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8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我……又回来了,我发誓这一章新出场的爱神名字叫阎魔

·爱神与死神一体的设定来自存娘早期作品深红系列!欢迎了解!这里是不完全沿用的杂糅体!

·卡文好难过啊orz期末快到了心情糟糕 仍旧前文戳这里 ·惯例前文戳这里  【01-02】  【03-04】  【05】  【06】   【07】目录在最后!感谢阅读!

·bgm 【洛天依原创曲】深红·Beloved


Prophesy 预言



妖刀姬回返的那一天,王都又下起了大雪。


护国将军外出三月,孤身一人将王都周边六个行省的叛军扎营点逐个血洗、斩杀千余人又驱逐叛军不计其数的消息早已在王都内传遍:这在叛军声势日益壮大,各地贵族领主各怀鬼胎而王都贵族人心惶惶的一片压抑中,不啻为一道平地惊雷。


那妖刀用斩落的头颅串成白骨的项链,并借此来警告蠢蠢欲动的群狼——“王都里的掌灯人仍是这个国家至高无上的主人”,这是不可撼动的事实。


但王都的人们都知道,护国将军再英勇无匹,也不过只能维护王国心脏地带的一时安宁;而北方行省的叛军早已盘踞在大片的边境地区酝酿着一场彻底颠覆这王国的战争。他们未必一定要战胜国王与将军,他们要的只是夺取王都外所有的土地,再夺取王都里存留着的最后的光明。


妖刀终归不是代表着神的旨意,无法随心所欲地斩杀所有仇敌;正如鬼灯也不是神的武器,无法永久地照亮整片黑暗。


但是就在战争的阴云缓慢地威压下来,王都的贵族们亦纷纷出征前线之际,与紧急战报一道传遍了王都的消息却是国王将要大婚。


下着雪的那一日,掌灯的青衣女人一反常态地走出了她的大殿。她将一身雪般洁白的华服打点精致,戴正了国王的冠冕,最后坐着引魂灯缓缓行上早已在城中心筑起的高台。


幽蓝的灯火将自高台一路延伸到城外的银阶照亮,与国王眼眸同色的青色幽蝶围绕着银阶和高台轻盈飞舞。她端庄地坐在那里,雍容,沉敛,仪态万方。跪在高台下的人群仰望那在他们心中向来随意散漫的国王,突然意识到掌灯人虽是个毋庸置疑的暴君,却也是真正的女王。


她予这个黑暗的世界唯一的光亮,也对这个世界肆意妄为。她掌控光明又投身黑暗,她被人爱戴亦被人憎恨。


她究竟是谁?她想要什么?

 


妖刀姬踏上那通向高台的银阶时,突然想起了三四年前她们的初遇。


如今日一般,那时的青行灯也是坐在高高的银阶之上凝视着她,黑暗寂静之中只有鬼灯的幽蓝光辉照亮了孤独的掌灯人。


她也如那时一样,预感到了银阶尽头坐着的人正在专注地等待着她,于是推开了门便义无反顾地前行。


幽蝶纷舞之中,王都的居民在银阶两侧夹道而立。幽蓝灯火的映照之下,他们苍白的脸上已说不清是憎恨还是恐惧。人们在黑暗里丢失了欢乐和欢乐的本能,于是在这场盛大的婚礼上纷纷缄默。


在刽子手和铡刀的婚礼上,自然只有死难者和鬼魂应邀前来,列队欢迎。


她一步一步走上银阶,背负着她的刀和她的罪孽。


她登上高台与爱人愈来愈近,同人群愈来愈远。


她看见那雪般洁白耀眼的身影,她看见那人唇畔意味分明的微笑。


“来吧,我亲爱的,来站在我身边。”


“这便是你我共同的命途了。来,牵我的手,同我订下永久的盟约。”


“自此以后,我们将再不会彼此背叛,我们将互相依赖着走到尽头。”


她的爱人向她伸出了手。


没有欢呼,没有庆祝,死一样的沉寂中只有仿佛无穷无尽的落雪在幽光里纷舞。平民们以额叩地,贵族们单膝而跪,他们用缄默来为这场婚礼配乐。


唯有执刀人的脚步声在此间空旷地回响,像是命运的倒计时不疾不徐地行进。她行至掌灯人的面前,在牵起爱人的手前便在那白皙的肌肤上印下一吻。


而那国王亲手为她披上雪般无暇的羽衣,为她加冕,为她轻声吟唱起不知名的圣歌,最后将一枚素银的荆棘指环放在她手心。


“爱即是交织盘错的荆棘。”


“我们亲吻彼此,我们刺伤彼此。”


 “我们将炽热芬芳的血和相爱时的疼痛融化为蜜糖,用于浇灌生在欲望罅隙中的精神花朵。”


“我们用荆棘的指环将自我永久地禁锢在爱的牢笼深处……”


幽光中的落雪突然在某一个瞬间静止于空气里,有另一个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冰层之下传来:


“而后,爱与被爱的人都将义无反顾地投向黑暗的深渊,只为在坠落的终点杀死彼此。”


永恒的黑暗之中突然亮起了某颗恒星夺目的光芒,有一枚镶嵌在手杖上的鸦喙啄破了空间。而在光的层层涟漪之中现身的,乃是那世人呼唤多年却杳无音信的神明。


神披着鸦羽织成的长衣,在那只有青行灯和妖刀姬才能看到的恒星光辉里,用金蓝的双瞳漠视着她脚下匍匐的众生。


时间静止了。


世界变得像是一幅光影处理不到位的画,分明画面中央的神带来了恒星的光辉,高台下围拢的人群却仍然身处无尽的黑暗。他们茫然地望着天空,千人一面都是苍白又恐惧的深情。


他们已经目盲。即使神就降临在众人的面前,也无人再能看见。


那神明从光芒中缓缓地走了下来,她看着引魂灯的主人:“你拥有着最后的光明,被簇拥着登上王位,如今却仍要选择跃入黑暗?”


“你本是这世间唯一可以逃过毁灭的存在。”


“纵然如此,我亦永不追悔。”青行灯却是仍然微笑以对,“我从未惧怕死亡,只是厌倦孤独。”


“毁灭即是新生。”


神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她转而看向持刀的少女:“那么你呢?”


“生于黑暗和绝望之中,依赖着杀戮而生存。分明已是怪物,却还贪图着人世的温暖,渴望着光明的救赎?”


“你本是这世间唯一可以斩断命运的存在。”


“我只愿追逐着我所见的光明而去,哪怕坠入无尽深渊;我希冀着把自己投入她的灵火,直至燃烧殆尽。”


“我永不会再逃离。”


“可,爱总是与死亡相依。”神也在微笑着,于是她身周的光芒褪去了:惨白的人骨堆积在她的脚下,其中骷髅的颚骨尚在一张一合,不知在诉说着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她的发间生着乌黑的角,似是萦绕着森森的鬼气。


“我掌管这世间的爱,也见证所有活物的死亡;我希望人们被爱,希望人们去爱,也指使死亡与人们相伴相随。”


“我乃是爱与死亡的神明。在爱遍布这个世界的时候,我携着光明和温暖四处游荡,我心向永恒的美丽,我以神格存在于此;当人们沉陷于黑暗之中,彼此杀伐彼此憎恶,我便放任死亡的精灵在人群中肆意掠夺,我以鬼相现身于此。”


“对于你们来说,选择去爱,即是选择毁灭。”

神仍旧微笑着,她用手杖顶端的鸦喙轻啄了那枚荆棘的指环,“但这就是你们所选择的命运了。” 


“星辰将要碎裂,化作梦的哀烬自夜空坠落。而天幕被不祥的彗星击中,自下而上地燃起黑色的火。”


“寒冷和绝望追寻着逃散的人群而来,它们的夙愿是收割永夜未能取走的灵魂;极寒的永夜里,那青色的灯火将会是最后的希望。人们向它簇拥而去直至疯狂,而那贪婪的鬼灯每天都要吞食不可计数的活物。”


“人群自以为获得了拯救的时候,其实早已坠入更深的地狱——正如他们自以为身陷黑暗,其实只是因为众人纷纷目盲。”


“背负拯救之命的人坚定着毁灭的信仰,拥有毁灭之力的人追寻着拯救的奇迹……”


“……但我们彼此相爱,这就是奇迹。”那持刀的少女牵过了爱人的手,将荆棘的指环缓缓套上素白的手指,“即使天空塌陷,即使星群陨落,只要她提灯前行我便永生相随。”


“我将永远为她点亮这盏灯。”掌灯人亦为她戴上了另一枚指环,“或者说只为她点亮这盏灯。”


“那么,爱神会说‘愿你们永远保有这份珍贵的爱’,而死神会说‘愿你们用毁灭来证明这份珍贵的爱’。”神凝视着永夜的天空,而后举起了她的手杖。


“这便是我所听到的、你们的‘愿望’。不久以后,它将会随着坠落的星群而悄然降临。”


“很荣幸成为你们的证婚人。那么作为回报——”


“请尽情地观赏吧,将要上演的、这幕戏的终局。”

  


时间平复。


就在国王的大婚后,神所承诺过的一切,都准时地来临了——


那爱与死亡的神明走后,曾有过的恒星的光便永久地熄灭了,伴随而来的是永无终时的落雪和迟来多年的极寒。


毁灭终于还是在某个命运的转折点后拜访了这个腐坏多年的国度,尽管姗姗来迟。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

Castaway 弃子  (√)

Allurement 诱惑  (√)

Lantern 灯  (√)

Yard 庭院   (√)

Prophesy 预言  (√)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9 )
热度 ( 60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