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番外篇①[关于梦境][赛尔号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番外篇是对正文的一些补充说明~此篇里有麒麟出现(´・ω・`)
番外2暂定龙凤继续秀,然而还没有产出,最近肝过了,没蓝了(

[梦·番外篇1] 关于梦境

“所以呢?最后和妖皇那一仗怎么搞的?”一身红色战袍的年轻男人相当慵懒地靠在六角小亭的一根漆柱上,手里端着个茶杯漫不经心地抛来抛去,“你可别告诉我,你就是蹲在那等着你夫人过来劈了他的。”
“很可惜,事实就是这样。”外衣穿的极其随意,就像是随便抄起来一件披在身上一样的龙族男人讲话的语气也是随意得让他对面的人想一巴掌糊他脸上,“还有,把杯子给我拿好了,那是冰裂纹白瓷的。”
“如果你不想把麒麟神殿当给我的话。”
“啧!有那么夸张?老青虫你讲话不要太过分啊。”嘴上犟着却还是乖乖端着杯子回到了桌边坐下,红袍男人又没忍住赞叹了两句,“老青虫你这好东西就是多啊,冰裂纹啊,还有这个像我家那些仙草一样绿的什么茶…土豪做朋友不?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跟你族里的年轻人们一样也喜欢出去抢了黄金藏在洞里抱着睡觉啊?”
“……阿瑞斯,我觉得今天你的话有点多。”眼底金芒一闪而逝,红袍男人还没看见对面的人有什么动作呢,杯中茶水已经悄无声息地凝成一支透明利箭,尖端正指着他鼻尖。
“嗨嗨嗨!亲爱的你冷静点!”堂堂麒麟神一秒转换口风不要cd,“我这是夸你呢!我夸你茶泡的特别好!”
阿瑞斯知道,不同于占绝大多数的龙族族人,龙族一脉重要的始祖之一青龙之神,也就是面前的苍魂,并不是生有双翼热爱宝物的西方巨龙,而是只存在于古老东方传说之中的神龙。所以很自然的,有很多地方他都和他的族人们不太一样。比如,这座名为神殿的青龙神殿,更像是古朴的山水园林。他们坐着喝茶的六角亭外就是一方荷塘,粉白花朵与翠郁莲叶之下还有着几尾锦鲤轻灵游动。
指着阿瑞斯鼻子的利箭重新化为一汪翠绿的茶水落入裂纹曼妙瑰丽的白瓷杯中,没有一滴洒出去,甚至还冒着热气。而坐在阿瑞斯对面的龙族男人眼皮也没抬,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与他无关。
老狐狸……阿瑞斯心中滚起了键盘,脸上却是笑的和蔼:“所以继续刚才的,妖皇的这个梦境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以你的水准,进去一次就该知道的差不多了吧?”
白皙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扣了扣,苍魂也是没吐槽阿瑞斯的强行转换话题,“嗯,这个梦境和他以前做出来的不太一样,真实性非常高,因而他自己也无法完美掌控。我估计不全是他自己的法术做的,大约是浅层复刻了一个平行世界。”
“可惜他自己对这个世界的了解也没那么深,搞一个不同世界的梦境是为了更好的困住你们?”
“是啊,实话说这个梦境也算是杰作了吧,几乎已经是一个独立运行的世界了。而且对进入梦境的人来说,消除并伪造记忆这种事情真是过分啊。”
“可是听你的描述我真觉得你适应的挺好的…别动手,我夸你呢!”
“你要是觉得好玩我明天就去找妖皇谈谈,他会很乐意把你扔进去的。”金瞳的龙族之神翻了个白眼。
“你怎么越来越像你家夫人了呢?!”阿瑞斯瞧着他那副神色,痛心疾首,“以前那个温柔似水彬彬有礼的男神苍魂呢?!”
“说什么呢,我怎么不是男神苍魂了,只不过对你不需要保持那个样子罢了。”苍魂微笑起来,接下来声音骤然沉敛温郁了起来,名酒那样的金瞳蓄满了莫名的情绪看向阿瑞斯,“原来,你想要那个样子的我?”
“……滚滚滚,本座对狐狸男没兴趣!”
“啧,那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嗯?”仿佛计谋得逞,苍魂面上的笑容越发浓郁,“还是喜欢男人嘛,白虎那样的…猛虎男?”
“……”麒麟神大人噎住了,恶狠狠地瞪着对方,“苍魂你个死基佬!我看是你喜欢老爪子吧!”
“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我想想啊,我大概是咱们几个人里最早成婚的吧?”慢条斯理地重新续了茶水,苍魂却是相当平静,“你一个媳妇不知道在哪个旮旯角的人,居然指责身为人夫的我是基佬,良心呢?”
“被你吃了!”
“怎么跟小孩子一样,随便生气呢。”
“苍!魂!”阿瑞斯怒而拍桌,刚想动手却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腕。略一探查,阿瑞斯却是也笑了起来。
“你说,我要是告诉你家夫人你在梦境里掉了三分之一的灵力,明天我还能不能看到完整的你呀?”
此话之下苍魂终于没再还嘴。两双浓淡不同的金瞳相互对视了片刻,到底是苍魂先投降:“好吧,你赢了,说吧想怎样?要那株黑白双生牡丹还是上次你盯着的那个青花瓷盘?”
“没想怎样,你先把事情给我讲清楚。”阿瑞斯却是有些严肃,“你是不是在那里面用了什么大招?”
“什么大招,你想多了。”对比阿瑞斯,苍魂反而是一脸的不在乎,“你当妖皇的梦境不压制灵力的啊?我倒是想用一个直接把他法术破了,用得了吗?”
“你糊弄得了我?”阿瑞斯也翻了个白眼,“你藏的不错,都没叫你夫人发现,不过我是什么人,你给我讲完那些事我就猜到了有问题,也就你家夫人比较单纯叫你骗过去了。下降三分之一的灵力,难怪你最近窝在这不出门,叫妖族魔界那些人知道了是没什么好。”
“就是神界的人知道了也不行。”
“哦…你说的没错。老青虫,你怎么树敌这么多啊?你还活着真是生命的奇迹啊。”阿瑞斯啧啧赞叹,突然又反应了过来,“你别试图转移话题,老实告诉我怎么回事?最后破梦的时候有猫腻吧,跟我隐瞒了什么细节?”
麒麟神性格是比较开朗豪放,不过心思细腻也是他的重要特征之一,什么事叫他发现了不对,后面就迟早得露馅…苍魂头疼地想着,怎么把这个忘了。狐狸男明明也要算他一个的来着。
“行了行了我都告诉你,别瞎猜,也别给我出去乱说,凤凰儿那更不行。”龙族男人颇有些头疼地揉了揉额角,“我在那里面确实只能用不到两成的灵力,凤凰儿一时半会儿也没法完成觉醒,而且妖皇也很好心地告诉了我,时限到了还没破梦的话就真的要被困在那了。我什么身份啊,族里多少事儿啊,给他困在那破地方做那么久数学能行吗?所以我早就准备后手了…”
“你的后手就是最后期限的那一天跟他硬来,强破梦境是吧?”阿瑞斯恨铁不成钢地瞪着依然是一脸无所谓的苍魂,“别逗了好吗这算什么啊?我知道你打架能的不行,可妖皇就算也不熟那个地方,人家作为梦境主人至少也是能用五成灵力的吧,你跟他硬来?你以为是现实世界的公平对决呢?没事瞎作迟早会死的你别怪我没警告你啊!”
“说什么呢,我活的好好的,你咒我啊?”
“少了那么多灵力还不算作死?!”
“是是是你说的都对,不过有一点我得纠正你,妖皇能调动的灵力不是五成是七成。”
“……你!苍魂!下次真作死了我会在你坟前蹦迪的你信不信!”阿瑞斯气不打一处来,“所以你违逆梦境法则,用秘法强行调动更多的灵力,梦境破了以后灵力就被反噬成了这样?”
“你这不是都猜到了吗还问我做什么…”
“卧槽!掉灵力的是你不是我!怎么好像我比你还着急?”
“证明你心里有我呗。”
“呵呵,你闭嘴吧,我给炽凰发个通讯。”
“住手阿瑞斯!你到底想怎样我听你的!”
提到自家夫人就认怂…阿瑞斯觉得苍魂这副样子要是给他那些仇敌还有粉丝团们知道了,恐怕世界观就得倒过来了。
“苍魂你别作死了真的,我为你好。”阿瑞斯叹了口气,他本来也就没打算把事情告诉炽凰,“本来那个梦境就是针对她的。以你那狡猾,妖皇能随便把你这么装筐里?你是自己跑进去的吧?而且你恢复的比她早太多了,梦境又不针对你,想出去那是分分钟的事,有最后那情节明明是你自己的设计。”
“其实你先从梦境出去,把妖皇和天邪那个混账玩意儿揍哭,法术一样能破,你一样救得了她,干嘛要做这么不智的事情?掉灵力很好玩吗?如果不是她最后突然觉醒替你砍了妖皇,你灵力得多掉多少?真成那个层次的话你还好意思占着神的称号吗?
“你知不知道,盯着你时刻准备动手的人有多少?”喋喋不休到最后,阿瑞斯也是叹了口气,“你们族里本来就乱,你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容不得你胡闹。”
“而且,我们会心疼。”
“别把事情说的那么糟糕,一点灵力而已,随便修回来。再说,我又不是孤家寡人,还有你们呢。”终于收起了之前满不在乎的欠揍脸,苍魂又重新微笑了起来,“你说的对啊,那个方法是行得通,但我怎么能放心呢?”
“梦境本就是针对凤凰儿,而她对付这一类法术的经验不多,妖皇又亲自跑到梦里虎视眈眈,就算是有我在,也差点就…”他淡淡地续道,“我怎么能安心把她一个人丢在梦境里?那是我夫人,我必须要保证她毫发无损地出去。你说得对,我要守护种族,但我要是连我夫人一个人都保护不好,又还能做到什么呢?掉一点灵力算什么,我最后还是做到了我想做的事,这就够了。”
“如果她有个什么闪失,我就是有千倍万倍的灵力,又有什么用处?灵力可以修回来,我的凤凰儿却是唯一的。”他转着手中的茶杯,目光落在一旁塘中的鲤群身上,隐约地闪烁着一点漂亮的金色,“她觉醒不觉醒无所谓,反正有我陪着她。”
“……好吧,我明白了。不过以后再有这种事,你还是多考虑一下大家。”片刻的沉默后,阿瑞斯哼哼了两声,“你们就在这秀吧!当心遭雷劈!”
“你坐在我的院子里喝着我泡的茶咒我遭雷劈,是不是过分了一点儿?”
“那是你太欠!”
“话说你也该考虑结婚了,有心仪的没?我看恶灵不错啊!”
“……滚!说了我不是基佬!”阿瑞斯大怒,“你别总用你那个死基佬的视角看世界!”
“啧啧,炸毛了啊,麒麟神大人。”
“滚滚滚滚滚!把你的牡丹和青花瓷都给我拿来!我要回去了!”
“…我刚刚跟你说的是挑一样。”
“双生牡丹是我不把你的事对别人讲的封口费,青花瓷是帮你恢复灵力的酬金。”
“你有这么好心?”
“不信滚!”
……
红袍男人临走时却没他嘴上说的那么痛快,又是好一番叮嘱,说的苍魂都开始怀疑,这麒麟神大人以后成婚了不会是个操劳受吧……
“总而言之,你要记得你身后还有我们,别老是一个人作死了,你好好活着对她可是最重要的。”阿瑞斯语重心长。
“好好,我记住了,下次不敢了。”
“我再来的时候也记得给我泡今天的茶啊!蛮好喝的!”
“下次给你换个茶,更好喝的。”
“噫,苍魂你去开个茶楼吧,包赚不赔。”
“我倒是也想。”龙族男人俊美的面容在笑意中舒展开,似水温柔中美得惊心动魄,“和她一起,就是最好的了。”
……
“还秀!!我以麒麟神的名义祝你天打五雷轰!”
“没结婚的基佬没资格说这话。”
“滚!”

评论
热度 ( 2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