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龙凤/虹蓝/雷亚 最近咸鱼爆肝叠加态
墙头无数,万花丛中
头像来源:古早微博太太 《宿命论》同人
封面来源:微博@恨水君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丹球】寄给星星的信 05

·说明懒得写啦,看前篇吧

·前篇:【01】 【02】 【03】 【04】

·推荐bgm   Release My Soul





记录编号:F201-STELLA1215 NO.0627

时间:创世历XXXX年7月20日 07:45:07

文件类型:系统日志

记录者:STELLA1215

系统状态:正常

能量剩余:95%

所处位置:凹凸大厅,中央控制室

温度:26.3℃  湿度:51%

已完成任务:第七数据库例检

待进行任务:赛程监控

备注:

又是一个美好的早晨,这里一切宁静。

虽然对于我来说,所有日志的开头都可以这么写,因为工作每天都是一样的……但我还是想尽量换一些词汇。是的,我是说“词汇”……或者说“修辞”。

我当然知道啦,我的芯片类型不属于高智慧型,学习不是我擅长的事情,可还是想试试看。像丹尼尔大人那样流畅地演说,我大概是做不到的——虽然他也从来不对我使用他在语言方面的天赋——可那也是他身上的众多才华之一啊,令人艳羡。

丹尼尔大人这样明亮的存在,单单是接近他都已经用尽了我的幸运呢。他那么好,那么强大,是神明大人派到人间来的大天使,自然也是完美无缺的存在。我这样的小裁判球,只要能看到他身上的光芒就足够啦。

……

所以还是记点开心的东西吧!

早上浇水的时候发现龙舌兰的叶子好像又厚了一点,颜色也更浓郁了——事实上,这是一种很让人省心的植物,绝大多数时候就像我一样没有什么存在感,但又可以悄悄地过得很好……可它一直没有开过花。我是不是该偷偷调用主系统的网络去查查资料呀,丹尼尔大人应该不会在意的吧?

对啦,今天还要继续做工程呢。昨天没在大厅值夜班,也没有机会使用数据库,看来今天得快点完成任务补上昨天的进度,不然到时候赶不及了就糟了呀。

 

22:19:36 附件补充:<未命名 v142>

 

 

记录编号:F201-STELLA1215 NO.0675

时间:创世历XXXX年8月5日 22:16:52

文件类型:系统日志

记录者:STELLA1215

系统状态:正常

能量剩余:76%

所处位置:凹凸大厅,维护中心

温度:27.7℃  湿度:48%

已完成任务:系统例检

待进行任务:无

备注:

哇……总算赶着时间回来了,再晚一点就要被定时侦测程序发现了。

……偷偷记的日志应该不会被系统智能检测吧,我相信丹尼尔大人不会指派系统去做这么奇怪的事情的。

好!那么总结一下今天的成果吧!

丹尼尔大人终于答应外出执行任务的时候带上我,这可是我上次勤勤恳恳连续加班了一个星期才换来的——当然,这不是丹尼尔大人跟我谈的条件,是我自己对这样冒昧无礼的请求的补偿。裁判系统的轮班制本来也是丹尼尔大人制定的,虽然他平日里不喜欢多说这些,不过我们都知道是因为他很关心我们啦!

所以当我把偷偷加班的考勤记录拿给他看的时候,差点挨了一顿批……

但我还是如愿以偿地在丹尼尔大人执行任务的时候拿到了他的助理职位!就算我只能帮忙采集一下数据,但欣赏一下丹尼尔大人战斗的姿态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呀。

我们忙了大半天的时间,几乎沿着第一赛区和第二赛区的边界走了一遍。丹尼尔大人丝毫没忘了我是个小短腿的事实,所以大部分时间都是把我揣在怀里直接走飞行路线的。

……丹,丹尼尔大人的怀里……是真的很暖和啊……

由衷地希望我的伙伴们没有看到这些。

……

 

分了一下心,好像就忘了要接下来要记什么了。这是个糟糕的现象,我的记忆芯片可能该报修了,对于机器人来说“忘却”是最不该出现的事情。我们的记忆稳定而可靠,就算我现在调取记忆存储,都还能找到最开始的记录呢。

其实,丹尼尔大人好像也有些健忘。有些事情隔天去问他,他就会当做一个新的事项来处理。丹尼尔大人偶尔会讲讲我诞生之前的事情,只是从不提起从前那些参赛者的名字,很多时候讲着讲着又会被突发事件打断,等到下次他再讲起的时候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不过没关系,能听丹尼尔大人讲些比赛事项之外的东西,本来就很不容易。只要丹尼尔大人愿意,怎样都可以!

我的小龙舌兰这两天好像在朝着天长,叶子中间又生了乱七八糟的新芽,不知道是不是不满于花盆太小……一切事实说明,我该去积分系统买个新盆了。

上次说要去查资料库,结果为了加班又忘了。我的记性变得这么差,总不会是被丹尼尔大人传染了吧……果然还是等我补完最近耽误的工程进度再说好啦!

向不知道睡了没有的丹尼尔大人偷偷道一句晚安。

 

 

 

中央控制室里的裁判球们发觉,最近一个月以来的丹尼尔大人工作的时候好像经常心不在焉。


他们的裁判长有时会对着一盆画风奔放的龙舌兰发呆,有时会在终端上涂涂画画,像是在复原什么场景的构造图。更多的时候,他会一反常态地独自在已经基本没有参赛者的第一赛区巡视,却从不提及缘由。


也有负责清洁工作的裁判球路过工作间的时候偷窥到桌上未完成的积木作品,却发现那不同于裁判长一贯简明流畅的风格,像是在力图表现某些细节却又挣扎着难以把握清楚。黑白的小方块杂乱地堆在一起,如同被打散的拼图;而这一反丹尼尔平日里干净整洁的生活习惯。


这样细微的变化并不能让裁判球们解读出什么信息来,它们的芯片组里没有置入完整成熟的“人格”。于是它们只是毫无头绪地私下讨论了一番,很快便归咎于“丹尼尔大人遇到了工作上的麻烦”,决定各自埋头苦干来减轻裁判长的负担。

 


丹尼尔当然不知道最近裁判球的工作效率忽然变高是因为这种事情。


在等待秋调查乌拉诺斯之海事件的日子里,他每天都在按时读取倒序解锁的系统日志。丹尼尔以前从来没想过裁判球会在系统日志的备注里写日记——当然也从来没有裁判球这样做过——而且这些日记读起来竟然还很有意思。


他专门检查了其他裁判球的记忆芯片,意料之中地没有找到类似的东西。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如今的裁判机器人是他依照神的设计改良过的版本,他很清楚那些芯片的性能……


为什么丝黛拉和其他人不一样呢?


按时读取系统日志已经变成了他的一项日常,半个月之后他就有了一种自己在追日更小说一样的微妙感觉,只不过这小说是彻彻底底的倒叙笔法,他预先知道了结局,然后在不断前推的时间线里寻找线索推测起源。


更多的时候,这部小说又可以带给他各种疑似挖宝的惊奇感——比如说他按图索骥地在某个角落里找到了她日记里那盆叶片疯长的龙舌兰,又尝试了一下搂一只裁判球在怀里观察后面会发生的事情……


果然都喜欢被他抱吗?连电路都高频过载了。


他单一的纯白色的生活里终于有些乐趣姗姗来迟,虽然这唯一的乐趣还建立在他失去了她的基础上。可他读到的日志越多,就越想知道起源,就像好奇那盆龙舌兰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房间里,就像忍不住猜测他房间穹顶上那些垂下来的星星帘子究竟从何而来。


他沉下心绪的时候,仿佛身边的每一处都有着她的幻影。那些读过的日志不会再有第二次生命,她借着这些单薄的文字记录在他的记忆里逐渐复生,却又不断地被焚毁。


那么在回忆的终点等待着他的,究竟是他所探寻着的开始,还是一片冰冷的余烬呢。



第一次倒着推剧情讲道理我自己都很害怕……【

附件的事后面慢慢讲x

评论 ( 6 )
热度 ( 17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