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半青

降于尘埃,始于微末;向光而生,逆夜而行。
灯刀/喻黄/嘉瑞/安雷/虹蓝/雷亚 最近爬墙凹凸
是丹吹/嘉吹★
头像感谢帅气可爱的基友@冰层断裂带
热爱各种小姐姐和百合~
“我入的坑远比你想象的要多”
在下宇宙第一咸鱼半青 感谢喜欢我的小天使们w

[百fo的迷之福利?]重置版·与君共沐朝露行

这里是原版地址→ 与君共沐朝露行[妖刀姬×青行灯]

一点废话:

真的完全没有想到,最初突如其来脑洞了这么一对CP然后想尽办法给亲友们使劲卖安利,冷到北极没有粮吃只好自行难产,竟然被支持被喜欢到现在了呢_(:з」∠)_

lo主这人对日本文化的了解真的非常有限,写这篇最初也就是来源于一个“想看妖刀和灯姐互换武器”的梗(虽然后面写跑偏了变成了迷之恋爱物语),也不敢说这算原作背景因为杂糅了超多乱七八糟的臆测和私设,所以刚开始写的时候也就是发在亲友群里自娱自乐罢了,写完了才放上来试图呼唤同好(结果没有想到真的有这么多小伙伴呢诶嘿嘿

原版因为写的时候太过放飞自我,而且那时候自己也并没有灯姐,所以没能深入体会灯姐的性格,出来的效果真的很迷呢……性格跑偏到了不得了的地方orz 后来非洲lo主去买了个小号亲手养了一个灯姐,才知道性格真是崩坏,这样还能被大家喜欢真是感激不尽……

后来有幸被邀请参本,于是认真地把全文修了一遍,剧情的大致走向没有变,主要修改了一些修辞添加了一些细节,尽力去圆了(事后自己感觉有些地方不对劲的)部分剧情,虽然仍旧没有达到一篇真正的好同人的水平,但是比原版应该会好一些w

毕竟是参本作品所以大tag就不打了,只放在灯刀/刀灯里面啦~也算作百fo的一发福利,大家愿意来阅读这些不成熟的作品真的是对lo主的莫大鼓励呢,现在灯刀灯的粮越来越多了也出现了好——多太太,真的很感谢同好们的努力!

Apocalypse那篇还有两三章也就完结啦,不过下周lo主要忙于期末考试所以这周末大概是没空更新了(抹泪),考完立刻回归yooooo

最后总结:这里其实就是个灯姐刀妹痴汉的小透明,并非真正的dalao;lo主其实很博爱,但是对这一对怀着格外的感情,一定会继续写下去;感谢阅读,感谢包容我这么一个并不高产时常难产的业余写手的你们!笔芯!





[妖刀姬×青行灯]

有极微量[酒吞×茨木/河童×鲤鱼精/晴明×博雅/判官×阎魔/妖狐×跳妹/狗子×黑晴/孟婆×山兔]

[手游背景设定,有电影梗]

[迷之拉郎,百合大法好/辣鸡文笔,三天速成]

[没有考据,放飞自我,求轻拍]

 

从来没有过的,青行灯坐在自己素日讲故事的庭院里发愁。


萤蓝色的微光凝聚成鬼火悬浮在妖娆美丽的女妖怪身周,她修长白皙的双腿摆着一个慵懒的姿势,纤细苍白的脚踝饰以幽蓝色的花朵——一切都与往日的大妖怪青行灯没有区别,除过她身边少了那盏长明不灭的引魂灯。


月光下,破败小院的青石板上横放着一柄萦绕着金色微光的长刀。而青行灯看着那柄刀,感觉那刀似乎也在看着她——一妖一刀在诡异的气氛中沉默相对,青行灯沉思了一会儿,觉得自己真是蠢炸了。


昨夜山中百鬼聚会,她如往日一般去凑了凑热闹。自然,对于一大群阴阳师的疯狂轰炸她从来都是置之不理的,她去夜行完全是想看看有没有新的怪谈素材。大妖怪的妖力强盛寿命悠久,她又不像茨木和酒吞那样好斗,更不对大天狗的大义感兴趣,唯一的娱乐方式就是如生前一般收集世间怪谈了。


然后夜里就无端端地来了阵明显是大妖怪搞出的妖风,威力巨大,把小妖怪们吹的个个成了杀马特头,咿咿呀呀鬼哭狼嚎地混乱了好一阵。青行灯刚开始思索这是哪个大妖怪夜里闲得发慌跑出来找乐子,搞不好以后可以去给他讲讲故事——她自己就被撞了一下,从不离身的灵灯脱手而出。


巧的是,那一会儿刚好有片云把月亮给遮了个严实。


少有人知道青行灯生前有点儿夜盲症,夜里看东西必须借着光,即使是变成大妖怪以后这毛病也还保留着。因而,她夜里行动基本是在依靠自己的灵灯——于是喜闻乐见的,丢了灯以后,在呼啸的妖风和黑暗之中,堂堂大妖怪青行灯懵在了原地不知所措。周围妖气太重,她也没法凭气息感应立刻把灵灯捡回来。


混乱中她也不知身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形,刚想问不远处的灯笼鬼借点光火,就又有另一个妖怪迎面和她撞在了一起。由于她看不清对面的脸,两个妖怪并没有面面相觑地各自后退了两步。这时她听见对面的妖怪好像撞到了什么东西,很清脆的叮咣一声。


“啊啦……”她刚想问对面的道友有没有看见地上掉着一盏灯,对方就已经把一个长柄物事塞到了她手里。


“你的东西。”这也是个女妖怪——嗓音分明清冷干净,却又莫名带着几分若有若无的盈盈笑意。


“谢谢。”青行灯松了口气,随即对面前这个气息有些陌生的妖怪产生了兴趣,“那么作为报答——你想听个故事吗?”


树影摇曳,妖气涌动。在尚未完全平定的妖风中,刚刚撞上她的妖怪似乎顿了一下,却又一瞬间就不见了。


她只来得及看清那一双灿金色的妖瞳。


好像,曾经在哪儿见过她。


百鬼夜行的队伍尚在混乱,青行灯回过劲儿来之后却突然发觉有什么事情不对——因为一片黑暗中,她仍然看不清什么东西。


……不祥的预感。


不多时,妖风逐渐散去,浅浅的新月终于不情不愿地将黯淡的光芒撒播下来。而她就着微弱的月光低头一瞧,手里握着的并不是她心心念念的宝贝灵灯,而是一柄修长锋锐的乌金妖刀。


“……”青行灯沉默了一下,叹了口气。


趁着百鬼夜行的队伍还没整顿完毕,周遭妖怪们依旧乱作一团的时机,青行灯随手一拂在那柄刀上染了几团幽蓝鬼火装作那是自家灵灯的样子,并且万分冷静地坐在上面,沉稳地一路飘出了夜行的妖魔鬼怪队伍。


青行灯和不少妖怪关系都不错,路上自然碰到了点熟人。在问候了白毛长角的大妖怪并且向他表示今天也不知道酒吞童子在哪,装作丝毫看不见姑获鸟怀里抱着的两三个小妖怪的样子和对方打过招呼以后,总归跌跌撞撞地回到了院子。她还没来得及仔细回想刚刚到底是她驾驭了这柄刀还是这柄刀把她带回来时,天色已经微微地亮了。


虽然夜里已经大概猜到了这是谁的东西,但是青行灯还是就着晨光细瞧了被自己当做灵灯给拿回来的刀。


妖刀的外观很漂亮,金与黑的主色调和流畅平滑的刀刃都让它看起来像个艺术品而非凶器。但作为见多识广的大妖怪,青行灯很容易就能感知到那其中蕴含着的锋锐之气和不祥的命理。


……这不必再讲了,必然是妖刀姬那柄从不离身的妖刀,没差。而那时候和她互相拿错了自个儿武器的女妖怪,也必然是妖刀姬无疑了。


青行灯很犯愁。


虽然她已经知道了是谁拿走了她的宝贝灵灯,但是她找不到这只妖怪——妖刀姬性格很怪,素来独行,虽然也是有名的大妖怪之一,却少有和其他妖怪的接触,连阴阳师也很难推算她会在何时何地出现。鬼族和人类中都传说,她会一边咯咯笑着一边挥舞着不祥的妖刀把对手一刀一刀砍死。没有妖刀姬为祸作妖的记载,但是小妖怪们都很怕碰到这只神秘的大妖怪,更不可能知道她从何而来,所居何处。


如此想来,昨晚那个清冷中带着笑意的声音,也确实是妖刀姬没错了。


可没听说过妖刀姬也有夜盲症啊,那她怎么就会把自个儿的妖刀当做灵灯随手送人了呢?青行灯思索一阵,无果,反而隐隐感觉这有些像她讲过的某一类怪谈故事的情节。


更加不祥的预感。


于是青行灯寻了个时机,上平安最强的阴阳师家卜了一卦。


安倍晴明对她说,近日无事可减少外出。


而安倍晴明他院子里的女占卜师说,命定之事,随缘即可。


……啊呀,事情似乎变得很有趣了呢。


于是青行灯夜里也不太出自己院子了,没事仍是召集一堆小鬼过来讲故事。原本掌灯的女子如今讲故事时不再点起引魂灯而是燃两三支红烛,这变化在小鬼们看来也是非常新奇。而对于那柄被错拿回来的妖刀,青行灯一直放在院子里没有动过。


随缘随缘,或许缘分便是在此吧。


反正,她也不缺时间。


到了第三天晚上,青行灯推开门看见了一众小鬼正在被悬在空中的那柄锋锐无比的妖刀吓得满院子到处跑。见青行灯出来了,长刀微微地颤抖了两下——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接连六刀把其他小鬼都劈出了院外。


青行灯:“……”


见她没反应,那刀开始在她身边转圈,前后左右转来转去,瞧着倒是颇有灵性。青行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它,清丽的面容上浮现出一点儿有趣的神情,像是在微微地笑着。


“啊呀。”她坐在半空中,银白的长发如流动的星河般垂落于地,发间缀着幽蓝苍翠的珠饰,月光下透出暗弱的萤光。她略微歪了歪头,轻声:


“莫非你也想听我讲故事吗?”


庭院里寂静无声,没有人回答。而妖刀自空中徐徐滑行到她面前,像是在邀请她。


……


片刻后当青行灯坐在妖刀上风驰电掣地在夜幕下穿行时,她不禁也对自己刚才一瞬间的选择进行了思考。


也许,是对所谓的随缘多了些期待吧。


不过这件事从头说起还真是奇怪的紧,妖刀姬素来和她的刀相依为命,现在丢了刀,她自己好像一点也不着急,就连她的刀仿佛也很愉快的样子……固然她想找到妖刀姬很不容易,但是对方想要找到她一定不太难。


总不至于妖刀姬她到现在还没发现拿错武器了吧……思及此处青行灯不禁自己笑了出来,怪谈讲的太多,莫约自己也想的多了。


无人控制的妖刀自个儿在半空中飞的也很好,青行灯不禁在想,万一妖刀姬平日里不跟其他妖怪接触的原因是和自己的刀处的太好了?呀咧,这也许是个新的故事素材呢。


寂静的月夜里,妖刀带着她曲折地穿行过山岭和森林。林海微澜,虫鸣此起彼伏,如水的月光下,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了她自己。青行灯想起自己曾讲述过的那么多故事里,有许多眷侣就是在月夜相遇,结缘,幽会……无论他们是人类还是妖鬼,是终成眷属还是天人永隔,爱总是拥有着能让恶鬼的魂灵复返的力量。


但那都是人类的故事,那都是人类的情感。


她知道鬼族里也有诸多爱慕,譬如被誉为鬼族巅峰、茨木童子之偶像的酒吞童子对枫叶林中的那位鬼女,譬如河边那个老实巴交的小河童对天真无邪的鲤鱼精。


但她只是讲故事的妖,并非故事里的妖。


曾为人的那些生前的岁月已经逐渐远去,手边的幽幽青灯、记忆里的一百个怪谈故事……或许这一切,连同这个平安京和潜伏于暗影中的妖鬼们,都是存在过的虚无。


她只记住了倾听和讲述。


待妖刀停下来的时候,恰是在一座小山岗上。山坡上生着翠竹的丛林,风过竹影悠然,月色溶溶。山间有泉水泠然之声,偶有飞鸟悠悠划过天际。夜幕中有寥落孤星时而闪亮,不知为何,青行灯想起了那双金色的眼睛。


虽然她没能取回灵灯,夜里看东西依旧不太方便,但今夜晴朗,月光铺满了整个视野。眼前景色中每一分清丽都入得她眼,风中每一缕幽香都萦绕于她鼻端。


今日距满月之日尚有七曜,空中还是半月,微凉的空气中携来些许泠泷泉音。青行灯坐在妖刀上看着这一处安静的月下空山,身侧悬浮着的幽幽鬼火不断被风拂动,在微凉的夜风里跳跃出星星点点的碎光。


月色真美啊,她心说。


时间仿佛暂时地静止了,就连那妖刀也异常安静。青行灯感受不到其中原本令人颤抖的锋锐杀意,心之所及,唯有宁静安定。


“想听我讲故事吗?”她抚上妖刀的刃,轻笑。


“很快就会都讲给你听的。”

 


此后连续六天,每晚那把灵动异常的妖刀都会用各种姿势把准备讲故事或准备听故事的青行灯载到各种地方去看月亮。每晚都换一个地儿,皆是少有人迹的风景绝佳之处。青行灯有天夜里说,你是自己寻找到这么多地方的吗?月色真美,可是只能独自观赏啊。妖刀闻言,叮咣一下摔落在了地上。


青行灯不置一语。


她自己不是没有怀疑过那个俊美不似人类,一笑之间尽是狐狸般狡黠的阴阳师是不是知道一些事情,但对方切切实实地没有坑害她,她也不喜欢多做纠缠。


更何况,妖刀姬那种性子,又怎么能同人类阴阳师轻易交流。


而青行灯,她性子里确实带几分慵懒和漫不经心,但这不意味着她能够放任自己的引魂灯多日不归家。她不是没有试过去找其他大妖怪寻求帮助——比如给茨木童子讲了十八个酒吞童子以各种姿势把他打趴的故事,但是鬼族最强迷妹茨木除了感慨“吾友最强果然吾友站在鬼族巅峰什么你说妖刀姬我没见过”以外什么也不知道,青行灯微微一笑转头就去给酒吞童子讲了十八篇他和红叶的婚后生活气的茨木以角抵墙,但显而易见的是酒吞童子除了听完以后更加愉快地醉倒以外并不可能提供其他线索。


至于森林里神出鬼没的小鹿男,找到他和直接找到妖刀姬的概率也差不多;地府里闲的发慌的阎魔坐拥判官因而并不关心人间的事情,每天蹲在河里装河神的咸鱼王只知道和鲤鱼精抢生意。至于大天狗……实话说,青行灯一直对那天夜里突如其来的妖风有着深刻的思考。


思来想去她还是又一次去见了安倍晴明。平安最强的阴阳师这一次一面抖开折扇挡住了红叶伸向他欲行不轨的手,一面听着青行灯的讲述意味不明地笑着——


“那么,不妨在满月的那天夜里再去试试看。”


他身旁极擅吹笛的武士沉默着扭过了脸,而坐在樱树下的占卜师露出了更加神秘的微笑。


看来安倍晴明家也有着不得了的故事呢,青行灯心道。

 


而到了满月的那天夜里,青行灯则是早有准备地任由妖刀载着自己到处跑。但出乎意料的是,这一夜,妖刀一反常态地把她带到了平安京的街道上。青行灯有些吃惊地看着灯火掩映下的国都,一时也想不到这是何用意。街道上的人群从她身边不断经过,近到触手可及,不过她知道普通的人类看不到自己。但偶尔有人也会看到空气中若有若无的一点幽蓝鬼火到处乱飘,还是不由会尖叫两声。青行灯微笑了一下,心说再转一会儿,明天安倍晴明和源博雅就得满世界找她麻烦了。


而妖刀仿佛也知道她的心思,很快就在一座小楼附近停了下来。此处似是平安京较高的楼阁之一,赏月自是极佳之地。


妖刀却倏忽一跃而起,直冲着楼顶去了。青行灯悬浮在半空中跟着上了楼,于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那里的少女和那少女手中抱着的幽蓝灵灯。


妖刀姬,那个丢了刀接近十天还保持着毫无情绪波动的冷漠少女。


“啊啦,终于是找到了呀。”青行灯慢悠悠地滑行到她身边,手指抚了抚那盏离开主人多日的引魂灯,“最近听到的故事都没什么味道了呢。”


“妖刀,你喜欢听故事吗?”青行灯把安静了下来的妖刀提起来放到妖刀姬面前,然后同她坐在一处,“人的故事,妖的故事?人讲给我听的或者妖讲给我听的?”


灿金色的妖瞳在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她。


于是她又说,“或者是,发生在月夜里的故事?”


“你讲过很多故事。”妖刀姬终于开口了,语声语调是出乎意料的宁静温雅。她说完,没有取回妖刀的意思,只是抱着灵灯入神地看着下面的街道。


 “但是今天我也有一个想讲给你听的故事。”妖刀姬还是如那晚一般清冷而干净的声音,细听却又仿佛有着说不清的笑意。


“有一个人,她生来背负着不祥,一生注定与诅咒为伴。她因为不祥而获得了可怕的力量,却也因此堕落成鬼,与诅咒相伴。”


抱着灯的妖刀姬今天没有束发也没有戴帽更没有穿护甲,黑发长长地披散下来,这终于削弱了些许她身上的不祥与锋锐。她看起来像柄入鞘的妖刀,变得沉默温吞。


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或嬉笑或交谈,暂时没有人发觉楼顶的幽蓝鬼火和金色微光。而两个被公认为鬼族中最像人类的大妖怪坐在一起看着真正的人类,莫名有点感伤。


“她身为人的时候为同类惧怕,身为鬼的时候更无法接触他人。”


“她害怕被伤害,更害怕人们被伤害。”


正值少女们的嬉笑声从下方传来,金瞳的大妖怪看着那些如花般的生命,又一次沉默了。


“人类,真好。”片刻后妖刀姬轻声说,“想和他们生活在一处。”


青行灯怔了怔。就同她手中的诡异长刀一样,妖刀姬的来历是个谜。只是有传说从前她也是个人类,不知为何与妖刀为伴最终融为一体,拥有了可怕的杀戮之力。她会一边致歉一边高声笑着,冷漠而残忍地将敌人斩杀殆尽,至死方休——但素日里,她又其实是这个样子的吗?


“喜欢……听你讲故事。”少女说,“只有听着那些来自人间的事迹,才会觉得自己还活着。”


“我听过满月君的故事,因而还想知道人究竟可以为‘爱’付出多少,‘爱’又该拥有怎样的力量来阻止我陷入疯狂。”

 

“想永远都听你讲故事。”


青行灯看着妖刀姬。妖刀姬去她的小院听过怪谈,她知道;至于那天她为什么要讲满月君的故事,大概也是兴之所至。


所谓结缘。


“我啊,还记得一点儿自己是人类时的事情呢。”青行灯说,“我喜欢讲故事,喜欢收集故事,直到触动禁忌变成妖鬼,自此与手边灵灯为伴。”


“人类呀,他们很好,他们很温暖…还有很多故事。”她望着天上那完满的月轮,“啊呀,可是鬼族也有故事,有很多非常有趣、令人无法忘记的故事呢……”


妖刀姬静静地看着她。


“青灯…你有自己的故事吗?”片刻的沉默后,那双金色的眸子里映照着灵灯幽蓝色的鬼火,而流动着金色微光的妖刀正在微微地颤抖着,像是在昭示着主人某种不安的心情。


“想听吗?”青衣的女妖怪淡淡的笑着。


“不是。我想和你一起成为一个故事。”


“我想听你讲述我们的故事。”


披发的妖刀少女站起身来,久久望着明亮完满的圆月。


“我愿将我的魂魄化作这灯中的灵火。”


她将抱了许久的灵灯放回了青行灯的怀里。


“我想说,今晚月色真美。”


“我要把那满月,也送给你。”


金瞳的少女在如此真挚地看着鬼族掌灯人,素来冷漠的脸上带着一丝极浅却极好看的微笑,而白发的女妖怪看着她不置可否——


“那么,我就来帮帮你吧——”


“满月虽美,可明日便会亏缺。”


“但我只愿与你同行。”

 


妖刀上的金色碎光与灵灯中的幽蓝鬼火晕染一处,恰如那交缠的唇舌。而青丝白发纠结于一处,如黑夜与光最终相遇——


直到成为黎明。

 

 

 

 

 

 

 

事后多话

 

 

其一

 

对于青行灯和妖刀姬怎么就滚到一起去了这件事,鬼族震惊,连大天狗和黑晴明近日疑似闹脾气,妖狐对安倍晴明忍无可忍带着跳跳妹妹离家出走此类新闻都无法取代这重磅头条。


唯有平安最强的阴阳师执扇一笑。


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能得到妖刀姬帮忙守庭院的承诺,这笔还是很赚的。就是把鬼族第一女神给卖了这件事,真是万不可叫人,哦不,叫妖知道。


其实他也没做什么大事,无非,就是在百鬼夜行的那天夜里派了自家被誉为平安最强传说的萤草上山去招惹了一下正在发愁掉毛的大天狗,引得一阵妖风一路刮到山下。


再就是与八百比丘尼通力合作,让青行灯等待到了满月的夜里。


不过回想起来,那日妖刀姬提着刀突然出现在自家庭院里的时候确实挺吓人的。要不是她很快就说明了来意,院子里的式神们恐怕早就吓得乱丢大招了。唯一镇定的大概就是萤草,但安倍晴明真心害怕她直接冲上去和妖刀姬单挑。


仍旧记得妖刀姬始终不肯正面承认她喜欢上了另一个妖,只是转着圈地描述自己是在怎样努力地偷偷追随她、看着她,说她哪里都好…八百比丘尼和神乐事后偷笑,小声说,看,女版茨木。


后来,他告诉她青行灯喜欢赏月,答应她派遣式神去惹一阵妖风回来——于是她们拿错了彼此的心爱之物,也如同交换了彼此的心。


不过,说到底,他自己的满月君,似乎还不太明白他的心意。


平安最强的阴阳师看着庭院里吹笛的武士,心说。

 

 

其二

 

因为妖刀姬答应了帮晴明偶尔看院子,所以青行灯也连带成了晴明家的常客。


今日晴明带着一众主力式神出去打野了,青行灯无所事事便过来凑了个热闹,而妖刀姬不声不响地跟在她后面,两个大妖怪一前一后飘进了阴阳师的结界。


“灯姐姐,灯姐姐~”晴明家的小山兔特别喜欢青行灯,每次见面都要抱抱。


青行灯一如往日地坐在灵灯上,把山兔从巨蛙身上抱起来。


“啊啦…小山兔又长大啦,孟婆呢?今天回地府了吗?”


“小白哥哥今早来了一趟,说阎魔阿姨和判官叔叔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孟婆就急匆匆地回地府啦。”小山兔在青行灯脸上啾一口,不出意料地惹来了旁边妖刀姬冷漠一眼。


“那地府今日可是热闹,看来又有新故事可以听了。”青行灯飘过去,在神色冷漠的持刀少女脸上也是啾一口,看着对方精致冰冷的面容上浮起一点儿嫣红。


“灯姐姐,听妖狐哥哥说你是被妖刀姐姐的刀拐走的,是真的嘛?”山兔下一句话却把青行灯给震了个措手不及。


“听说妖刀姐姐的刀,可以载着妖怪到处飞,特别聪明特别好玩儿——”山兔又接着说,满怀希冀地看着持刀少女,“妖刀姐姐可以让我玩儿吗~”


青行灯自被表白后过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冷漠自持的持刀少女的脸越涨越红。


“……不行。”妖刀姬如是说,然后一头钻出结界便不知去向。

——不过说起来,拿错武器那件事之后,就确实没再见过家刀的刀像之前那么机灵了呢。


青行灯突然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一点儿什么秘密。

 


“啊呀,不给山兔玩儿,也不给我瞧瞧吗?”当天晚上,青行灯对着妖刀姬振振有词。


“但是这个……”妖刀姬又一次涨红了脸,欲言又止。


“怎么啦,家刀?”青行灯从未见过爱人这个样子过,但她突然觉得这样的妖刀姬何止好玩儿,简直萌哭了。


“……其实早就应该告诉你的。”犹豫再三后,持刀少女咕哝了两句,然后突然消失在了空气里。


与此同时,那柄乌金色的妖刀却颤抖了两下悬浮在半空中,绕着青行灯流畅地转了两圈。


青行灯:“……”


以前的直觉果然没有错呢。


刀与少女重新分离开,金瞳的少女一反常态地有些萎靡:“事情……就是这样了。”


“当然,那天我也是故意拿错你的灵灯的。”


“我是不是做错了呢,灯。”她轻声说,“因为爱慕你而做出这些,这些不合礼度的荒谬之事……”


“我杀孽那么多,却偏偏想接近人类,偏偏心悦着最像人类的你。”


“我喜欢着你和你的灵灯,愿意收敛起锋锐去追逐幽蓝色的光火……”


青行灯轻笑起来,而后将她一把抱住。


“家刀呀,也许你有做错过什么,但你得到了对的我啊。”


“那时候,我就说要给你讲很多故事呢。”


“而现在啊,我会好好记下我们的每一个故事,讲给所有人听。”


“家刀呀……我也想把那天上的月亮,送给你呢。”


正当是:盈满时过月已缺,与君共沐朝露行。

 


至于第二天,安倍晴明院子里的妖狐被妖刀姬冷着脸提刀撵的满山窜的故事,青行灯也有完完整整地记下来呢。


评论 ( 4 )
热度 ( 78 )

© 鱼半青 | Powered by LOFTER