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大概是永夜王国在另一条世界线的童话故事

非灯刀相关,非同人。

毕竟之前也没想过自己真的会第二次写永夜王国的故事,是吧?



从前有个国王,他长得很丑,所以很怕被别人看见他的脸。


好在这个国家的昼夜是混乱的,国王登基以来就没有过白天。乱纪元的夜寒冷黑暗又看不到尽头,因而并没有人看清过国王的脸。就算是有少数人意外地看见了,他们也很快就会被国王下令悄悄杀掉。夜里实在是太黑了,所以即便总会有一些人莫名其妙地失踪,人们也不知道这些人去了哪儿,更不会知道他们遭遇了什么。虽然偶尔也会有人提起,但这些很快就能被国王的亲信压下去——于是,王国就在这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阳光为何物的懵懂中继续着它平淡无奇的故事。


国王本以为他的统治可以永远持续下去。可他却在某一天意外地得知,乱纪元的夜很快就要结束,一个有着稳定昼夜的恒纪元将会取而代之。国王听后很害怕,因为他知道太阳出来以后天就会亮,没有了黑夜的遮掩,他的臣民很快就会发现他的脸竟是如此丑陋,而曾经被他悄悄埋葬的那些人也很快就会被重新提起……太可怕了,这一切若是真的发生,他就再也做不了国王了。


国王非常着急,他很快就召集了他的亲信们,所有人聚在一起绞尽脑汁地思索着该如何阻止白昼的到来。但是王国的大星官说过,纪元与昼夜的更替被宇宙运行的规律所控制,无论怎么做,人都永远不可能阻止太阳从东方升起。


国王感到了惊惶和恐惧,但他仍然坚持说:“不可能!只要我想,黎明的光就永远都别想进犯我的领土!”


可是他的臣民们已经不可避免地听说了恒纪元将要来临的消息,这个话题在人群之中很快传开了。人们讨论着从未谋面的光明,更是惊讶着国王为什么一直不愿意承认这件事,揣测着国王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渐渐地,有一些曾经知晓部分真相的人开始出来说话了,他们有些是过去被杀的那些人的朋友和家人,有些是目睹过真相却始终不敢开口的证人,也有些是从书本里知道白昼是什么样的普通人。他们一点点地揭露着黑夜之下掩藏的真相,在民众之间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国王更加害怕,于是变本加厉地命令亲信去镇压那些人,把说出了真相的人想办法处理掉,再时不时翻翻过去黑暗纪元的旧账转移话题。即使国王的这种做法使得人群之中一片哗然,但更多的人还在犹豫着、怀疑着他们看到的真相,还在试着相信如今的国王。


当然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王宫里关于如何阻止白天的讨论也并没有停止。


一天两天过去了,一周两周过去了……臣民们在真真假假的消息里徘徊不定,不知道该选择相信谁。他们中有的人选择起义反抗,虽然很快就被镇压;有的人选择相信国王,可是又对温暖明亮的恒纪元有着本能的向往。恒纪元来临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国王知道,他快要压不住这一切了;而且,他仍然没有找到阻止白昼到来的办法。


有一天夜里,国王撞见王宫里一个对恒纪元将要来临的消息深信不疑的小倌在给其他人讲述白昼的美好。这小倌说的话句句都挑动着国王多日焦虑的神经:


“你们知道日出的时候是什么样吗?听说笼罩在我们头顶的黑暗和寒冷都会在那光芒的照耀下烟消云散!”


“你们听我说呀,到时候一切都亮起来了,就能看清大家都长什么样啦!”


于是当他说到“天就要亮了呀!”的时候,国王从墙角那面转了出来。他看了看期期艾艾的小倌,对身后的军官说道:“妖言惑众者,杀无赦。”


小倌的惨叫声在深黑的夜里一路远去直至再也听不清楚,王宫里的仆从们在国王的目光下瑟瑟发抖。他们再也不敢提及关于恒纪元的事情,每当有人问起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会说,“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白昼,夜里不是挺好吗?”


国王听了这些以后频频点头,若有所思。最后他面露喜色道:“好,说得好哇,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白昼啊!”



几天之后,第一个卜出恒纪元将要来临的大星官被吊死了,就在王宫前的广场上。


大星官的尸体死不瞑目地吊在国王身后的刑架上,而国王神情轻松地让大臣宣读了审判大星官的诏书。那里面说,大星官捏造恒纪元将要到来的虚假消息并放任它在国内四处传播,严重影响到了国王本人的声誉和社会的平安稳定,已经是极其严重的罪行。经过各方研讨,一致决定将大星官处以死刑。


就在人们交头接耳的时候,一个年轻人忽然挤到了人群前方。他奋力挥舞着手臂,大声质疑:“陛下,你们是何时研讨,又是请了哪些人怎么给大星官定罪的呢?若是‘一致决定’,我们为什么不知道呢?”


国王没说话,一旁的大臣微笑着开了口:“陛下的臣民成千上万,难道还要请每个人都来参与定罪不成?”


“大星官是我的老师,他老人家一辈子都在为观星事业做出贡献,怎么可能平白无故地传播谣言!”年轻人不甘示弱,“我们不相信!”


“孩子,不要用你所见的冰山一角来推断事情的全貌,你又怎么知道你的老师有没有偷拿过国王陛下的拨款,有没有和外边的蛮子勾结危害国家安全?”大臣却仍是微笑着循循善诱,“如今他已经伏诛,这事便不必继续讨论了!你这是在诋毁国王陛下!”


“你们是在胡说!有证据吗?你们倒是拿出证据来……我们不会忘记这件事的!”那年轻人被士兵推搡着在众目睽睽之下拖了出去,却自始至终都在哑着嗓子大叫,“醒醒啊大家!大星官不是这样的人,他们凭什么说了几句话就要杀掉一个无辜的人!”


最后他的声音也像那个数日前被杀的小倌一样消失在了黑夜里。可不同以往的是,这一次人们都听到了他的呐喊:


“昏君!你就是割了所有人的舌头,也阻止不了太阳从东方升起!”


后来有人听说,当日被拖出去的年轻人联合其他几个朋友搞了个调查结社,一直在多方调查大星官之死的真相。他们搞过几次集会,试图向人们公开一些调查得来的信息,但后来都被闻讯赶来的士兵捣散。


后来有人听说,这年轻人四处奔走试图寻求贵族们的帮助,他的家人受他的牵连不得不东躲西藏,就连他所在的教会学校都把他开除了学籍。他在公众面前露面的机会越来越少,有几次甚至被揍得血流满面。


后来,人们好一段时间没听到过他的消息。


最后有人在王都外的一个贫民区遇到了这个年轻人。人们看见他的时候,他口中流着血,竟是真的被割了舌头,一双被刺瞎的眼里还不断淌着浑浊的泪。若是有来人问起发生过什么,他就在沙地上用竹棍颤颤地写字。


毕竟曾是大星官的学生,即便是眼睛瞎了,他写出的字也仍能清楚地分辨:横竖左右,都是“太阳”二字。

 


那个曾经公开质疑过国王的年轻人很快就被大家遗忘了,至于他的结局其实也并没有多少人关心。日子看起来还是很寻常地过着,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虽然仍然有大星官的故交在努力宣传着有关恒纪元的事情,但在严格的监视之下,他们的努力并未取得更多的成效。


可就在人们开始渐渐淡忘恒纪元将要到来的这件事时,又有两位著名的学者在集会上被士兵带走了,罪名仍是宣传虚假信息和诋毁国王。或许是出于仁慈,这一次国王并没有下令处死他们,只是“谈了谈心”后就释放了他们。


只是这两位学者从此以后便从学界隐退,再也没有出现在公众视野里。


也有人想像那个被割了舌头的年轻人一样去调查和揭露这其中秘而不谈的真实缘由,只是他们很快就都销声匿迹了,没有原因。


这个王国里像是有个看不见的魔鬼正在悄悄吃人,每一个曾经或正在试图寻找真相、迎接恒纪元的人只要在深黑的夜里露出一点点光,就会立刻被循迹而来的恶鬼吞食。他们或是呐喊到一半的声音或是尚未出口的话语都被按灭在喉咙里,一只只无形的手掐住人们的脖子要他们立刻闭上嘴。


恒纪元的梦想在这无边的、看不到尽头的黑夜里成了幻灭的烛火,有人围着它取暖,有人远远地避开;有人甘愿以身投火换取它烧得更旺,也有人寻觅着机会试图将它彻底掐灭。


第一个站起来说出恒纪元将要到来的大星官已身死多时,他的学生和故友也大都再也无法开口说话;看见了真相的人被刺瞎了眼睛,看见看见了真相的人遭遇了什么的人选择永久地沉默。人们还记得自大星官之死开始到后来发生的一切,却没有人再敢站出来大声质疑和呐喊。


原本能说话的人大多再也不能说话了,原本能看到光的人再也看不见光了。


“哪儿有什么恒纪元和白昼呀?夜里就挺好的了,别一天到晚想没用的!”

“可那不是大星官说过……”


“听他胡扯!那个老不要脸的,不知道吞了多少拨款,还想着联合外边的蛮子破坏咱们的国家!”


“大星官那时候为咱们可做了好多事儿啊,就连外边的蛮子前一阵子都还在为大星官表示哀悼呢。”


“蛮子?和蛮子比?咱们可没在天天打仗!陛下说过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恒纪元什么白昼,那就是没有,老是和陛下对着干,你算老几?”


“你见都没有见过,怎么能说就是没有?”


“嘁,恐怕只是因为你想,才觉得会有罢了!”


国王恰在此时路过。他坐在马车里听着路边的对话,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催促着车夫快些回王宫去。他眼前所见仍是无边的长夜,虽然他自始至终都很清楚大星官的话没有一句是假的,恒纪元真的就要来了——但是这已经没有关系了。


 

在恒纪元来临的前一天夜里,国王召集起了他的臣民们,并为他们颁发了礼物。


“来吧,我的子民们:戴上这个!”


他挥舞了一下手中黑色的布条。那只是很普通的黑布裁成了与眼眶同宽的长条,但国王微笑着举起它的时候却像举起了神谕般庄肃和自信。


人为什么不能阻止太阳从东方升起呢?


只要让所有人都相信这世界上没有太阳,不就可以了吗?

 


国王从他欢呼着的臣民中满意地穿行而去,他笑容满面,由衷的快乐几乎从嘴角边一直堆到了眼尾。他看见恒纪元的光芒从地平线的那一端升起,但他身后的臣民都在蒙着眼睛朝他叩拜。


这时他的面前传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陛下,您为什么没有穿衣服啊!”


国王惊怒交加地朝说话的人看去:那是个看起来很普通的女孩子,但她是在场唯一没有蒙眼睛的人。


女孩把黑布条攥在手里朝着国王笑了起来:“陛下,我来给您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个国王,他长得很丑……”


“所以,他很怕被别人看见他的脸。”



评论 ( 9 )
热度 ( 11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