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 ③[赛尔号半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楚喻秋两下脱掉了身上的校服外衣披在她身上,似乎还摸了摸她湿漉漉的脑袋。苏聆夏一下就觉得神经中枢又炸了,热血瞬间就涌上了脑袋……在她爆炸的前一瞬,那只手又重新握住了她。
楚喻秋校服里是件朴素无比的白衬衣,领口没有认真扣,露出了一截隐约的锁骨,白皙匀称,引人遐想。
这个人的锁骨怎么可以这么好看,这个人怎么这么白,这个人的手握起来感觉还不错,这个人的手好像有点凉过头了……一路上,苏聆夏因为刚才过热的缘故而坏掉的大脑里乱七八糟的念头不停地翻涌,她觉得这个世界似乎都坏掉了。
楚喻秋带着她走的是另一条路,但很显然既不是去学校也不是回她家。苏聆夏不晓得他什么意思,不过刚才毕竟是这个人救了自己,她也不太好意思再吐槽对方,只能乖乖跟着走。
然而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苏聆夏突然后悔没有把快餐店的拖把带出来……因为楚喻秋摸出钥匙开门的时候她就知道,这八成是楚喻秋的家。
为什么好端端的要把她带到这来?!楚喻秋刚才被雨淋坏了吗?!
楚大师家里会不会有家长啊什么的她得怎么解释?自己身上这还湿湿的呢!刚才一路上招来了多少异样的目光啊!如果不是楚大师的外衣,她刚才招摇一路早被扫黄办举报了!
等等……刚才她披着楚喻秋的外衣,被楚喻秋牵着手从大街上过……
靠!狗男女之名要被坐实了!估计所有人都觉得她已经被楚喻秋把了!
苏聆夏怀着狂暴的心情忐忑地走进了楚大师家门,却惊讶地发现楚大师家和她家差不多。
“楚喻秋同学…你也自己住啊?”她听见自己干巴巴地发问。
“那你觉得呢?”对方随意地往墙上一靠,衬衣领口下的锁骨又露出来了一点点,神色中是她无法理解的好整以暇。
“哦…我爹娘死的早,一个人住很久了,以为这种特殊情况只有我一个人有的。”她倒是生出了一点点的安慰,原来不止她一个人自己过啊。
“好巧,我和你一样。”楚喻秋却是平平静静地排了她一次,“不过我还有个很重要的人,什么都好,就是挺傻的。”
“那你怎么不和那人一起过呢?”苏聆夏那是谁啊,神经粗的电线杆一样,脑子还没转过来一句话已经脱口而出。说完又突然觉得这个话题不太对,正想换话题,楚喻秋平静的声音却已经响起。
“我说了啊,她太傻了,我很不容易才找到她的,而且我必须要保护好她。”
“哦……诶?!”三秒钟以后苏聆夏莫名其妙的炸起了毛,她有着不详的预感,“等等,你说的是谁?!”
“什么也没说。”楚喻秋不理她,重新直起身子来就准备往卧房走,“那边房间里有干衣服和毛巾,你把身上水擦了小心感冒。我睡一会儿。”
“等等!楚喻秋,你把事情先讲清楚!刚才还有刚才的刚才是什么情况?你这么大大方方的叫我换衣服大丈夫吗?还有下午你不去上课别拽上我!”苏聆夏彻底炸了毛,她感觉这几个小时之内发生的事情不是她的思维可以接受的,唯一的知情人楚喻秋还满不在乎一点也不想跟她讲的样子。
“不去学校不要紧,因为我太累了去不了。”依然是毫无起伏的声音,“你收拾好自己了就过去学校也没关系。”
苏聆夏愣了愣,她觉得自己要好好思考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切和楚喻秋话中的信息量。
几分钟后她丢下衣服冲进了卧房,一反常态的,楚喻秋没理她。
因为他睡着了。
苏聆夏还没见过前几分钟还在说话后几分钟就睡的不省人事的人,楚喻秋是头一个。就算他刚才说自己很累…这速度也太快了吧?想起之前那快餐店鬼片情节,她心里咯噔一下,伸出手去试探性地摸了摸他的手。
比刚才还凉,简直赶上冰棍儿了。
握草!淋雨发烧的人她见过不少,发冷的人还真是头一次……话说刚才淋雨的人不是她才对吗。
“喂,我说!”苏聆夏莫名的有些慌张,楚喻秋在她看来确实是莫名其妙还有病的人,但她没想着真的咒他生病……人家刚才还救了她来着。
楚喻秋呼吸平稳,但身体凉的像个死人,而且她怎么叫都叫不醒…百般无奈之下她只好用被子把他塞的严严实实,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在那里呆呆地瞧着他。
也许该去医院?但联想起刚才的鬼片情节,她觉得这大概不是医院能解决的问题……那大概只好这么等着了。
她盯着那张此时有些苍白的脸开始数他的睫毛,又发现他的睫毛生得比常人长一些,瞧起来莫名的好看。明明生得好看眉眼,偏偏总能把她气的乱蹦,苏聆夏实在想不太通楚喻秋的属性组成,难道真的就是她的克星?假如这一切都是小说情节的话,那作者也太垃圾了吧…苏聆夏无法接受自己的人生是三流写手搞出来的奇怪设定。
看着楚喻秋发呆的时候,她不慎又掉入了那个诡异的梦境。只是又不同于上一次,梦境中除了海潮声还多出了风声,她感觉这个梦境似乎变的越来越真实,只是她始终听不到那头巨龙的声音。
等她一个激灵睁眼醒来,发现楚喻秋正平平静静地坐在之前她坐着的地方,用着之前她看他的姿势,神色自若。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不对,我什么时候睡着的?”苏聆夏抖了一抖,自己连睡着了被抱上床都不知道的吗?
“那不妨事。你要是困,大可接着睡。”楚喻秋看起来却是相当轻松,之前在快餐店鬼片时冰封般的脸又恢复了平日对她的样子,有微笑的涟漪重新泛起。一晃眼间,她似乎又看见了他眼睛里泛起的金色。
“你大概有很多想问的,说吧,我可以考虑酌情回答你。”
苏聆夏有些不知所措地懵了一会儿,瞧了瞧他,又是听见自己干巴巴地开口:“你…不戴眼镜也不要紧的?”
很显然楚喻秋也没想到她先问的居然是这个问题,略微的沉默后他从床头柜上摸起眼镜漫不经心地晃了晃:“我本来也不近视,2.0的眼睛。”
“…那你戴它做什么。”
“嗯……为了表现我是个无辜的人?”
苏聆夏真想把枕头砸他脸上。
“所以刚才快餐店那个消毒灯是什么鬼,你告诉我这些事是不是你招来的?以前我可是活在阳光下的好少女!”想起之前的事情苏聆夏耿耿于怀,神经再粗她也不可能无视生命危险。如果不是楚喻秋救了她,现在她已经提来红缨枪揍他了。
不过就之前的事情来看…谁揍谁也许还是个问题。
“他是来杀你的。”
“废话我知道!刀都拿出来了我不傻!”苏聆夏翻了个白眼,“我是说那些…嗯…鬼是什么玩意?那个消毒灯又是什么玩意?最后,你是什么玩意?”
“你对救命恩人也不能客气一点吗?”楚喻秋苦笑起来看着她,貌似有些伤心,不过苏聆夏才不相信他这种人会伤心,直接无视了去。
“难道事情不是因你而起吗!”苏聆夏炸毛。
“……好吧,也许算是。”罕见的,楚喻秋没阴她,居然点了点头认怂。这让苏聆夏大为震惊,这个混账楚喻秋也是会认怂的吗?
“他们不是鬼,那个人更不是,我告诉你了估计你也不会信的。”楚喻秋看着她的眼睛,“最后我也是人,只是没你那么傻。”
“靠!你才傻!”
楚喻秋又笑了,苏聆夏满满的挫败感……她哼了一声:“笑什么玩意?那所以呢?你什么情况?”
“我说过了啊,我太累了就睡了一会儿。”
“楚!喻!秋!”
“好吧,这件事概述起来就是,有人要害你,我接近你是为了保护你,我知道今天他们可能会动手所以提前警告了你,谁知道你还是中了招,我只好一路杀进去救你了。”
“你当真的?”苏聆夏质疑地看着他。
“我很真诚。”楚喻秋也看着她。

tbc.

评论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