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梦 ④[赛尔号半架空同人/龙凤/私设/有ooc/糖]

“那我的伞呢?”她理直气壮,“我没有不听你的话啊,谁叫你过来拿走我的伞了?”
“你的伞我确实可以还给你,但中午的时候我没有拿你的伞。”
“什么意思?”
楚喻秋不说话了,只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苏聆夏脑子转了两圈,耳朵以肉眼可见速度红了起来……
“但这个事情或许也怪我。”一反常态,他没有借机嘲笑他,“你太相信我了。”
苏聆夏刚想说巴扎嘿的楚喻秋你是不是又在花式嘲讽我傻别以为我听不出,抬起眼就看到了他略带金色的眸子里平淡却深刻的悲伤。实话说她只见过他两种神色,笑或者是冷漠,但从没有见过他这个样子。
“那…你刚才是怎么回事,冷的像什么一样,吓死我了。”她没了气场,低下头咕哝,“你没病吧?啊不我是说你没生病吧?”
“没有,让你担心了。”楚喻秋本想说这个你不用再问了,看见她的表情却又心软,“打小怪太多没蓝了嘛,恢复一下就好了。”
他可不打算告诉她,在那场从一出现就是为了要谋害她的雨开始,她被长着他脸的小鬼骗走了伞而被逼进了那男人的陷阱,他原本出于两人安全考虑没打算现身,却因为感受到她身陷险境而不得不一路杀了进去。在她看不见的暴雨里他足足砍了百十来只雨中小鬼才打碎那扇玻璃门冲进去,之后又费劲弄走了那紫瞳男人,就算他再能也已经超越极限了。
毕竟在这个世界里他也受到了很大程度的压制。
“聆夏。”他说,“事情很复杂,我跟你解释不清而且也不能对你解释,只要你相信我是为了你好,其他的事情都交给我就可以。”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来做什么的呢?”她也认真地看着他,一瞬间他有些恍惚,这个神情…是的,只有她才会是这样。
为了她,他可以无所不能。
“我…是来救你出去的。”在苏聆夏眼里,楚喻秋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出这句话,“你或许不知道我在说什么,但这没关系,我只需要你相信我,以后你什么都会知道的。”
“我相信你呀,虽然你这个人有时候蛮气人的。”苏聆夏笑了笑,然后不满地哼哼的两声,“但你真的不能跟我讲讲这是怎么回事吗?”
“我不能,因为那对你没好处。”楚喻秋眼底的金色愈发沉凝,“时间或许快要来不及了,但我会竭尽所能。”
“你还是像以前那样愿意相信我…这是件好事,但也许是坏事。”他长长地叹息着,声音沉敛温和,“我会带你回去的,一定会。”
“好的吧,我相信你就是了。”苏聆夏揉了揉脑袋,继而猛地扑了上去把毫无防备的楚喻秋抱着脖子拉了下来,“我跟你讲啊,我最近总是做梦,梦里有条龙的来着…”
她能感受到对方身体明显的一僵,然后笑声依旧:“我梦里也有只凤凰的来着。”

那之后的三个多月里,苏聆夏总算是接受了楚喻秋的数学补习没再闹别扭,灵异事件也没再发生。只是楚喻秋还是时不时的消失一阵子,回来的时候脸上血色就少几分。苏聆夏不知道他具体在做什么,但她愿意相信他。
于是终于在楚喻秋面前温顺下来的苏聆夏彻底成了学校的一大热门,能把高冷的数学王子楚喻秋折服,现如今又表现出了完全不同于之前的性格,苏聆夏同学不仅斩获本校影帝称号,还附赠特殊头衔“撩汉高手”。
苏聆夏从来没想过她居然就这么乖乖地任由狗男女设定被坐实,刚开始还想挣扎一下,后来她去楚喻秋家、她同楚喻秋一起做题以及她上课看向楚喻秋的照片被大批泼上网以后……她选择了死亡。
她委屈地去找楚喻秋要他帮忙澄清的时候,楚喻秋居然还是一副把她气的乱蹦的神色:“你把数学考过我他们就不会背后说你坏话了。”
哈?数学王子你开玩笑不要太过分啊?苏聆夏觉得自己的红缨枪又亟亟待动。
不过高考前别人紧张的要死但她和楚喻秋全不在乎的日子里,她也并非总是心情大好。因为她犹自记得,那个快餐店里的紫瞳男人曾说过的什么四个月时间的话。
从那个时候算起,四个月以后大约就是高考了吧?
虽然这四个月里楚喻秋看起来总是很忙碌,期间也同她讲过一些在她看来很魔幻现实主义的东西,但她全然不能明白。而那个梦境也一直没有断过,只是细节已经越来越真实,除了她一直听不到的龙吟以外,那个梦境几乎要她认为是一个真实的场景。
时间越来越近了,苏聆夏的担心也在爆炸式增长,但楚喻秋没说过别的话,她也不想问。因为,她已经承诺了要相信他的嘛。
“大概明天一切都会结束了。”高考之前的那天晚上,他拥抱了她,轻声。
“嗯,一定会的。”她把脑袋埋在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就要结束了,能不能告诉我,我本来的名字是什么?”
“炽凰。”他摸了摸她的发心,轻笑,“我是苍魂。”
“所以我梦里的那条龙是你咯?”
“我梦里的凤凰也是你。”
“听起来不错的样子…哎你!”
柔软湿滑的唇舌自来熟一样地纠结在了一起,仿佛早就做过很多次这样的事情,她没费多大力气就跟上了他的节奏。依然是清新的水的味道,跟随着他的唇舌一道扑面而来,她沉溺于其中,只一个照面就已经缴械投降。
这个吻是如此的甜蜜绵长,以致她连心都融化于其中,轻轻一戳都在噗噜噗噜地冒糖水。
多想忘掉一切,此生只剩下这一刻的幸福,永久定格。
会的,一定会的,她相信他,相信她深爱着的这个人。是苏聆夏在爱,更是炽凰在爱。
他将她抱得更紧。
tbc.

评论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