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Apocalypse [青行灯×妖刀姬] 09

·人设按照网易阴阳师手游,世界观走黑暗向,慎点

·CP为灯刀灯,有些意识流→暴君灯×叛军刀

·存在私设和可能的ooc,致歉

·相信我下章就是车,就是车,是车,车

·拖了快一个月什么的才不是因为这个人太咸鱼呢

· 继续前文戳这里! 【01-02】  【03-04】  【05】  【06】   【07】  【08】目录在最后!感谢阅读!

·bgm 【洛天依原创曲】深红终曲·Desire



Sky 天空

 

“国王陛下,前方战报。”

 

在军务大臣走进大殿的时候,他并没有在银阶上看到本应点亮在那里的鬼灯的光辉。

 

“……抱歉,将军阁下。”

 

“无妨,请讲。”

 

——而从那王座上传来的清冷声音,也并不属于原本的掌灯人。

 

虽然很想询问如今坐在王座上的王国将军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但多年老辣的大臣最终还是收回了自己的疑问。他知那持刀的少女名头上虽是将军,实际上却早已分得这王国的一半,是此间的第二位主宰者。

 

原本的暴君掌灯人在大婚之后便几乎退隐幕后,甚少在人前现身。代替那女人来聆听战报、收集怪谈的人,正是国王亲自任命的将军。若非那鬼灯的光芒还亮着,倒真要让人觉得是这持着妖刀的少女弑君夺位了。

 

但执刀人和掌灯人的行事风格易道殊途。

 

相对于原本的国王来说,因冷漠而冷静,因自持而自制的妖刀少女反而算得治国有方。像是厌倦了杀戮,她虽然仍旧时刻怀抱着那柄妖刀,却再也无人见过她亲手杀人的样子。她会耐心倾听来者的发言,然后给予建议或评价;她也会将赦令从银阶上掷下来,为挣扎于牢狱的囚犯宣读解放的公约。

 

她从暴君爱人手中接过这个千疮百孔、正在分崩离析的王国,此时她所做的一切都像是在尽力去拯救,却又宛如早已知道结局后的无谓挣扎。

 

只因事到如今,这片国土上的所有活物都已身处毁灭的深渊之中。

 

 

就在国王的婚礼之后,纵然分散在辽阔无垠的疆土上,人们也很快都发觉多年黑暗的天空中亮起了星星点点的光;然而,不等聚集在天空下翘首以盼的人群欢呼雀跃,那些光芒便化作了狭长的流线或近或远地降落而来。像是冰蓝色的剑雨纷然划过天空,奇异的尖锐鸣声之中,那些闪着光的痕迹终于在坠毁之前现出了它们的本体——

 

冰流星。

 

那是自天空之上的银河中陨落的星辰,它们裹挟着宛如地狱之中扑面而来的死亡气息和极寒的狂风,以千钧之势朝着地面冲撞而来。

 

第一颗冰流星坠毁在王国的南方。即使相隔千里,在王国的其他方位也能清楚地看到那被萤蓝色冰层包裹着的陨星。它被漫天飞散的冰的流光包围,形态竟是如此的美丽,宛若降临人间的姿态庄肃的女神:以至于在被它的死亡光辉笼罩的人群在四散奔逃时,亦无法自控的朝着天空回望。

 

于是回头的人们便如同那顾念所多玛城的罗得的妻子一般,在陨星触及地面的前一刻便化为了冰柱,因而他们也并不知道随后发生的事情。

 

没有人知道陨星上的冰层和极寒气息在穿越大气层的时候为何没有被剧烈的摩擦燃烧殆尽,但它确确实实地降临到了人间。在极寒笼罩了它所在的区域之后,伴随着尖锐的鸣音和撞击时一瞬间的诡异寂静,大地塌陷下去,又疯狂地龟裂开来,飞溅的尘土和冰屑刹那间就将天空短暂遮蔽。陨星崩裂出的冰片、建筑物的残躯和已化为固体碎块的罹难者在呼啸的气浪中溅射到更远的区域,在幸存者呆滞而绝望的眼神中铺陈在他们面前。

 

那枚陨星就耸立在它制造出的深坑之中。在闪烁着无数冰蓝光雨的夜幕下,那个黑黢黢的影子便如同神为这个即将死亡的世界立起的墓碑。

 

而在人们的头顶上,还有数不尽的萤蓝光芒在闪烁。

 

这个王国确实就要毁灭,这一次不会再有诸如掌灯人那样的存在来力挽狂澜。若说还有谁能拯救,也许只有那不知隐于何处的神了。可纵然恐惧已经蔓延到有活物生存的每一处,叛军的宣言一日复一日的激进,诸如“冰流星是那暴君和她情人引来的天罚,我等将那二人诛杀便可获得拯救”一类,坐在最高位上的那两个人却始终不以为意,王都内是一如往日的沉寂压抑。

 

距离第一颗冰流星陨落已经过去了三个月,在这些日子里又有数颗陨星陆续撞击地面。陨星的降临地点遍布王国的疆域,却唯独不曾选择王都;那奇异的鸣响和大地的颤抖足以沿着地脉爬行到王国的每一个角落,愈来愈浓的绝望化作更加浓重的夜幕,却遮掩不住天空中缓缓降临的死神之光。

 

 

“叛军已经控制了北方和东方共计九个行省,他们近来一直在大肆宣传所谓的‘天罚论’,企图蛊惑更多的平民参与叛乱。”军务大臣微微躬着身,“驻守当地的贵族领主们正在着手平叛,不过……”

 

“不过,有更多的贵族加入了叛军的行列,是这样吧。”这个王国如今真正的掌权者平静地说出了军务大臣未敢讲出的事实,她仍然是一副漠然的神色,仿佛这一切她都早有预料,又仿佛她并不介意情势发展到如今的样子。

 

“将军,您……”

 

“国王陛下已知悉这一切。”王座上的执刀少女起身,“或者说,所有人不是都已经清楚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了吗?”

 

坠落的冰流星,极北而来的冰风暴。虽然人们并未听见爱与死亡的神明曾留下的预言,但是死亡的终局如今早已清晰赤裸地暴露在面前,又有几人真的不知将要发生的一切?愿意相信叛军口中的“天罚论”,顽固而疯狂地呼喊着杀死暴君便可结束这场灾难,说到底不过是毁灭临头时的自我欺骗罢了。

 

“那么大臣,又是什么支撑着你直到如今还在效忠于我?”

 

“你为何没有加入叛军的行列?”

 

久违的幽蓝鬼火突然从王国将军身边亮起,那鬼灯上的女人仍是一副慵懒不堪的样子。她没理会慌张着单膝下跪的军务大臣,反而是先在爱人的颊上轻啄了一口。荆棘的指环在幽光之下映出了一点银辉,掌灯人的脸隐现在黑暗与灯火之间。

 

“现在向着他们倒戈,大概还来得及搭乘通往‘新世界’的诺亚方舟。”

 

“陛下,正如您带来了光明一般,您亦必将再次拯救这个世界。臣等坚信,只有您才是诺亚方舟的旗帜。”军务大臣却是用极其狂热的目光投向了银阶上曾与永夜对抗多年的国王,“那些叛军不过是一群愚蠢的贱民,他们察觉不到末世的真相,只会毫无头脑地喊杀喊打罢了,迟早会自取灭亡。”

 

“哦?”掌灯人似是轻笑了一声,语气中却有三分嘲讽七分悲悯:“竟有人相信我是个‘拯救派’?”

 

“你坚信的究竟是我,还是一个被拯救的幻想?”

 

她从鬼灯上走了下来,一反常态地将那盏幽光波荡的灯握在了手中。就像是女巫举起法杖施展巫术一般,她提着灯缓缓步下银阶:那鬼灯的青蓝光华之中映出了冰流星令人生畏的形影,而在那通透的冰层和厚重的岩石之内,包裹的竟是跳跃的漆黑火种。

 

“正如末世的降临是因为这个腐朽的国度亟待毁灭,冰流星的坠落也源自于人群的恶念。披着冰层般冷酷绝情的皮囊,怀着岩石般坚硬顽固的心,灵魂深处孕育着毁坏一切的恶欲之火,你我如此,众人皆如此。”

 

“我容忍这世界多年,如今已无法再容忍下去;恰好的是,神也这么想。”

 

掌灯人举起了她的灯盏,奇异的鸣音随着鬼灯的突然升高的亮度扩散开来。有那么一瞬间,这座黑暗的大殿仿佛突然不存在了,沉重的星空直接压在此间之人的头顶。那夜幕下坠落的冰流星仿佛近在咫尺,清晰到能看到它的冰层生出细密裂纹,像是涟漪那样一圈圈破碎,岩层宛如经受了刀剑劈砍一般突然四分五裂。

 

而后,黑色的火种迎风暴涨,很快便化为泼天烈火将星空的画卷舔舐着燃烧殆尽。

 

这座大殿又恢复了先前的样子,只是深处其中的、曾经天真的人在看到真相后已经呆滞。

 

“我向着星海发出了我的祈愿,而神已经回应了我。”

 

“神对我说:‘既然如此,就全部毁掉吧。’”

 

国王仿佛是饶有兴致地观察着一心相信着能够获得拯救的臣子面上现出恐惧,而后那张脸上的神情又被犹疑、不可置信和绝望包围。她嘲笑了一声便收起了鬼灯的巫术,重新走上银阶,挽起执刀少女的手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而她的最后一席话仍回荡在此间:

 

“你仍然拥有机会再次选择,是继续相信你的幻想,还是倒戈向必将沉没的诺亚方舟。”

 

“关于末世的真相,叛军说对了一半,你也说对了一半:毁灭确实因我而来,但即使现在就将我诛杀,也无人能够逃过神的裁决。”

 

 

又一次,鬼灯和妖刀都被弃之于地无人问津。

 

“你在说谎。”一反往日沉默冷定的形象,把掌灯人按倒在床幔之间的妖刀主人仿佛有些愤怒,金瞳之中蓄着不满和质疑,“那不是真相。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要用虚假的说辞去欺骗他们,我也不介意你去欺骗他们……”

 

“但我知道我不能让你继续‘这么做’。”

 

“那,你要如何阻止于我呢?”银发铺散,掌灯人仍是盈着笑意望向爱人那星辰般璀璨的眼瞳。她美艳的躯体此时此刻像朵含苞待放的花,正在等待着她选定的那个人以指尖轻触来见证盛放的一瞬间。

 

“我知你所想的一切。”她似乎有些急切地吻上了爱人的唇,耳鬓厮磨灵肉相融之间她低声祈求:“求你……让我和你一起去承受。”

 

“或许我才是一直以来的弱者,请你……请你不要……”

 

“不要抛弃我。”

 

在王都之外,一颗冰流星刚刚坠落。可这一次随之而来的不再是弥散开来的极寒风暴,而是迅速蔓延的黑色火焰。它掠过的地方的一切都被焚为灰色的遗烬,所有的活物都在烈火中无声地化作黑白的光影。

 

王都终于成为了末世毁灭的洪流中最后的孤岛,被冰与火的地狱合围。



Autocrat 独裁者  (√)

Paranoia 偏执狂  (√)

Onlooker 观众  (√)

Castaway 弃子  (√)

Allurement 诱惑  (√)

Lantern 灯  (√)

Yard 庭院   (√)

Prophesy 预言  (√)

Sky 天空

Elegy 挽歌


Apocalypse 天启


评论 ( 10 )
热度 ( 57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