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灯火复明 [灯刀灯] 新年贺文

灯刀灯/短小摸鱼/新年快乐/先刀后糖

平安京又下雪了。

持刀的黑发少女站在院中覆了雪的樱树下,久久地凝望着夜空中的一牙新月。月华浅淡,照不亮所有的阴影,只能为她的身影晕上一层似霜非霜的白雾。

玉树琼林的世界里,她仍然一身单薄,仿佛丝毫感觉不到寒冷。樱树上簌簌掉落的雪飘在她肩头,她也未曾伸手去拂。

就在过去的日子里,就在曾经的雪夜里,曾有人与她并肩。有人替她吹去发间细碎的雪,用甜润的嗓音讲述羁绊在人鬼之间的怪谈,用柔软的指尖爱抚她的脸颊,点起青色的灯火照亮她的黑夜。有人拥抱她,亲吻她,向她抛出世间最美的情话,用倾世的妖冶美丽诱惑她满足她……

远处的夜空中升起了灿烂的烟火,宛若碎裂后坠落的星群。那些闪着光的明亮痕迹只一瞬就黯淡下去,像是纵横交错一闪而逝的星轨。

——昭示着她和她的命运。

她曾经拥有她。但之后的某一天,她又像高空中飘离的云迹一般在她的生命里消隐了。

她死了。

没有人说过大妖怪就不会死。

她对那时的记忆已然模糊不清。她回想不起灾难降临的原因,她只能感知得到那人的妖魂破碎成结群飞走的冥蝶,一霎便在她面前消散殆尽。连同着那盏青灯中长明的幽火,也一并永远地熄灭。

她只来得及将一只未能来得及飞走的蝴蝶抓在手心。幼小的蝴蝶蜷缩在她手中,闪烁着幽幽的萤火。

那是那个死去的大妖怪留下的最后一点气息。

妖刀的主人自那以后便失了疯。她提着刀到处奔走,询问、质问或逼问遇到的每一个人或妖鬼是否见过一个坐在灯上的青衣女子,或者是一只青碧色的蝴蝶。持刀的少女用她的妖刀和承诺来交换那些附着她爱人气息的碎片,为此四方问询大开杀戒,不辨黑白不问正邪。

在她搅起的腥风血雨之下,人心惶惶,鬼影喧嚣。

这一切一直持续到她遇见平安京的大阴阳师。安倍晴明向她承诺将帮助她寻回那女妖的妖魂,希望她归入他的阴阳寮结束流浪杀戮的生涯。

她说,阴阳师,也许我找回她的那一天就会立刻离开你。

她说,杀戮是我的本性,你不可能真正地改变我。

那执扇的人啪一声合上了折扇。平安京最负盛名的阴阳师说,我亦如你一般在不断地追寻,亦知你也曾心向守护。

她将自己的心口贴上了阴阳师的桔梗印。她说,这是我的契约,拿去吧。

于是她在这个庭院里住下了。

大妖怪里凶名极盛的持刀少女坐在樱树下的时候总是出奇地温郁沉敛。平日里她不擅同人接触,于是总是远远地生活在角落。若阴阳师召唤她,她自然会毫不犹疑地出现,拔出妖刀将面前的敌人一一斩杀。可她离其他式神的世界有那么远,以至于从未感受到温暖。

她知道其他式神素日里的相处是什么样的,只是她无法与他们相融。她会礼貌回应姑获鸟和萤草的关心,可在战斗时却只会独自冲杀在前。

这世界上唯一能温暖她的青衣女妖早已不在。

安倍晴明没有骗她,大阴阳师利用接触大量妖鬼的机会很快便搜寻到了更多飞散的冥蝶。这些青色的蝴蝶在被捕获以后便出奇地乖顺,不需要结界保护便会自行栖息在她常坐的那棵樱树上。当她从那里经过时,亦会有群蝶围绕她上下翻舞,似是拥抱,似是诉说。

安倍晴明说,当寻回的蝴蝶达到五十之数,他便可尝试妖魂召唤。于是她越发地拼命越发地焦虑,日日夜夜都在妖鬼之中奔波搜寻,几近疯癫几近狂乱。

自她小心翼翼地收好第一只冥蝶起至今,已有三年过去了。

新年将要来临的最后几天里,她突然听闻寻找已久却杳无音讯的第五十只蝴蝶在第十层的八岐大蛇手中。

如过去的每一次一样,她未有多言,只是擦净了妖刀便同平日里的战友们一同出征了。那塔高有十层,即使是安倍晴明也少有涉足过八层以上。可据窥测过高塔的妖鬼说,第十层里有着一个青衣的女妖怪。

她没言语。

八岐大蛇,那丑陋不堪却狡猾无比的蛇怪并不亲临阵前,只是指挥着被它妖力控制的其他妖怪不断出战。她向来不惧这些手段,只是一往直前地把敌手一一砍杀殆尽。可她却未曾想到那大蛇已将自己的妖力侵入那枚珍贵的灵魂碎片之中,生生恢复了碎片主人生前的模样。

她一阵恍惚。

她想说,亲爱的……你看着我。

她想拥抱她。

以至于那恐怖的吸魂灯迅速迫近时,她也未曾躲避。

她几乎被那个假冒的她吸走了魂魄。

少女再醒来时已经是三日之后。她在纷舞的落樱中醒来,樱树之下萦绕着她千辛万苦收集回来的那些冥蝶。她坐起来,沉默地看着蝶群:那些美丽妖娆的小精灵里,有一只轻盈地落在她的指尖,微微地颤动着翅膀,像是那人亲吻她时颤动的眼睫。

你离开我,已经有三年了。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

 安倍晴明说三天前她强行去与封印之塔顶层的蛇怪战斗,被那其中为蛇怪所控制的幻影摄走了魂魄,险些就再也醒不过来了。她昏睡过去的时间里,一直呼叫着那个名字。大阴阳师和治疗式神们对她的伤势亦束手无措,最后只能将她放置在樱树的冥蝶群中祈愿奇迹。

她竟死而复生。

很久之前的日子里,那人就是她的奇迹;很久以后的如今,那人仍然能为她创造奇迹。

安倍晴明说顶层的蛇怪太过强大,以他们如今的实力恐怕无法轻易通过,不如过些时日再试。她却说,不需要再去击败八岐大蛇了,现在就可以举行召唤仪式。

大阴阳师看着她陷入了沉默。许久以后,庭院里常年沉默寡言的不死占卜师发表了意见:不妨一试。

她说,谢谢。

她说,我感激命运让我遇到了她和你们。

这个雪夜过后,将是她失去她的第三年零一天,也将是她同她的再次相遇之期。

我……想要再次拥抱你啊……

后来她躺在召唤阵里决定将自己的妖魂祭献出去的时候,其实非常平静。

十层塔里的灵魂碎片不可能再被取回来了。虽然安倍晴明没有告诉她这个事实,但她也猜得到。那枚珍贵的碎片已经被蛇怪污染,纵使她将它冒险取回,也已经无法用来激活妖魂召唤。

如今她怀抱着五十分之四十九的她,而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可能有第五十块碎片。

但她自己就是最后的五十分之一。

她身上有着那个青衣女妖怪留在世间的最后一点气息。是很久之前,那人吻她时留下的。

她将把自己的妖魂祭献出去,化作最后一只姗姗来迟的冥蝶,为那人幻化出一个完整的躯体。

她将同她一起获得新生。

她看得见安倍晴明震惊的神情,看得见平日里并肩作战的其他式神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但她甚至来不及说一声抱歉。

我不得不亲手断开这道契约了。

她用妖刀把自己钉死在了召唤阵的中心。青色的蝴蝶群绕着她轻盈飞舞,在愈来愈盛的光芒中将她掩埋。

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她变成了一个透明的过客,从头至尾完整地浏览了自己的人生。从普通的人类生活到被妖刀附体一夜之间化为妖鬼,从与那个讲故事的青衣女妖怪初遇到她二人两情相悦抵死缠绵,再从那人的妖魂漫天飞散到她躺在召唤阵里陷入黑暗。

生命真的又美丽又短暂,就像安倍晴明院子里的一季八重樱;而她,只是那枝上早已枯败的一朵。

等到一切都安静了,她黑暗的梦境里只剩下一点青色灯火摇曳不熄。

她慢慢地坠落进寒冷寂静的深渊。

亲爱的……我好想,再见你一面。

突然有人将她紧紧拥入怀中。

后来安倍晴明的院子里多了个讲故事的女妖怪。

她容貌极美,时常坐在一盏点着青色灯火的灯上在院子里飘然来去。她知道很多稀奇古怪的故事和传说,时常会讲给嗷嗷待哺的小妖怪听哄他们开心,这也终于为姑获鸟减轻了些许工作负担。

她性情很是有些捉摸不定,平日里亦是一副对谁都温柔可亲的模样,看不出什么喜怒善恶。

但这一切都在寮里那个小小的持刀少女面前变得不同。

据其他的小妖怪向姑获鸟的投诉来看,小妖刀不仅拒绝让他们接近青行灯一分一毫,就连平日里他们多听了一个故事都会惹得她忿忿不平,鸡飞狗跳地追着他们满寮砍杀。

小妖刀并非是安倍晴明新召唤出来的式神他们都知道,因而虽然她等级与小妖们差别不大,技能水平却高出了一个台阶,每每都能把其他小妖怪打的吱哇乱叫,哭着去向姑获鸟告状。

姑获鸟也无可奈何。她知道那个幼小的妖刀姬曾是这庭院里最为强大的式神之一,只是因为曾将自己的妖魂祭献给了召唤阵才变成了如今的小妖怪模样。她应当还保留着身为大妖时的记忆,只是心性难免受到幼小的躯体影响罢了。

但纵容小妖刀胡作非为的青行灯并不这么想。

妖刀姬的心性再正常不过了,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一点在她用引魂灯聚回了妖刀姬的魂魄时就已经清楚无疑,这个魂魄里寄托的灵智仍是那个持刀行走四方的冷漠大妖怪,没有任何损伤。

妖刀姬是在生气。

大概是,气自己变成了如今这幅样子,没法更多的占青行灯的便宜吧。

于是小妖刀拖着自己那可爱笨拙的身体,每天都万分辛苦地爬到青行灯的灯杖上,大摇大摆地占据了青行灯怀里最好的位置,睥睨着其他一群眼巴巴的小妖怪。

她连后来被召唤来的小茨木和小酒吞也不放过,每日挥舞着妖刀和这两位未来的大妖在庭院里追打。还没成形的地狱之手和小小的鬼葫芦实力也不弱,却无论如何也战胜不了总在关键时刻护犊子的大妖青行灯。

群妖悲愤。

于是姑获鸟问起来,小妖刀就说是在玩闹;晴明问起来,她就说是在彼此切磋;青行灯问起来,她便伸手要抱抱,然后在爱人的耳边悄悄地补一句——

我在驱逐情敌。

青行灯在她脸上啾的一口。

那你要快点长回来,情敌可是还有很多的。

小小的妖刀姬就用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梨花带雨地望向青衣的女妖怪。她把脑袋埋进对方柔软的胸口蹭啊蹭,最后咕哝了一句什么。

她以为谁都没听见,其实两个人都听的很清楚:

你早就是我的了,谁也抢不走。

春天来了,院子里的八重樱复又挂上一树繁花。

青灯灵火自此长年不熄。

你离开了我三年,你等着我长大用了三年,你和我在一起的日子还将会有三百年,三千年,直到永远。

你是我的。

你也是我的。

————————

新年快乐呀诸君!虽然我来的好像有点晚hh

本来想零点的时候发的,结果零点之前十几分钟脑内才突然出现了一个雪夜独自看烟花的刀妹,一发不可收拾断断续续写到了三点多【期间顺便刷姑姑皮肤……你们懂的

早上暴刷四小时觉得自己马上要退坑的时候总算出了,心头一块石头落地,于是又连着肝了俩小时写完了这篇。

本来是想写成一个长篇的梗,一时兴起写成了这样233有些细节还是没交代清楚,如果以后有机会再补一篇长的吧!明天就是最后一场考试了,后天可以回家啦~寒假优先把天启肝完!放心我不会弃坑的!

新的一年大家也要加油呀,祝欧气满满!刷出姑姑皮肤!抽到灯姐刀妹和其他想要的ssr!

评论 ( 8 )
热度 ( 103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