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6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磨得生无可恋后开出的一趟车,新司机上路请多关怀

·前文戳这里【01-02】  【03-04】  【05】 目录在最后, 感谢阅读!

·补充一个bgm推荐!【洛天依·镜音连原创曲】月烛 存娘迷妹!开车的时候一直在听这首!



Lantern 灯


在叛军刺杀事件过后,妖刀姬便在众人的视野中神秘地消失了。


国王对此没有给出任何解释。


永夜之地的时间仍然这样不紧不慢地过去,暴君一如往昔地执掌着唯一的光明。鬼灯骇人的光芒下,众人仍是前赴后继地走向掌灯人的银阶,他们竭尽全力讲述着各种各样的故事,渴盼能够获得国王的垂怜。


有的人一夜间成了王都的新贵,有的人却不得不将魂魄献给鬼灯;有的人寻求成为国王身侧的官员以便从黑暗的深渊里获得解脱,有的人呼喊着革命的口号加入起义军试图从根基颠覆这样的世界。


这个国度纵然早已沦入永恒的黑暗,却总不会缺乏故事传说:战争的烟云厚重地积压下来,挥之不去;暴乱、放逐与罪罚宛如交缠而生的荆棘,将每一个活物的躯体都死死捆绑;而欲求和贪婪顺着人群的本性攀附而上,为放荡与荒诞找好了所有的借口。


但,正如鬼灯永不熄灭,掌灯人的等待也从未停止。


因为,那个人还没有来。

 


“陛下,我将向您讲述一个并不有趣的故事。”


这一天,一个自称从远方而来的讲述者拜访了国王。


银阶下的来人单膝跪地,略微垂首,以至于面容轮廓在鬼灯的幽光之下都显得不甚清晰。似乎是这人携着地狱来的气息一般,空气里无端端泛起些血的甜腥味道。


“既然无趣,那又何以算得故事? ”


“因为是您想听的。”


“可真少见你这样的人会讲故事。”


“我的故事,也只有这一个罢了。”


掌灯人闻言露出了一缕笑容。她站起身来,突然将引魂灯随手掷下银阶:来者接住了那盏凶名赫赫的鬼灯,灵火跳跃之间的光芒映出了一双沉敛的金瞳。


“那真是太巧了,我对你的故事很感兴趣。”国王对着那前来拜访的讲述者说,“不如,到更合适的地方再讲。”


【点我上车_(:з」∠)_】


妖刀姬正式被任命为护国将军的那天,王都正下着一场大雪。


高高的银阶之上,国王执着鬼灯与那少女并肩而立。少女抱刀,穿戴着乌黑的甲,金瞳之中漠无感情。


不同于上次来自于暴君的施压,这一次用来堵住王都贵族之口的是那少女随手掷在阶下的数颗血迹斑斑的头颅,连带而来的是王都附近数个叛军首领接连被斩首的消息。


“不会有任何一支叛军,能够越过王都的护城河。”


“我的刀只忠于国王陛下。”


“妖刀渴饮鲜血,鬼灯喜食生魂。”


“大胆的背叛者们啊,便请来认领你们的宿命好了。”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

Castaway 弃子  (√)

Allurement 诱惑  (√)

Lantern 灯  (√)

Yard 庭院

Prophesy 预言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8 )
热度 ( 69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