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灯刀灯/狼草]今天的庭院也有不得了的新闻呢

是小甜饼——!
短打·摸鱼·ooc属于我·宛如弱智的儿童节贺文
灯刀灯/狼草/微晴博晴
欢脱/神经病向/没有正经剧情

“超大新闻!”

领着一众打野式神归来的安倍晴明一只脚刚踏进院子,就看见举着巨大蒲公英的小草妖兴奋地迎面扑来。他抬眼在院子里扫了一圈,嗯,白狼不在。

“我说,萤草啊……”

“什么事什么事?”“是茨木童子和酒吞童子要开打了吗?”“大天狗不掉毛了吗?”“不对不对,一定是隔壁的博雅大人又给晴明大人送东西了吧!”

安倍晴明平静且冷漠地看着身边的一众式神瞬间沸腾了起来。

“不是不是!”小草妖在众多目光的聚焦点上欢喜地转了个圈,“超大新闻是说,青行灯大人要和妖刀姬大人结婚啦!”

寂静。

安倍晴明眼睁睁地看着山兔从魔蛙先生背上摔了下来被孟婆眼疾手快地接住,椒图没留神不小心被贝壳夹了尾巴尖,就连一直冷漠不语的雪女都朝这边投来了一缕目光。

“我说,萤草啊……”

“这是真的!是青行灯大人亲口说的!”小草妖原地蹦跶了两下,似是怕别人不信,又续道,“才…才不是因为白狼姐姐答应过我,要是那两位大人修成…修成正果,就答应和我……”

寂静。

被接连无视的大阴阳师咳嗽了两声,正准备说些什么,就听着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小草,你在…和晴明大人说什么?”

不偏不倚的,刚刚练习完箭术的少女提着弓出现在门外,身后的箭筒里还零落地剩了几支羽箭。众人的目光不分先后地落在她身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让一向爽朗稳健的白狼也有些慌张。

“啊啊啊啊!我才没有说过和白狼姐姐的约定呢!啊啊啊啊才没有呢——”说了不得了的话还刚好被当事人撞见,蒲公英少女的脸颊红了个彻底,羞恼万分地冲出了门去,很快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啊……抱歉,晴明大人。我,我先去追小草……”还算理智的白狼很快就回过神来追了出去,徒留一众式神面面相觑。

“……刚刚萤草说什么来着?”

“好像是青行灯和妖刀姬……要……”

“结……结婚?!”

萤草和白狼的暂时离开并没有让院子里平静下来,因为很快大家就发现了刚刚萤草话语中的重点。八卦的热度几分钟之内就水涨船高,话题中心围绕着那两位似乎早就该走到这一步的大妖进行了万花筒一般的发散,几圈之后安倍晴明就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进度了。

诸如“早就不止一次地看见青行灯晚上飘进妖刀姬的房间”,“上次出去打御魂,青行灯不在妖刀姬就不肯暴击”,“听说青行灯大人能对妖刀姬大人身上的每一道旧伤痕都如数家珍”,甚至还有“大早上从门外经过意外地看到妖刀姬大人在给青行灯大人束发”……

所以为什么后面这些自己平时都不知道?!

大阴阳师觉得,为了庭院的幸福和平安京的稳定,他得说点什么终止这个越来越糟糕的话题。

“咳,大家停一停,”他说,“也许她们只是纯洁的朋……”

“……晴明大人?”

安倍晴明看了刚刚从樱树那一边转出来的、八卦头条的其中一位主角一眼,冷静且从容地把后半句话吃了下去。

妖刀姬还是那个妖刀姬,只是她今天手里不仅没提刀而且拎了盏看起来十分眼熟的灵灯,只是她今天不仅没戴帽子而且用来束发的是和灵灯看起来一样眼熟的幽蓝花饰。

庭院里再次寂静了。

此情此景之下安倍晴明其实很想问一句“你究竟是谁把正常的妖刀姬放出来”,不过他最后说的是另一句话:
“我是说,你们是纯洁的恋人关系。”

“十分抱歉对大家造成了困扰,”妖刀姬朝着众人欠了欠身,“其实事情不是萤草说的那个样子……”

式神们再次面面相觑,安倍晴明在复杂的众多目光中读出了“本来以为能吃喜糖了呢”般的遗憾,“真可惜为什么这只是个误会”般的懊恼,以及“也许以后会有更刺激的发展呢”般的期待。

大阴阳师觉得,托那两位姬里姬气的大妖的福,他今天重新认识了自家院子里的式神。

这时另一个声音悠悠地飘了过来:“因为我们已经有孩子了。”

他转过头,看见散发披衣的青行灯从里屋走了出来,手边还牵了一个抱着把迷你妖刀的小妖怪团子。

安倍晴明睁开眼的时候,觉得这个梦真是糟糕极了。

还好只是个梦,他想。

要是那两位大妖真的有了孩子……啊,想来他一定会立刻念一句球球牛力脊肉驱驱邪吧。

今天该去打针女了,他又想着,会做这种梦…可能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吧。

等到安倍晴明穿好衣服甫一推开门,举着蒲公英的少女便欢喜地扑了上来——

“超大新闻!”

大阴阳师头疼地按住了太阳穴。

“萤草啊……你该不是想说,青行灯和妖刀姬要结婚了吧?”

“什么?”小草妖不明所以,“晴明大人,您…为什么会这么说?”

“那你的超大新闻是……”

“青行灯大人和妖刀姬大人用妖力融合化生的小妖怪今天成功凝聚了妖魂呀!而且白狼姐姐…白狼姐姐已经答应和我……”

“停一下,”安倍晴明道,“所以就是说,她们两个……”
小草妖开开心心地转了两圈:“有孩子了呀!”

这时,对话里的两位主角已经像掐好了时间一样精准出现在萤草身后,安倍晴明一眼瞥出去就见灯上的银发女人在妖刀少女的颊上落了一个吻。一只玉雪可爱的小妖怪团子正迈着小短腿在这两位大妖身边转来转去,依稀可见与青行灯同色的银发和一双金泱泱的眸子。

像是察觉了大阴阳师投过去的深沉目光,青行灯挥了挥大袖当做打招呼,妖刀姬则朝着安倍晴明行了礼。

青行灯把小妖怪团子拎起来放在了灯杖上,妖刀姬就开了口:“晴明大人,萤草是来邀请您参加她和白狼的婚仪的。”

“至于我和灯……”这素来冷漠宁定的大妖露出了一个极为罕见的温雅笑容,“也很快就要到纪念日了呢。”

“可别在那一天也忘记了哦,晴明大人。”青衣大妖又补充道。

“啊……”大阴阳师看了看自家姬里姬气的三个式神,克制住了念球球牛力脊肉的冲动,最后故作冷静道,“我知道你们是纯洁的恋人关系了。”

“所以,要天长地久啊。”他笑道。

萤草:灯刀大法好!
白狼:刀灯生一堆!
我:狼草超级萌!百合最棒啦!

评论 ( 6 )
热度 ( 92 )
  1. 時之溯行者·晓美焰鱼半青 转载了此文字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