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7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大家好又是我,我回来了,考试月过得真开心啊

·明明想撒点糖结果最后又成了奇怪的……

·惯例前文戳这里  【01-02】  【03-04】  【05】  【06】,目录在最后,感谢阅读!笔芯!

·bgm推荐:【洛天依·乐正绫·言和原创曲】乐园【JUSF周存】



Yard 庭院


妖刀姬走进院子的时候,她的国王陛下正背对着她站在及腰的泉水之中仰望着夜空。


仍然是幽蓝色的光照亮着这一片寂静的庭院,视线所及之中雾气缭绕。掌灯人银白的发沾水之后在末端显出了几分透明,被长发遮掩了一半的那具她已经很熟悉的身体素白得惊人,几乎要在一片白茫茫中难觅踪迹。引魂灯被置于池边,旁边放着随意折叠的衣物,那人的王冠和惯常戴着的珠饰都散乱地混在一起。


缥缈的雾气中,鬼灯的冷光映着青行灯越发地不真实,仿佛她随时都会融化于那灯火之中消散殆尽——虽然妖刀姬知道自己的恋人平日里也都是这么一副样子,但今日仿佛不同于以往。


永夜之国的国主正在凝视着笼罩这片国土的永夜。



王国并非从未有过光明。在现存的残破记载中,陷入永恒黑暗之前,日月星辰的光辉也曾宠爱着这里;但在一场空前的灵灾中,星辰熄灭,昼夜倒转,冰雪的风暴自极北而来席卷了整片失去光明的国土和慌乱奔逃的人群,将光明时代的遗物毁灭殆尽。


至于青行灯和那盏鬼灯出现之前的时间里,所有人有关这一切的记忆都模糊了。纯粹黑暗的日子里,人们只是在恐惧中认清了一个事实:


太阳不会再升起来了。



“在看什么?”妖刀姬也解了衣服,把将军的铠甲和妖刀都妥善地放好才步入水中。


将军与国王并肩而立,一道看向了永夜的天空。


“星辰和过去。”青行灯的回答很简单。


一片暗沉之中,掌灯人长久地凝视着夜幕中的某一处。分明鬼灯才是此处唯一的光亮,她却目光熠熠地看向黑暗的深处,仿佛那里有一颗透明的恒星正在散发出明亮夺目的光芒。


妖刀姬亦看着黑暗中的那一点。


“获得自由的那一天,我推开门,看到的便是这颗星辰。”少顷的沉默之后,她突然说,“我时常从它的光芒里获知前进的方向。”


“见到你的那天,我曾亲眼看着它的光芒将你包裹进去。”


“亲爱的,你目光所及之处,真的只是黑夜吗?”掌灯人幽蓝色的眼眸中仿佛夹杂着几缕暗沉的颜色。她复而看向了自己心爱的将军,突然抛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我唯一一次看见光,便是那恒星在你身上的投影。”妖刀姬亲吻了她的额头。


青行灯笑了一声。


“你看,所有人被黑暗蒙蔽了。”她指向夜空中的不同方位,“但我仍然能看到,那儿是启明星,那儿是北极星……”


“我们被永夜围困,可却并没有随之而来的极寒和毁灭。”


“除了光明以外的一切都还在。所以这个世界才能苟延残喘,直到如今。”


“……可那是一场灵灾。”就像是电光石火一般,妖刀姬突然想起了什么,“为什么被夺走的只有光?”


青行灯转过身返回池边拿起那盏鬼灯,轻轻地吹了吹那其中燃烧的灵火。她的笑容变得嘲讽:“一切都在正常地生长,正如雨雪和季节都准时来临;一切又都在逐渐地死去,正如星辰和鬼灯都必将熄灭。分明火焰还能点燃,可人们只能感受到灼热却看不见光亮。”


“人们总是喜欢欺骗自己,直到被真相杀死。”


——那么一切都已明了。灵灾并未夺走这个世界的光明:相反,是人群的绝望和愚昧铺成了天空中永不消散的夜幕。黑暗早已在每个人的心底扎根,突如其来的灾难之下,便无人再能回忆起光明。


永夜使人群绝望,绝望又使人性之恶淋漓尽致地展现出来。恶与恶之间彼此倾轧吞噬,将绝望的剧毒散播在空气里,再将每一个人都毒入骨髓。


国王与将军对此心照不宣——这样的苟延残喘不可能再持续更久了,因为坠落总是在不断加速。这个王国在永夜降临的那一天就已经宣告死亡,现如今正在奔向腐朽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妖刀姬长久地沉默,于是庭院陷入了诡异的寂静;而青行灯也没有补充自己的发言,她将鬼灯放了回去,给了恋人一个拥抱。


“……我将再次远行。”呼吸可闻的距离上,女将军沉吟片刻后忽然轻声,“但很快就会回来。”


“那可真是……令人期待呢。”掌灯人咬着对方的耳垂轻笑,“去吧,去吧,记得带些打趣的故事回来给我,顺便……好好看看这个即将坠毁的国家。”


就在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在她们的身后,引魂灯突然熄灭了。


虽然只有席卷而来的绝对黑暗只有一瞬间,那之后鬼灯投影下幽蓝的光又在空中一如既往地冷冷洒落,但这足以崩断人群被永夜扯紧多年的敏感神经。此起彼伏的惊呼和哗然迅速从王都传染向四面八方,人们恐慌地望向那孤独地燃烧了多年的灯火和其中最后的一缕光明,难言这其中的意味。


其实并没有人想要真的砸碎那盏灯。


纵使它时时刻刻都在燃烧着鲜活的灵魂,但它也是众人可以取暖的最后一片篝火。这么多年过去了,那暴君之所以还是国王,那鬼灯之所以还在食魂……因由仅此而已。


那……美丽又恶毒的光啊。



妖刀在转过一个圆润的弧度后轻盈地斩过两三个人的身体,握着刀的人却一步便远离了那些飞溅的血。女将军收刀,握刀的手腕轻轻一抖便将刃上血珠甩下,与横七竖八的尸体和血迹混于一处。


有人仍在尖叫,有人开始奔逃,更多的人举起了武器向她冲来。咒骂和惨呼在空气中连绵成一片凄异的回响,刀光剑影如旋转的暴风将她包围,却又很快就被势不可当的妖刀纷舞无情撕裂。


她并不去追逃走的人,只是不断地砍杀着冲到她面前的人群;她也不理会只是倒在地上但并未死去的人,只是寸步不移地守在原地。


这是她第二次从青行灯身边逃离,因为自她二人相爱之始,她的妖刀就在日夜渴盼着品尝那人的血。


那人的鬼灯在惧怕她,她的妖刀却企图诱惑她去杀死那个人。与以往不同,妖刀不再擅自掌控她的杀戮意志,而是谄媚无比地游说她、引诱她……


「那该是多么美味的血食啊,我的朋友!」


「你一定是在深爱着她吧?那么你也一定知道她有多么诱人!」


「吃掉她!吃掉她!吃掉她!和她也融为一体吧!」


「这也是,你想要的东西啊!」


她无从抵抗。


多年前,那个边陲小城的破屋里,她在祭刀礼的前一夜亲手打开了那只封着妖刀的匣子。


开启潘多拉魔盒的一瞬间她便被那柄看似寻常的刀攫取了意识。那刀中封存着的是何等血腥的记忆——每一个死于刀下的人,他们在生命尽头的最后神情都被保留了下来。惊惶、恐惧、绝望、愤怒……那都是被妖刀囚禁的怨灵,永世不得安宁。


她被那些恶鬼层层包围,无处可逃。


鬼魂们舔舐她,撕咬她,抢夺她的血肉,一面发出恶心至极的咀嚼声一面尖叫着埋怨食物太少。她不能挣扎也无法求救,她在极度的绝望中高声呼号。


求求你让我活着,求求你让我拥有力量,求求你让我看见光明……


求你……让我去见见某个还在等待着我的人……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愿意……


「我听见你的愿望了。」


「你愿意接受我?」



然后所有的怨灵突然都消失了,她在破屋陈旧的地板上醒来。而那妖刀正横放在她膝上,沉敛的刀刃上闪烁着金色的微光。


“是的,”她抱紧了那刀,颤抖却又坚定地说了下去,“是我……是我想要你的力量。”


「那么自此,我们合二为一。」


「我不会再将你吞噬,你是被我选中的主人。」


「但你同时也属于我。」


……


她跪坐在层叠的尸堆里,四周是和成为妖刀之主的那天一模一样的场景。简直像是丧失了所有的力气,她把妖刀扔在一边,连起身都做不到了。


像这样通过与叛军交战来获得杀戮,继而向妖刀献上新鲜血食以压制那可怕诱惑的日子还能持续多久?她不知道。


那人是她能触摸到的最后的温暖和光明,她又怎能用自己的黑暗将之吞食?


不可能的,她不会让故事发展到那一步的。


她必须回到那光的身边去。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

Castaway 弃子  (√)

Allurement 诱惑  (√)

Lantern 灯  (√)

Yard 庭院   (√)

Prophesy 预言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