正,这也不是你第一次像个不洁之物一样被扔掉,不是吗?”


安静了数月的妖刀就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激发了野兽般的凶性一样瞬间杀气大盛,凌厉的刀光一闪即逝,尖锐的气鸣声却颤抖不止。


“你知道了什么?”妖刀的主人突然开口发问。


一缕银白色的发簌簌落地,青衣的掌灯人这次没有如鬼魂一般的闪避。她只是侧了侧头闪过了致命的刀芒,随意地唤来身后的引魂灯格挡住了妖刀的锋刃。


“你这样失态,可是第一次见。”青行灯仍是微笑,“我说过的吧?我知道你的身上有很多故事。”


“你啊,善良到令人发指了呢,妖刀。”


“你的过去足以让你成为和我一样的魔鬼,也就是人们口口相传着的那个妖刀姬。”


“这只是你自己在畏缩,在逃避。”


“要知道所谓千夫所指,不过只是进入极乐之地前的一个考验。”


嘻笑着的掌灯人再次抚上了对方冰凉柔软的脸颊,像是捧着什么宝物般的珍重。她直视着少女金色的眸子,眼波流转之间皆是难以言喻的情动。


——而后却极度不敬地朝着少女那淡无血色的薄唇无礼索吻。


这暴君即使是在亲吻这件本应柔情蜜意的事情上也是如此霸道,甚至充斥着不可抵抗的凶性。她不容反驳地将比她略高的少女按倒在属于国王的座位上,银白的发垂落在两侧像是白雪的流瀑。两个人修长而素白的腿暴露在空气里,唇舌交缠之际衣物彼此交错摩擦出细碎的声响。呼吸与心跳都像是被无形的妖鬼扰乱,乍起的某种冲动则是毒蛇衔着伊甸园中那颗神秘的禁果,正在无比狂热地蛊惑着无知之人。妖刀与鬼灯都被随意地弃于银阶之上,幽蓝的灵火与金色的碎光都在不稳定地闪烁着,宛如正在经历一场看不见的暴风雨。


所谓占有。


当一切终于结束以后,那掌灯的女人青色的眼眸里颜色更深。她重又坐回了鬼灯之上,笑意盈盈。


“握紧你的刀吧,那上面即将浸透更浓重的血。”


“这个王国里的故事还有很多,我期待你和我一起聆听。”


“希望你不要让我成为第三次丢弃你的那个人。”


其实青行灯并未期待对方的回答,却没想到那数月来一语不发的冷漠少女居然一反常态地开口了。


“好。”那少女说。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

Castaway 弃子   (√)

Allurement 诱惑

Lantern 灯

Yard 庭院

Prophesy 预言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7 )
热度 ( 68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