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 ②[赛尔号半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苏聆夏慢吞吞地掏出伞晃出学校,楚喻秋早就没了影子。她觉得今早的楚喻秋有些奇怪,本想找他谈谈,谁知他跑的那么快。这突如其来的雨简直声势惊人,苏聆夏长这么大还没见过这种仿佛要把世界都淹没的暴雨。
街道上能见度已经降到了最低,空气中的雨水味道浓的苏聆夏觉得鼻子有些不舒服。灰蒙蒙的世界里一切都有些不正常的扭曲,只是神经粗大的她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前面突然晃出一个人,叫大雨淋的湿透,她一瞧,不正是之前跑的超快消失掉了的楚喻秋吗?
“哎我说你这个人真是有趣,喊我带上伞,结果把自己淋成傻…淋成切克闹是怎么回事?”终于得了嘲讽他的时机,苏聆夏心情大好,三步并作两步跑上前去,大大咧咧的把伞往他手里一塞,“看在你提醒我的份上,雨我替你淋了,我身体好你不用担心。”
“哎哟我忘了你今天是高冷模式,算了不理我就不理我吧。”没得到回答苏聆夏也毫不放在心上,哼哼了两声就打算转身走人。就在那一刻面前的楚喻秋突然抬头看了她一眼而后转身就走,苏聆夏抖了一抖。
少爷你是哪国血统,怎么瞳色都黑到发紫了呢?
没理楚喻秋的茬,苏聆夏故作轻松地打了个哈哈,也转身走了。谁知刚才就很大的雨此刻似乎又密了点,还起了点风,糊的苏聆夏路都看不清。又是一番糙话滚键盘后,苏聆夏瞧见路边唯一一家亮着灯的店,不由分说地钻了进去。
里面有点冷,她打了个喷嚏。
奇怪的灰尘味道扑面而来,苏聆夏咳嗽了两声捋了捋头发上滴答滴答的水,顺便把衣服也挤了挤。刘海儿上的水珠净往下流,苏聆夏有些杂乱地抹了抹脸上的雨水总算是看得清眼前的场景了。
好像是一家快餐店啊?只不过看牌子既不像肯x基也不像麦x劳的样子,是什么野鸡店吗?这么大的雨里还营业也是辛苦了呢,不过她总算是有个地方躲一会儿雨了……等等,躲雨。
楚喻秋!又被他说中了!
从今天莫名其妙的暴雨到原本带了伞现在却不得不躲雨,苏聆夏很想大叫一声楚大师神算子。然而原本没有躲雨这个情节的…不是楚大师骗走了她的伞所以她才不得不躲雨的吗?这是他的锅吧!
可他昨天说的是……苏聆夏觉得脊骨有点发凉。这看起来就是一家普通的快餐店啊,有什么大不……苏聆夏脑内小剧场卡了壳。这么大的雨,为什么就这家店营业?这么突如其来的雨,没带伞要躲雨的人很多才对,怎么这地方就她一个人?
握草!这是什么情节?二流恐怖片开场吗?!
苏聆夏感觉整个人都不太好了,她朝后退了几步,看了看空无一人的柜台,店里的灯光此时也显得十足昏暗诡异。又朝后退了退,她在这种时候还能挤出一个故意的笑容,然后光速转身暴力推门!
那看上去脆弱的玻璃门巍然不动。苏聆夏咬了咬牙,又补了几脚。
然并卵。
淦!!苏聆夏脑内思考内容如果是个弹幕网站的视频,现在一定全屏飘着三层糙话弹幕。唯物主义好少女遇到了唯心主义大法,这怎么破?发射马x思主义破魔光波?吟唱辩证唯物主义历史观神圣光环?脑内吐槽乱哄哄的,苏聆夏觉得现在的情形也乱哄哄的。
然后她就从玻璃门的反光里看到,快餐店墙上招贴画里的卡通人物开始一个一个往出钻,不巧,眼睛全都是妖异的紫色。
那紫色有些眼熟,但苏聆夏觉得现在并不是玩侦探游戏的时候。
她转过身,又慢慢地笑了笑,丢下一句妈个鸡以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角落抄起了那里的一根拖把,硬生生用拖把舞了个枪花出来,把为首一只黄叽叽的海绵宝宝挑飞了出去。
“淦你x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这玩意真不好使!”一打架苏聆夏就完全无法克制自己的糙话攻击,一边用拖把甩出她拿手的红缨枪法,一边大骂着她周围围过来的那些妖怪,没几分钟把妖怪祖宗十八辈都问候了一遍。
蟹老板、派大星、米老鼠、汤姆杰瑞……苏聆夏觉得这个快餐店的老板审美真是有趣极了,在一拖把挑翻紫天线宝宝看到它后面的高达和妙蛙种子时,她差点一口气没上来被血呛死。
什么东西这都是?!太魔幻现实主义了吧!什么二流恐怖片,精神污染吧这是!
数码暴龙兽和奥特曼围了上来,苏聆夏咽了一口唾沫,把手中的拖把握紧了一点。如果这真是部鬼片,那垃圾编剧也差不多可以吞枪自杀了,至少像她这样撞了鬼还用拖把挥舞着红缨枪法把妖怪打翻一群的女主角就不是这个片里的画风。
而苏聆夏所不知道的是,一番活动手脚以后,她原本平淡无奇的黑瞳之中已经泛起了熔岩般耀眼的金红色光华。如果说周围的玩意儿是妖鬼,那她现在也绝不是个人类。
正当她深吸一口气准备把这些玩意都撂翻杀将进去找个出口的时候,围着她的妖怪们突然让开了一条道,直通向黑黢黢的深处。她愣了一愣,觉得这个明显的引诱并不是好的征兆……然后不出所料,一个灰斗篷男人突然从黑暗中浮现出来……眼睛紫得吓人。
“虽然不知道你是何方神圣为什么要叫我来拍鬼片,但我还是很想诚恳地忠告你一下,我不适合拍电影…至少不适合拍鬼片,你要是有武侠片的剧本我倒是乐意奉陪。”苏聆夏清了清喉咙故作镇定地说着不着调的烂话,“还有你的美瞳颜色太深了…实话讲就像紫外线消毒灯一样。碗筷柜里的那种,你应该知道的吧。”
“果然是你。”那个人却像是没听见她讲话一样,紫瞳里有着她看不懂的神色,像是狂喜又像是恶毒,“其他人做不到的。”
“拍鬼片的话我觉得只有别人能做到的吧…”苏聆夏咕哝,“不如你放我走,下次我免费陪你拍电影哈?”
“我费了这么大劲才让你到这来,怎么舍得让你走。”紫瞳男人却是笑了起来,“看样子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真配合我啊。”
“可惜了你这眼睛。”男人没动步子,下一秒却是直接出现在了苏聆夏面前,苍白修长的手指上点染着血红色的指甲油,冰凉的触感,轻轻拂过她的眉宇,“刚才可当真是吓到我了,看来只是虚惊。”
苏聆夏直觉到了此刻的危险,下意识的就想抡起拖把给这紫眼睛色狼一棍子,但不知何时,地面上的阴影里伸出了无数的紫色触手,章鱼一样挥舞着,把她手腕脚踝缠的结结实实。
靠!居然是触手play!这消毒灯看来是老司机啊!经验丰富然而神经病!
拍鬼片失败的结果就是被咔吗?!这个设定是什么鬼她不认啊啊啊啊啊!苏聆夏惊恐万分地继续着她的糙话轰炸。
紫瞳男人不知从何处摸出柄刀,苏聆夏瞧着那凶器抖了抖…看起来很疼的样子。
从来没想过会这么死掉啊,也太魔幻了吧…其实她还是很不甘的。
总觉得还有什么事没做。
铺天盖地的海潮声又在耳边响起,苏聆夏甩了甩头以为自己有了幻觉。这一次既没有发呆也没有做梦,那这是怎么回事?
她抽了抽鼻子,突然闻到了空气中水汽的清新味道。和外面那雨水的湿漉漉不同,这个味道她很熟悉,也很喜欢。
昨天那个人眼睛里蓄着名酒那样华贵的金色靠近她时,空气中也是这样的清新味道。
清脆的碎裂声在她身后响起,暴雨声霎时就从破碎的玻璃门中穿过冲入黑暗的店中。微光闪烁了起来,一个人踏着满地的碎玻璃走了进来,一点金芒隐约可见。
把校服穿的像制服那样清爽利落,白皙面容上神色冷若冰霜,即使戴着眼镜也遮掩不住的眼瞳深处的光…苏聆夏的心口蔓延出莫名的暖意来,心跳似乎也随着他的到来快了一拍。
外面雨很大,但楚喻秋身上却很干净,一路走过来地上连一点水渍也不见。刚才包围过苏聆夏的妖怪们又围了上去,不等苏聆夏担心,似乎有波荡的水光闪耀了一瞬,然后那一群妖怪几乎是同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立刻塌了下去,最后全消失的无影无踪。
苏聆夏震惊地看着楚喻秋,但楚喻秋却并没有看她的意思。紫瞳男人在他进来的瞬间就变了脸色,但妖怪们倒下了以后他却又笑了起来,像是知道了什么天大的秘密。
“我以为她傻是我捡了大便宜,没想到你也是一样。”那男人语声里带着嘲讽,“苍…楚喻秋,其实你现在扔下她走,还是出的去的。”
“滚。”楚喻秋已经走到了她身边,手中不知是什么东西的光华闪过,缠住她的触手一斩而断,那男人手中的刀也不知到哪里去了。
“那你就做她的陪葬吧。”紫瞳男人挥了挥手,勾起了唇角,“还有四个月,你可记住了。”
“既然不愿意走,那就是喜欢这儿了,不如你们永远待着最好了。”
“废话那么多,是等着我过去杀你?”苏聆夏疑惑的问询目光里,楚喻秋依旧语声冰冷。
“哈哈,我知道你没那么好收拾,但刚才的也足够你对付了吧?楚喻秋,说话不要太满,我祝你好运。”紫瞳男人却是不为所动,转身走入黑暗身处便消失不见。
几乎是那男人消失的瞬间外面的暴雨就停了,地上的碎玻璃消失不见,玻璃门完好无损,墙上的招贴画安安静静地待在那里。柜台里的店员用奇怪的目光看着苏聆夏,她低了头,急忙把拖把丢回了角落装作没事人。
“楚…”
“先跟我走,这个地方不适合说话。”楚喻秋却是直接拉住了她的手就朝外走去,苏聆夏鉴于刚才发生的魔幻现实主义鬼片一反常态地没有推拒,乖乖跟着他走出了快餐店。

tbc.

评论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