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 ①[赛尔号半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不要吐槽名字大概还是朋友。
不要吐槽名字大概还是朋友。
不要吐槽名字大概还是朋友。
重说三
以及画风从校园到灵异到玄幻的原因大约是作者没有吃药(去掉这一条
虽然是同人然而很久没有关注过官方剧情,私设超重。
食用愉快。

深蓝色巨龙从海中跃上半空,而空中凝聚的风暴云如同沉重的铁幕疯狂下压。不断翻搅着的气流如群蛇狂舞试图将那巨龙压回海底,可那高傲美丽的生物昂首间金瞳闪亮,从海底闪电般蹿升的巨大的光柱只一瞬就将铁灰色的云层击穿。
她呆呆地望着那巨龙。场面壮丽,只是一切都是静默的。没有风声海潮声,也没有那本该响彻云霄的龙吟……
……
“苏聆夏同学,下面的步骤你来写。”
她一个寒颤猛然清醒了过来,从下巴下面抽出一直支撑着脑袋的手,反应了两三秒钟才站起来。
等待着她的是黑板上一道解了一半的圆锥曲线大题。
……
一分钟后,上课发呆被数学老师叫起来调戏的苏聆夏同学大大方方的投降了。
“老师,我不会做。”
教室里窃笑四起。苏聆夏四处张望了一下,又看了一眼神色略有不善的老师,故意地笑了笑,正预备着下一句告饶,忽然一个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老师,请问这道题可不可以让我来做?”
苏聆夏脸上的笑容僵住了。这个声音她太熟悉了…也太让她无地自容了。因为这个人的缘故,她上数学课一直很小心,没想到今天失算了…
她转过身,对上身后男生那双玻璃镜片后平静而深邃的眼睛,自以为很得礼度的开了口:“楚…”
“把C点和D点代入曲线方程,联立第一问得出的关系式化简…”优雅温和的声音里,苏聆夏在被抢台词前打断这个人大招吟唱的企图直接落空,只好低头假装看着桌上的数学笔记,等着那人说完。
反正站不了几分钟的,就凭他的实力,次次给人讲题都让对方无地自容,怀疑自己这么简单的题都做不出来是不是智商欠费。
可他就这么旁若无人的讲完甚至不理会她的话头,也太过分了吧!就算自己数学真有那么差劲,也用不着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替她回答问题”!这个人做事根本不考虑别人感受的吧!
待会儿放学我们谈一谈人生吧混账!
“…最后二次求导就可以了。”终于他的“救场”结束,下课铃恰到好处的响起。数学老师似是用十分深沉的眼神看了他们一会儿,最后放过了这一对课堂上的狗男女。
苏聆夏蓄力许久的大串嘴炮攻击转个身就要爆发,却发现那人已经出教室了。
法克!装完就跑很刺激吧?放学别走有你好看!苏聆夏同学在心中恶狠狠。
然而两小时以后她就后悔了前面立下的有关放学谈人生的flag。
人生是谈了,不过很显然,她是被动语态。
“敬爱的楚同学,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在下窃以为学习这种事还是自主为好,就不劳烦你为我劳心伤神了。”她瞧着桌子上那一沓数学模拟卷,嘴上优雅地婉拒着,心里优雅地滚着键盘,一面还去看对方那似乎没什么波动的神色。
“苏聆夏同学,我和两位老师商量过了,鉴于你我的数学成绩和上课状态以及私人关系,我来为你补习数学大概是现在这种情况下的最优解。”对方笑了笑,扶了一下眼镜,这个神态在苏聆夏眼中却看出了十足的戏谑。“简单来说,你无法拒绝我。”
“所以到高考前的四个月,你的数学归我管。”无视苏聆夏绝望的眼神,对方平静地抛出一记补刀。
“能不做卷子吗?”最后的挣扎。
“你看起来很伤心的样子。”对方似乎很感兴趣她神色中包含的复杂意味,凑的近了些,而她怀揣着或许卖可怜会有效的心思没往后退。
然后对方慢条斯理:“但很可惜,我是一个正直的人。”
……
“靠!楚喻秋,你做事不要太过分!”苏聆夏勉强压抑下去的怒气值瞬间爆表,战斗系少女的暴力倾向立刻显现,几乎是毫不含糊的一巴掌就过去了,冲着那张还在笑的脸。
巴掌糊到一半她突然又有些后悔,虽然这个人实在烦的可以,她最近一个月的糟糕心情都拜他所赐…但她不得不承认,他在频繁惹恼她的同时,也有着某种让她心安而想要依靠的力量。
那张总是笑的莫名奇妙的白皙的脸,细看深不见底的眼睛,还有苏倒大片女生的声线,综合起来也算个级草级别的男神。那他最大的缺陷大概就是待人冷漠了吧……可在她苏聆夏这怎么就变画风了呢?!明明对其他人都是一张冰山脸的?!
念头一变手就抖了,于是巴掌停在了半空反而被对方一把握住。苏聆夏心中暗骂一句妈个鸡就想抽回手,还不忘为自己开脱:“最近手滑,不同你计较,但是楚喻秋我警告你,做事不要太过分!”
“你再像今天这样,我就要揍你了!”苏聆夏这话还真不是吓唬人用的,她高三以前是校武术社团的台柱子,使得一手好枪法,红缨枪少女这种外号都传了老远。
文化课成绩不怎样,打架倒是一把好手;生得一副不错的面皮,言语行为之间却是汉子一般粗犷……如果她平时确实不喜欢惹是生非的话,估计已经被当成社会女青年谈人生了。
她低头瞧了瞧自己懒得拉拉链,穿之前窝的太久显得有些皱巴巴的校服,又看了一眼对面楚喻秋一尘不染打理的整整齐齐、穿在身上像是某种清爽帅气的制服的蓝白校服,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楚大少爷,我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人,所以你还是不要管…不要试图来干涉我自己的事情了,我有我的选择。”
“我苏聆夏就是这么生活的,你可能不能理解,但你也不用想太多。你关心我我很感动,但是数学我真不感兴趣…你要愿意的话不如我们来打…我们来体育馆友好的交流一下?”
她想了一会儿很尽力地用温柔的语气阐述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期间还十分用心地把打架这样的粗暴词汇吃了下去。看看对方既没有打断她也没有其他的动作,她想着大约是时候告退了…
小白脸男生确实好哄啊哈哈,煽情一下就可以远离那坨卷子我真是太巴扎嘿的机智了,本以为他智商蛮高的不好对付谁知和之前老师派来对付她的人一个德性。苏聆夏内心在欢快的跳着街舞,并且继续着她的抽手运动。
然后她感觉自己的手被那只有些凉的手握的更紧,半开的窗扇让微温的春风长驱直入,夕阳微光恰巧在这个时候有了恰当的角度照在对方身上。苏聆夏有些慌张地抬起眼,恰巧与对方的目光对了正着。
她没这么仔细地看过楚喻秋的脸,也没能发现其实那张对别人是冰块对她就笑的像狐狸的脸确实很俊美,更没能知道他黑色的瞳孔在夕阳光晕之中会泛起名贵葡萄酒那样醉人的浓郁金色。
接近晚间的风吹在身上有些凉,苏聆夏莫名的感觉空气中有了些许清新的水的味道,很好闻,但她四下看去没发现加湿器那样的东西……于是疑惑地嗯了一声。
对面的人却像是没听见,平静无比地看着她:“那你觉得我想象中的你是什么样?”
“……啊?”苏聆夏慌张中听到这么一个问题顿时懵了,她没想到对方居然把这个问题扔了回来……这是什么套路?!难道接下来不该是温柔纯情的道歉然后放她走从此黄土白骨百岁无…呸从此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吗?这个剧本不对劲啊?
然而对方只是用介于真诚和狡诈之间的眼神看着她。
“我……呃……”伶牙俐齿的红缨枪少女苏聆夏莫名其妙地栽在了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上,心绪一下就乱了,在对方不知何时已经和她凑的很近的情况下。
短暂的静默。
“好了啦,你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苏聆夏勉力冷静,抓了把头发,眼睛瞟到了天花板上去,“我不就是那种毛毛躁躁,粗糙的要命还狂暴无比,学习贼拉差还不听话的女汉子吗?”
“反正大家眼里都差不多,我又不在乎这个。”她哼哼了两声,勾了勾唇角,眼睛里几分不屑几分惬意,“我这样可是很开心的,楚喻秋你别乱关心别人,至少我苏聆夏并不需要。”
“真不需要?”蓄满金色的眼睛凑的很近,空气中莫名的清新味道似乎浓了点,苏聆夏抖了一抖。
“楚喻秋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苏到我?你打不过我其他的事免谈!”像是被某种电流击中,从耳畔酥麻到脚尖,苏聆夏心中警铃大作,暗骂巴扎嘿的小瞧了这小白脸,撩妹技能什么时候点满的?说起来以前他对人冰块一样就像性冷淡,谁知道他这偷偷练过一样?
楚喻秋你到底是个什么鬼!苏聆夏心中的糙话又开始滚键盘。
“吓到你了,抱歉。”正当她心虚不已时,对方却是主动地松开了她的手,反而是她僵在半空愣了一愣。
“看你的样子,大概还是需要一点的。”楚喻秋摘下眼镜随意地吹了吹,声线还是那么温沉悦耳,“那么第一,明天下雨,很大,记得带伞。”
“第二,不要到奇怪的地方躲雨,尤其是看起来很正常的地方。”
等等?什么东西?楚喻秋你家是气象局的吗怎么突然天气预报了?去很正常的地方躲雨又怎么了…嗯?这是对方在歧视以她的智商就算知道了要下雨也不会带伞所以才特意加上第二条关照她躲雨的吗?
淦啊!混账楚喻秋就知道他没有哪句不是在嘲讽她的!苏聆夏怒由心头起,正准备撸起袖子和对面的混账讲道理,却见对方早已到了教室门口,还十分友好地挥手再见。
“明早检查你第一张模拟卷。”这是他的道别词。
只有天知道苏聆夏有多努力才没把课桌投掷出去。

回家的路上苏聆夏认认真真地思考了最近一个月以内发生的事情,但就是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被丧心病狂的楚喻秋盯上。
她,苏聆夏,身为文科班的女体育委员,曾经校武术社的台柱子,号称红缨枪少女,打架的名气从这所高中圆周形扩散到周边五六所学校,可以徒手掰核桃拆护栏,可以在大街上飞身踹翻持刀抢劫犯…武力值高的爆表,就是学习上智商欠费,如今还有四个月高考每次分数却是惨不忍睹,但她心大如海毫不在意,生活惬意舒适…直到楚喻秋的到来。
楚喻秋,本校数学大神,原本是理科尖子班的名人,虽然看起来在数学以外的科目里没什么特别建树,但从入学一直满分到现在的数学成绩足以让他声名远扬,似乎无论什么数学考试他都可以拿满分,以致他收获最多的评价就是“智商点数全部用在了数学上”。楚大神为人相当高冷,平日里话很少,也不参加活动,除了讲数学以外基本没人听他说过多余的话,妹子们都觉得他这性格白瞎了一张俊脸和男神声线…因为见过他一个人坐在座位上慢条斯理地撕情书,妹子们觉得心都碎了,当然也不乏有奇怪的抖m锲而不舍,这在本校也是桩热门八卦。
原本这等大神和她这样的学渣女汉子应当毫无交集,谁知这大神居然在高三下学期的当口突然从理科班转到了文科班。在短暂寒假后的新学期,她所在文科班的同学们走进班门看见靠窗座位上那个面无表情的男生时,全都吓得飞到了天上……她倒是挺淡定的,只是这份淡定没能保持到楚喻秋坐到她后面。
因为那之后向来被她视为补觉时间的数学课彻底毁在了此人手上……经历惨不忍睹,硬汉如她也并不想回忆,更不想知道为什么这人生得一副她的克星属性。
尤其当她百般无聊之中问出楚大神怎么从理科转到文科的时候,她特别的想把这个人的头敲开看看里面都是什么东西。
“因为我高考报名的时候填的就是文科,没告诉他们罢了。”那人声音连个起伏都没。
“……???等等!”她懵了,“所以你好好的为什么要想不开转学文科?”
“秘密。”他看了她一眼,平静。
“……楚喻秋你有病?”
“好吧,我学文科是为了你。”
“……你站在这别动,我去拿我的红缨枪。”
奇怪的对话之后她也没得知想知道的东西,只是楚喻秋愈发的黏她…对,必须用黏这个动词,他简直无处不在她的生活里,搞得她手忙脚乱,被水淹没不知所措…时间久了,大家都以为她苏聆夏有什么不得了的高招居然把这高冷的数学王子收服了,但其实她苦不堪言,巴扎嘿的数学课不能睡觉了这损失谁赔!
她还是坚定不移的认为,楚喻秋有病。但很可惜,貌似没人能治的样子。
所以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啊啊……苏聆夏冲进家门崩溃地蹦到床上,极其挫败地躺了下去翻滚起来。她是个孤儿,从小到大基本是自己生活,一年才会有远房亲戚来一次,不过这么多年她自己也早就过的习惯了,并不在意什么。也正是这个原因,她在学校浪的肆无忌惮,只因班主任没有家长可以请。
床上滚了半天,苏聆夏哼哼唧唧了好一会儿才不情不愿地爬起来刨了点吃的,打开书包摸出那让她头疼脑热的数学模拟卷。想起楚喻秋狡诈的笑容她就打个寒战,总觉得不写明早会出大事…
郁闷地摸出笔来,苏聆夏叹了口气。
这是撞了什么霉运啊?

海潮汹涌,巨浪滔天,被刺破的铁灰色云层逐渐消散,银白色的月光从破开的云层中清冷地照射下来。那蓝色巨龙身上的鳞片折射银辉,闪耀如星空。巨灯一样的金色龙瞳就像是呼应着夜空中的月轮一般明亮夺目,分明是野兽一般的竖瞳,其中还缠绕着古老神秘的金色花纹,可苏聆夏却能从那其中读出饱满的温柔。
龙真是一种美丽到了极致的生物。夭矫,明亮,高傲,震撼。流光在那巨龙的身边四散飞舞,波动的海面上倒映出那摇晃着的美丽身影,海潮扑面而来,苏聆夏想不出任何词汇可以形容这一瞬间达到了极致的美丽。
巨龙昂首,朝着银月张口长啸……可是她依然听不见任何声音。不对,这一次,她听见了在天地之间回荡的海潮声,浩瀚无垠,她仿佛置身于其中的一粒尘埃。
……
一巴掌拍哑了闹钟,苏聆夏置气地在床上滚了三个来回,才扭着眉毛爬起来。都怪该死的楚喻秋!有病的楚喻秋!她被那张数学卷子烧的神经中枢报废,不知几点才死在床上睡着,闹钟响了只觉得天地茫然想一辈子睡死过去。
不过她在起床方面倒是有着非凡的自制力,脑内滚键盘抱怨以后还是按着不会迟到的点爬了起来,一番叮咣叮咣的洗漱以后叼着牛奶袋子打理头发。
并非一般体育少女该有的利落短发或者马尾,苏聆夏头发很长而且总是披着。她的学校风纪管的没那么严,这让她可以很开心的披着头发就去上课。甜美系少女的外表,暴走系少女的性格,反差这种东西在她身上没有丝毫萌点反而惊悚得要命……
噫,反正她就是喜欢披着,随便其他人怎么看好了!她看着镜中的自己,吸溜了一口牛奶,突然觉得那张脸有点陌生。
这是那个什么视觉上的奇怪原理吧!她百无聊赖地想着,把头顶的呆毛按了按,然而那缕头发依旧并不遂从她愿地顽固挺立。什么鬼呆毛!就像顽固又有病的楚喻秋一样!
吐槽在心中一出,苏聆夏又打了个寒颤。巴扎嘿的,怎么这两天净念叨着他?这家伙的死缠烂打战术还真有效啊,她都要心心念念了!吐掉牛奶袋子,不再理会顽固的呆毛,苏聆夏风驰电掣地从一堆被子里刨出依旧皱巴巴的校服,三下五除二套好,抄起书包就要出门。突然有个声音在脑中回响起来:
明天下雨,很大,记得带伞。
法克!结果还是想起了他。
她瞅了一眼窗外明亮的天色,寻思这有什么下雨的征兆?八成楚喻秋又在耍她吧?那个混账什么做不出来啊……不过看他昨天那个郑重的语气,好像又不是在开玩笑。
下个雨嘛大不了淋一淋能怎样啊?到底是少爷作风!
虽然心中的吐槽火力一点没弱,不过她还是抓起雨伞塞进了书包,顺便带上了门。
姑且信你一次,苏聆夏暗道。
去学校的路上她依旧百无聊赖地胡思乱想。昨夜梦中那铺天盖地的海潮声似乎又在耳边回想,苏聆夏觉得这个持续不断的梦境算是楚喻秋之下第二大奇事。大概就是从楚喻秋理转文以后吧,她晚上做梦和白天发呆的时候都会莫名其妙地陷入那个有着大海、银月和巨龙的梦境,很逼真很超现实,就是昨晚之前一直没有声音。
阳光下成长的唯物主义好少女苏聆夏向来只信手中红缨枪不信唯心主义大法术,所以对于这个梦境她没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是觉得她发呆的时候也会入梦实在有些不方便,毕竟昨天数学课就是这么栽了的…除此之外,这么绚丽的梦境她还是觉得挺好看的。
所以道理她都懂为什么这个梦就是在楚喻秋来了以后也开始缠着她不放了呢?
马丹,所以还是楚喻秋的锅!他来了以后她的生活顿时就乱了啊!这个有病的楚喻秋啊!今天必须要和他讲道理!
奇怪的是这一早上的时间里,原本黏她黏的像强力胶一样的楚喻秋居然破天荒地没烦她,她度过了一个难得清静的上午。而且楚喻秋也并没有检查她的作业…淦,早知道她昨晚就偷懒了!
不过她今早倒是盼着楚喻秋跟她聊一聊,因为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把那个梦的事情跟他讲一讲比较好,怪事就要跟怪人提嘛。
然而当她想跟楚喻秋说话的时候,对方又进入了高冷模式…苏聆夏看着那张冰块脸,缩了缩,还是没敢说话。这个人太心机了,她怕被整。
好容易熬到快放学,苏聆夏瞥了一眼窗外,晴空万里…哪有什么雨。这要是能下雨她苏聆夏就把红缨枪吃下去!果然楚喻秋还是在耍她!巴扎嘿的这混账!苏聆夏心中怒气值又满了,不过想了想楚喻秋说的是今天有雨,这还没下午呢她要是发作估计又被阴,于是忍了忍没说话。
正当她暗自得意这次大概不会中计被调戏的时候,下课铃响了,伴随着教室里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她扭头看向窗外,厚重的灰色云层遮天蔽日,瓢泼而下的大雨就像是龙王爷忘记了关花洒。
差点没一口血吐出去的苏聆夏回头看向了冰块脸了一早上的楚喻秋,却发现对方又是早已出了教室。
他真的是气象局的局长少爷吧?啊?

tbc.

评论 ( 9 )
热度 ( 1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